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苏阮程泽渊小说

苏阮程泽渊小说

苏阮程泽渊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草莓小方块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7 16:07:08

她刚上大学那会儿,从方可欣家搬了出来,一个人住在外面,经常被尾随。那个时候,她报了一个跆拳道社团,学了一点三脚猫,可是后来她有钱了,找了安保较好的小区,所以也就很久没有练了。刚刚是那两个混混轻敌,加上她出其不意,才能够将他们撂倒,若是在多几个,只怕是她今天吃不了兜着走。周围的人自觉的给苏阮让开一条路

在线阅读

此时正是晚上八点,下班高峰期,苏阮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可是她低估了身后跟着的人的大胆程度。

就在苏阮在路边和一中白领等出租车的时候,她突然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猝不及防的往前扑倒在地上。掌心摩擦着粗糙的地面,火辣辣的疼,膝盖也磕破皮了,隐隐作痛。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没有一个上前搀扶,却都是后退了几步。

她爬起来,就看到身后站着两个穿背心的小混混,纹着花臂,流里流气的说道:“小妞,抱歉啊,刚刚太挤,没注意。”

苏阮舌尖弹了弹口腔内壁,抬眸看着那说话的光头,嘴角轻勾:“那还真是巧,那么多人,你们偏巧就往我身上撞。”

另一个混混脾气明显比较暴躁,伸手推了一下苏阮,大嗓门的吼道:“就撞你了怎么,你还要打我们不成!”

苏阮后退两步,低头看了看破皮流血的手掌,甩了甩手腕,眯了眯眼眸,忽然抬头,伸手迅速一拳打在了混混脸上,声音冷的吓人:“别以为谁都是软包子,可以随便捏!”

说着,她趁着那个混混不注意,一记撩阴腿踢在那人裆部。

那人大叫,疼的在地上打滚,光头见状,喊叫着挥舞着拳头就向苏阮打过来。

苏阮扭头拔腿就跑,可是拥挤的人群给她造成了困扰,没一会儿就被光头抓住了头发,头皮被扯的生疼。

“你个小*子,刚打我兄弟!看老子不揍死你。”

苏阮用力抬头,光头的拳头才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却是实打实的打在了胸口上,胸口一滞,差点没呼吸上来。

光头甩了甩手腕,眼里带着**的光泽,“哟,你这小妮子,挺有料的啊。”

苏阮怒上心头,咬紧牙关,后退了几步,突然加速向光头跑过来,然后平地起跳,左腿踢在了光头脸上。而她自己也因为惯性,狠狠的摔在地上。

光头被踢倒在地,脑袋嗡嗡作响。

周围人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人悄悄拿出手机报警。

苏阮喘着粗气爬起来,大腿根部扯的生疼。

她刚上大学那会儿,从方可欣家搬了出来,一个人住在外面,经常被尾随。那个时候,她报了一个跆拳道社团,学了一点三脚猫,可是后来她有钱了,找了安保较好的小区,所以也就很久没有练了。

刚刚是那两个混混轻敌,加上她出其不意,才能够将他们撂倒,若是在多几个,只怕是她今天吃不了兜着走。

周围的人自觉的给苏阮让开一条路,苏阮嗤笑一声,现在啊,还真是世态炎凉。

一瘸一拐的走着,一双精致昂贵的皮鞋印入眼帘,她抬头,就看到程泽渊抿着唇,眼眸深邃的看着她。

程泽渊本来是走了的,可是看到这拥堵的人群,心里担心今天晚上苏阮没办法回去,或者回去晚了出意外,就让司机回来了。可是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这么一幕。

看着膝盖流血,一身狼狈的却又无比坚强的苏阮,他突然感到很愧疚,若不是他没有等她一起,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然而更多的是担心……

苏阮心里一直都有气,看到程泽渊火气更大,一瘸一拐的就要绕过他离开。

程泽渊却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眉头紧皱,语气掩不住的担忧:“你的伤需要处理。”

苏阮挣了两下子,没有挣脱,语气生硬的说:“不劳烦总裁费心,你还是去问问那白莉莉,为什么让人尾随意图谋害我吧。”

“你说什么?”程泽渊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苏阮看着他那无辜疑惑的眼神,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忍不住吼道:“你一个总裁那么蠢,公司怎么还不倒闭!今天我才和白莉莉发生冲突,现在就有人来堵我打我你居然还问我在说什么?你要不要去看看公司大门口的监控,看看他们是不是从我出公司了就跟着我的?”

程泽渊沉默的点头,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抚此刻暴躁的她,只能说道:“我会调查。”

苏阮被气笑了,恶狠狠的甩开他的手:“你查,你查,你赶紧去查,免得我冤枉了你的好员工!”

用尽力气一把推开程泽渊,她自己也差点摔倒,恼怒的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韩长轩,她真的一刻都不想看见面前这个人。

韩长轩几乎是秒接:“怎么了?”

“来接我一下,我在……”话还没说完,她的手机就被程泽渊一把夺了过去。

“你干什么?”苏阮怒吼,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程泽渊这么有气人的本事呢。

“去医院。”程泽渊挂掉电话,拉着苏阮就要上车。

苏阮剧烈挣扎,“我自己会去,你他丫的给我松开……救命啊,**啊!”

因着挣扎,苏阮的腿越发疼的厉害,她知道,肯定是刚刚动作太大,扯到筋骨了。

听着她的喊声,程泽渊额头青筋跳了跳,随后他停下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塞进车里。

“程泽渊!”苏阮气的直接喊了他的名字。

“我在。”程泽渊应了一声,看着很是油盐不进。

苏阮有些气馁,一拳打在车门上,“你有病是不是,不是不想见到我吗,现在又来假惺惺干嘛!”

今天不是还帮着白莉莉说话吗!

“……没有。”程泽渊心里也是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索性说了这句话,就闭嘴了。

苏阮气恼的扭向一边,不去看他,:“我不去医院,我从来都不习惯医院的味道。”

不是不习惯,而是害怕,十八岁那年父母遇难,她就是在冰冷且刺鼻的医院里见了他们最后一面。

男人透过车前镜,看了一眼这女人落寞的表情,便将车头一转,驶向了别墅。

回到别墅后,苏阮一把打开车门下车,脚刚落地,就传来尖锐的疼痛,刺激着她的大脑神经。

程泽渊见状,再次弯腰将人抱起来,走进别墅,然后小心的将她放在沙发上,吩咐佣人拿药。

苏阮看着他的动作,看着他温柔的用棉签给她膝盖的伤口消毒,一心一阵难受,喉咙堵得慌,眼睛一酸,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听到苏阮的哽咽声,程泽渊抬头,就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和脸上的泪痕,有些紧张无措的问道:“是不是我下手重了?我去叫医生来。”

苏阮摇头,满是鼻音的控诉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讨厌我?就算你气我那天亲了你,你直接告诉我,直接开了我就行了……要不是你载我到公司门口被看到,我今天也不会得罪白莉莉,白莉莉也不会叫人来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