首页 > 言情 > 

若能情深共白头

若能情深共白头

若能情深共白头

来源:微阅云 作者:芭了芭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9 18:05:41

《若能情深共白头》小说的作者是芭了芭蕉故事讲述了傅筱棠顾言之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她用小锉刀在锉她长长的指甲,饱满富有光泽的指甲盖怎么看都不像个病人。她锉的我心烦意乱:“溫采音,你够了没有?”“怕你一个人寂寞无聊胡思乱想,我就来陪陪你。”她百忙之中挑起眼皮看我一眼:“怎么你还不领情?”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6章 肯定是装的

顾言之还是走了,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把他留下来。

我靠着楼梯的木质扶手站着,听到他的车子发动然后开走的声音。

我的脚在尖锐地痛着,我的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我这辈子最怂包的样子就是在顾言之的面前。

家里的花姐听到了声音后知后觉地跑下楼,她睡眼惺忪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能是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吓到了她,她找了双拖鞋给我:“少奶奶,别光着脚,秋天凉。”

我站着没动,她蹲下来给我穿鞋,当她的手握住我的脚踝的时候,我痛的叫出来。

她吓得不敢再碰我:“呀,少奶奶,你的脚踝都肿了!”

她扶我到沙发上坐下来,满屋子乱转:“我去找药箱,你的脚要用红花油揉一揉。不不不,先得冰敷,消肿了才能揉。”

花姐像蝴蝶一样在我面前飞来飞去,我眼前全都是一些虚幻的影子。

其实,我的脚的痛感开始慢慢地麻木,身体里另外一个地方的痛感逐渐明显起来。

我摸了摸胸口,疼的地方应该是心脏。

言情小说上动不动就写痛的心都要裂开,我实在是不能理解裂开的痛是怎样的。

但现在忽然好像有点了解了,就是现在这样的。

绵长的,无助的疼痛在整个身体蔓延,哪怕我现在的脚踝肿的像个灯泡,都感觉不到疼痛。

花姐忙了大半夜,又是冷敷又是热敷又是揉脚。

她是从顾家带出来照顾我们饮食起居的阿姨,本来我家有个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橘婶,我出嫁前几天就哭红了眼睛,舍不得我。

其实我也舍不得她,想让她跟我一起来,但是又考虑到顾言之嘴巴刁,吃不惯别人做的饭,就把花姐带出来了。

傅泳泗就总是说我自从和顾言之在一起之后,就越来越没有自我了,事事都为他着想。

第13章 你没资格做我的对手

顾言之在我的房间里待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要去公司开早会,我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今天是蒋子卿查房,他的身后跟着一堆年轻的医生护士。

他也很年轻,二十五岁的年纪就是外科的一把手,我和傅泳泗私下里都会说,这跟他本身的努力以及他爸爸是院长分不开。

不过这都是玩笑话,我们总是拿他调侃,蒋子卿很大度,从来不生气。

人家是真有本事,刚毕业来医院工作就完美完成了一个很著名的手术,一战成名。

他站在我的床前,胃病没办法检查,他就看了看我的刀口:“微创的刀口很小,基本上不会有疤痕。”

“明白。”

“以后饮食要注意,清淡一点,不要吃辛辣。”

“明白。”

他的白大褂的衣袂在风中轻轻摆动,他身后几个小护士看到他眼睛都放光。

蒋子卿还有别的病房要查,他按了按我的肩膀,他的表情大有好自为之的意思。

蒋子卿走了,我一个人安静地躺着。

今天我可以吃点流质,我妈和家里的肥婶来看我。

肥婶在我们家工作了三十年,看着我长大,我也看着她从一个微胖的年轻女人把自己吃成了一个胖胖的大婶。

我妈还是没进来,她让肥婶进来看我,肥婶的眼圈也是红红的,都不敢看我的眼睛,放下给我带的白粥就走。

“肥婶。”我喊住她:“有小菜吗?”

“医生说现在你不能吃。”肥婶背对着我,她胖胖的后背像我以前天天抱着睡觉的大熊:“你喝点白粥,等过几天就可以熬汤水给你喝了,你先忍忍。”

“肥婶,我想吃肉。”我牵住她的衣角,她还是没敢转身,但她的身体微微颤动,我知道她在哭。

傅泳泗早上打电话跟我说,我妈昨晚哭了整整一夜,她妈也就是我二婶,陪了她一个晚上,俩人早上眼睛都肿的像桃子。

傅泳泗末了问我,我们这算不算作孽?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正在删她的信息的时候,溫采音又来了。

选择跟她同一个医院是我失策,她三不五时地就跑来我的房间瞻仰我。

我正儿八经动过手术,刚才我照了下小镜子,脸色惨白的像个鬼。

但溫采音气色比我好多了,唇红齿白容光焕发。

她依然带了花来看我,依然是非常难闻的绣球花。

她坐在我床边的单人沙发里,看来她很无聊,还特意带来了一套指甲工具来修指甲。

她用小锉刀在锉她长长的指甲,饱满富有光泽的指甲盖怎么看都不像个病人。

她锉的我心烦意乱:“溫采音,你够了没有?”

“怕你一个人寂寞无聊胡思乱想,我就来陪陪你。”她百忙之中挑起眼皮看我一眼:“怎么你还不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