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为你疯魔为你伤

为你疯魔为你伤

为你疯魔为你伤

来源:微小宝 作者:春雷炮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4-09 15:49:56

春雷炮经典大作《为你疯魔为你伤》小说是以厉墨池、顾清诺作为主角,描述厉墨池顾清诺之间的情感经历。为你疯魔为你伤小说主要讲述了:顾清诺的目光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褪去所有的恐惧与绝望,变得平静下来,像一湖死水,再无半点涟漪。她安静地与宋子慕对视,什么也没说,目光落在尖刀上,也无半点恐惧。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对不起,清诺。我喜欢你,但我更爱我的妹妹。她从小与我相依为命,她小我十岁,是我一手带大的……我看着她从一个小婴儿,慢慢长大成一个小姑娘。”

“她很乖的,从小就不爱闹脾气,生病了给她打针,她也不哭,还会笑着安慰我说一点也不痛。怎么可能会不痛呢,那么多的针管**她单薄瘦弱的身体里,只不过是怕我担心而已。”

宋子慕哑声诉说着自己与妹妹的点点滴滴,也不管顾清诺什么反应,他只一味地往下说。

“呵呵……现在什么都没了。”他来回打量着手中的手术刀,神情死寂般落寞。

“我知道你怕疼,你放心,这手术刀是新的,很锋利,从心脏的位置**去,不过几秒,就能让心脏停止跳动。”

他的目光落到她身下的那瘫血水上,“你的孩子也没有,厉墨池让你那么痛苦,那就由我来帮你解脱吧,嗯?”

顾清诺的目光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褪去所有的恐惧与绝望,变得平静下来,像一湖死水,再无半点涟漪。

她安静地与宋子慕对视,什么也没说,目光落在尖刀上,也无半点恐惧。

她看着宋子慕缓缓举起手术刀,对准她心脏的位置,用力的刺了进去,噬心的疼席卷而来,鲜艳的血液,瞬间涌了出来……

……

厉氏集团,60层总裁办公室。

“哎,小姐,您不能乱闯进来,小姐,小姐……”

“砰”一声,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

林依沫神色凝重地冲了进来,“厉墨池,我有事要问你!”

秘书慌乱地跟在她身后,歉意地向总裁颔了颔首,“抱歉总裁,我拦不住她。”

厉墨池抬头看了一眼来人,淡声对秘书道:“你先出去。”

“是。”

秘书看了一眼来人,然后安静地退了出去。

林依沫走前两步,沉着脸问:“清诺去哪里了?我找了她两天都找不到她人。手机打不通,信息也没回。”

厉墨池收回视线,重新翻看手中的文件夹,淡漠道:“你好朋友不见了,来问我?”

那女人的把戏越发拙劣了,既然要演戏给他看,就应该演全才是,演到一半人不见了,她对他就剩那么点耐心了么?

还是……她真的跟宋子慕跑了?

林依沫没有在意他话中的嘲讽,一脸担忧地问:“她没有找过你吗?”

“林小姐是智商不太好么?”厉墨池冷声讽刺,“你觉得我有义务知道她在哪里?”

“她是你的妻子!”

“那又如何?”

林依沫被他无所谓的神情刺激到了,怒气暴涨,“那又如何?厉墨池你到底有没有心?清诺她那么爱你,现在她失踪了,你居然一点也不担心,那你当初为什么还要娶她?”

“这是我的事,你没资格问。”厉墨池的神情依旧很淡,仿佛与顾清诺的一切事情,都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祸害遗千年,她舍不得那么快死,林小姐多虑了。我的时间很宝贵,不想让任何人浪费分毫,尤其是不相干的人。”

林依沫被嘲讽得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她攥了下拳头,咬牙道:“抱歉厉大总裁,清诺我自己会去找,打扰了!”

她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走出厉氏集团,林依沫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心里真的不安。

清诺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

她拿出手机,再次拨打顾清诺的电话。

“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有事那该死的机械女声,林依沫着急地跺了跺脚,“顾清诺你个傻子,到底去哪了。”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拨打了报警电话。

一天的忙碌,厉墨池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草草洗了个澡,他去书房翻了本书看,脑海里却忽然想起林依沫今日说的话。

“清诺去哪里了?我找了她两天都找不到她人。手机打不通,信息也没回。”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通讯记录。

呵,顾清诺昨晚还拿宋子慕的手机给他打电话,说她怀孕的事……

他都没碰过她,她怀的哪门子的孕……

如此挑衅。

又哪里像是会出事的人。

他攥紧了拳头,关了手机,扔在桌面上,重新凝神看手中的书。

翌日,回到办公室,他如往常一般,和了杯咖啡,便又开始处理一堆的文件。

期间,秘书带着一份需要签字的文件走了进来。厉墨池看了几眼,在文件的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秘书拿着文件,正要出去。

“等一下。”

“总裁,有什么吩咐?”

厉墨池一边翻看文件,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宋子慕的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宋子慕那么爱他妹妹,绝对不会抛弃她,带顾清诺走的。

之前宋子慕一口咬定他拦断了其妹妹的肾源,他没有反驳,因为觉得没有必要。

宋子慕要误会就随他去了,厉墨池根本不在乎。

只是事后,他还是让秘书留意一下宋子慕妹妹的事,吩咐下去后,他却没在再过问这件事了。

秘书愣了下,随即有些遗憾地说:“宋子欣昨晚已经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