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爱如约而至

爱如约而至

爱如约而至

来源:微阅云 作者:招财进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9 17:53:02

《爱如约而至》小说的主角是林辛言宗景灏故事讲述了老古话说,酸儿辣女,也不知道她怀的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我回去给你做。”庄子衿起身,又怕她在医院没人照顾。林辛言似乎看出妈妈的担忧,笑着,“我没事儿,医生说注意休息就行。”如果不是担心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利,她根本不用住院。庄子衿点了点头,嘱咐让她好好休息,才走出病房。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6章 三个人相依为命

宗景灏皱着眉头,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客厅,于妈已经起来准备早餐,

看见林辛言穿着睡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笑眯眯的,“昨晚睡的还好吧?”

她以为宗景灏昨晚陪白竹微不会回来,夜里听见动静,起来看了一眼,知道昨晚宗景灏回来了,还是在房间里睡的。

这是夫人为少爷定下的妻子,自然是好,少爷终于结婚了一直照顾他的于妈也开心。

她的语气脸色都太过于热情,莫名的暧昧。

林辛言僵硬的撤出一抹笑,“挺,挺好的。”

“那你赶紧,换衣服,我准备早餐,待会儿吃饭。”于妈走进了餐厅,开始做早餐。

林辛言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拿来的衣服还在房间里。

这会儿里面的男人应该穿好衣服了吧?

她站起来朝着卧室走去,站在门口,她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她又敲,依旧无人回应。

无奈之下她试着推**门,房门并未从里面反锁,她一推就开了。

只是房门推开的那一刻,迎面扑来的是犹如12月的冬天,寒风凛凛,刮的人发颤。

男人坐在床边,冷森森的目光盯着一张纸。

那纸——

很快林辛言看清楚他手里拿的是什么,随后目光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有种隐私被人窥探的羞辱感,她跑进去,一把夺过来,质问道,“你凭什么,不经过别人的同意,看别人的东西,隐私懂不懂?”

呵呵。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隐私?”

他那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着格外瘆人,“你肚子里揣着野种,嫁给我,现在来和我谈隐私?”

“我——我——”林辛言想要解释,却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说辞。

宗景灏站起来,脚步迈的不紧不慢特别有节奏,每一步,都如大气压逼近两分,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说,你有什么目的?”

想让他当便宜爹,成为宗家第一个长孙?

之前的交易,不过是她的权宜之计?

越想他的脸色越沉。

林辛言抿着唇,身子颤颤巍巍的,不断往后退,双手捂住腹部,生怕他伤害自己腹中的孩子,“我不是有意要瞒你,我们只是交易的婚姻,我才——我才没说,绝对没有任何目的。”

宗景灏的腔调莫名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是吗?”

林辛言护着小腹,不动声色的往后撤着身子,强撑着镇定,“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蒙混过关,如果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不得好死,更何况,如果我真懒上宗先生,我想宗先生也有手段,弄死我吧?”

虽然她的动作很小,很轻,宗景灏还是发现了,目光从她护住的腹部上一扫而过。

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为什么前提不说明白?”

宗景灏可没这么轻易相信她。

第17章 18岁肚子里就揣了野种

宗景灏微微颔首,线条完美的下颚此刻莫名的紧绷了几分,淡淡的吐出一个字,“说。”

“八年前林国安和庄子衿离婚,便把她们母女送到了A国生活,这八年里从未回来过,直到前不久,才被林国安接回来。”

宗景灏皱眉,这就是她会A国语言的原因,因为她在那里生活过?

“就这些?”明显这些,并不能让他满意。

关劲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再次张口,“庄子衿被送到A国之后,生下一个男孩,患有自闭症,生活比较拮据,而且这个男孩,在他们回来之前出车祸死了。”

宗景灏皱眉,神色越发的深沉,上次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悲伤,是因为她的弟弟?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身边没出现过男人?”

“没有——只有个心里医生和她走的比较近。”关劲仔细查看派到那边调查人员,传过来的资料,“没有了,上学时并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其他的男性和她走的近。”

也就是说,他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就是那个心里医生的。

她会被林国安接回来,是因为和他的婚约,让她回来嫁人?

她之所以那么爱钱,是因为在A国生活的比较窘迫,所以,她才会给他翻译文件要钱,去餐厅工作赚钱。

这么一想,宗景灏理清了林辛言种种奇怪的表现。

同时也明白了何瑞泽那翻话的意思。

他的心情多了几分复杂,回头看了一眼,便迈步走下台阶,上车离开医院。

医院里。

林辛言中午没吃饭,这会儿有些饿了。

“妈,我想吃八宝饭。”林辛言忽然想吃甜食。

庄子衿是过来人,知道女人怀孕嘴刁,会偏爱某些味道的食物。

老古话说,酸儿辣女,也不知道她怀的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我回去给你做。”庄子衿起身,又怕她在医院没人照顾。

林辛言似乎看出妈**担忧,笑着,“我没事儿,医生说注意休息就行。”

如果不是担心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利,她根本不用住院。

庄子衿点了点头,嘱咐让她好好休息,才走出病房。

从车上下来,庄子衿往小区里走时,忽然被几个妇女拦住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