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奈何爱情多荒唐

奈何爱情多荒唐

奈何爱情多荒唐

来源:微阅云 作者:沈书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9 09:53:02

《奈何爱情多荒唐》小说的主角是黎可可傅尧寒故事精彩试读:往年将近四点,傅尧寒就会来梅园接她。所以黎可可掐准了时间,三点过几分便从将蛋糕放进保鲜柜,上楼换衣服。她换了一条淡青色的礼服,十分淡,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都难被人发现的那种淡。换好衣服,黎可可便下了楼。吴妈出门买菜了,老王见她下来就迎了过来,“小姐,我送您去半壁江山。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然后又问:“如果不仅仅是因为爱呢?或许女孩没了办法,只能依靠那个男人。”

“瞎说!”司机师傅挤了挤眉毛,“谁能一辈子靠别人?不都是靠自己?没钱就去找工作挣,没有人可以靠着别人活一世的。”

黎可可冲后视镜里男人的脸点了点头。

随后便说了目的地,“师傅,去英山公路168号梅园。”

她靠在车窗上,望着车外行云流水的人和车辆。

没有人可以靠着别人活一辈子。

她也没想过要靠傅尧寒过一辈子。

只是现在,他把她逼得太紧,她不得不要去依靠他了。

他不允许她出门找工作,若要工作,就只能去云端之上那地方,用极端无耻的方式来赚钱。

她不可能那么做。

可他撤销了对黎母预付的医疗费用,她彻底没办法了。

**

回到梅园已经是下午五点。

吴妈来开的门。

黎可可将包放在橱柜里,脱了棉衣交给吴妈。她说:“我今晚不吃晚饭了,您不用上楼叫我吃饭。”

“好的小姐。”吴妈又说:“半个小时前有位小姐打电话来,让您明天去拿裱好的图。”

“我知道了。”

“小姐,明天是先生的生日,您……”

吴妈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黎可可换了拖鞋就急匆匆上了楼。

“……”

二楼主卧。

黎可可进了房间,箭步走到梳妆台前,将五六个抽屉都打开。

里面有好些个礼品盒,都是这些年傅尧寒送给她的礼物。他每次外出回来,都会带礼物给她。

黎可可拿了个紫色礼盒打开。

里面是一条紫红色的宝石项链。

他送的东西,价格定是不菲的。若是拿去典算,虽然换不到原价,但也应该能拿到一半的钱。

黎可可将项链从盒子里拿了出来。

指腹刚触碰上那宝石时,便被冷得哆嗦了一下。这么华丽的东西,原来是最凉的。

她放在手心里捂了捂。

就算捂得再紧,也捂不热。

黎可可在卧室里清算了很多东西,傅尧寒送她的礼物,她都收得很好。其余零碎的,便是一些没穿过的名牌衣服,还有化妆品之类的。

她将物品一一罗列在床铺上,每一件都标注了日期。

吴妈拿着一杯热牛奶进来时,就看见那满床的奢饰品。“小姐您这……”

黎可可坐在床头,也不知道是收捡得累了,还是想到了什么,两眼有些无神。

看到吴**时候,也没太大的反应。只是稍稍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小姐您怎么了?”吴妈弯下腰,将牛奶杯放在茶几上,而后走到衣柜前,拿了一件毛绒披肩。

她走到黎可可身侧,将毛绒披肩披在她身上。“最近脸色不见好转,和先生的矛盾还没有解决吗?”

“先生昨晚出门的时候,脸色也不好。先生平日里很疼您的,要是两个人真闹了矛盾,解释清楚就好了。他那么疼您,您对他服个软,撒个娇,他会同样服软的。”

“男人嘛,其实心里可能早就服软了,只是爱面子,不好意思说。”吴妈又说。

黎可可手里握着一条项链。

这是她去年年尾,自己在婚戒店定做的。定做了两枚戒指,男女各一枚。

前段时间店家给她打电话说做好了,让她去取。

那是她听说傅尧寒要订婚不久后,所以她便让店家将女式戒指做成了项链,吊坠是那枚女戒。

黎可可捏着项链,在吴**话语中抬起头。拧了拧烟眉,“服个软?”

见她回话了,吴妈笑了起来,坐在黎可可身旁。“是啊,服个软就可以了。”她往后看了一眼,“您看先生买了这么多礼物送您,他非常疼爱您。一时间的矛盾不要紧,一方服软就行,别僵持着,让矛盾弄大。”

非常疼爱。

这四个字,有些讽刺。

但黎可可没有笑,因为笑不出来。

她说:“服个软,他就能妥协?”

“当然可以。”吴妈说:“以前我和我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闹矛盾,矛盾大了他放不下面子不服软,那我就去服软。事后他也会道歉,我们还是跟以前一样。”

听着吴**话,黎可可无声地笑了几下。“我试试吧。”她说:“明天是他的生日,每年他都是在半壁江山请他的朋友吃饭。”

“那不如您亲手做一个蛋糕,陪先生吃完饭之后,再回梅园陪他庆生?”

黎可可点点头,“好。”

“好的小姐,那我先下去帮您准备材料。”

“麻烦您了吴妈。”

吴妈笑着离开后,黎可可坐在床畔,望着窗外的月亮发起了呆。

她整理这些名贵的奢饰品,越发整理,她越发不安。起初将这些东西变卖的想法,一点点从脑海里抹去。

傅尧寒说,她是他的东西,他开了口,她才能去哪,或者被谁买走。

同样,那些奢饰品也都是傅尧寒的东西。能不能被卖,也都要经过他的同意。

她最终,还是得“服软。”

她不想步黎母的后尘,做不见不光的小三。

但却不得不做。

**

晨间,黎可可起得很早。

蛋糕胚要提早做,再冷藏十个小时去味。傅尧寒不喜欢太腥的东西,所以梅园厨师做的蛋糕糕点,都是几番除过鸡蛋腥味的。

他喜欢简单的黑白调,所以黎可可做了一个十寸的巧克力鲜奶蛋糕。

偏向他的口味,少糖少奶。

做好这个蛋糕,已经下午三点。

往年将近四点,傅尧寒就会来梅园接她。所以黎可可掐准了时间,三点过几分便从将蛋糕放进保鲜柜,上楼换衣服。

她换了一条淡青色的礼服,十分淡,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都难被人发现的那种淡。

换好衣服,黎可可便下了楼。

吴妈出门买菜了,老王见她下来就迎了过来,“小姐,我送您去半壁江山,先生今天忙,不能来接您了。”

他忙,她理解。

黎可可点了点头,“好。”

到半壁江山外,是四点二十分。黎可可下车的时候交代了一句,“王叔,您等会儿去IFS帮我拿一副装裱好得刺绣。”她一面说,一面将店铺的地址给了他。

“好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