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豪门总裁你欠揍

豪门总裁你欠揍

豪门总裁你欠揍

来源:微阅云 作者:堆堆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9 09:23:46

《豪门总裁你欠揍》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豪门总裁你欠揍》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小说的作者是堆堆,讲述了阮白慕少凌之间的故事:站在窗边,张娅莉往别墅的楼下看去,身为慕少凌的母亲,两个孩子的奶奶,她很难不好奇孩子的妈妈究竟是谁。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恐怕没人能查得到当年交易的细情。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们是来……”小家伙后面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就看到一个奶奶走了过来。

“奶奶好!”湛湛礼貌的叫道。

奶奶……

阮白顺着湛湛的视线看向自己身后。

年过半百的大妈穿了一套**相间的阿迪达斯运动衣,突然停在了三人跟前。

“阿姨,你有什么事吗?”阮白被这个大妈盯着看到不明所以。

大妈“唉”了一声,边抻胳膊抻腿儿的锻炼身体,边看着阮白这副才回家的样子。

然后就苦口婆心的皱起眉,说:“女人既然嫁人了,就得学会顾家,不能饿着你家老公和孩子,你看你,这么晚才回来?”

阮白一脸尴尬的看着那个板着一张扑克脸的男人。

她正要解释,却见大妈又看向慕少凌,不客气的指责道:“你这个当老公的,也有错,一不高兴就跟媳妇儿冷着一张脸,你让你儿子怎么看你?这年头,男人也得学会做饭,不能什么都指望你媳妇,你娶的是媳妇,又不是保姆!”

阮白觉得这个大妈越说越过了。

这种误会,怎么能有?!

“阿姨,你误会了,我们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阮白急迫的解释道。

大妈还要说话的嘴突然停住,更加死死的盯着阮白。

过了会儿,大妈张了张口,最终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上下重新打量了男人和女人,还有小孩……

似乎在说,骗谁啊。

一看你们就有特殊关系!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没想到这小区里住了一个被有钱男人包/养的情/妇……

无故被盯上了“情/妇”标签的阮白目送大妈离开,抿了下唇,却不知道回头能跟那对父子说什么。

不论是那个大的还是小的,她都谈不上熟。

一个未婚女人该有的本分阮白还是知道的,工作原因接触男性倒无所谓,但私下里,跟陌生男人夜晚见面,这并不合适。

慕少凌突然低头看着身旁的儿子,沉声说:“有什么事,你快点!”

阮白回头。

慕湛白朝阮白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有什么事……可是,爸爸却说他来这里有事……还让他快点!

哦,他想起来了!

但他分明是被爸爸叫来打酱油的。

小家伙小胳膊小腿的,很吃力的从后面黑暗之处搬出两个巨大盒子。

盒子一个浅蓝色,一个白色,上面还绑着绸缎带子。

“小白阿姨,这是给你的礼物。”湛湛说着,还回头看一眼自己的爸爸。

慕湛白个子还小,举着大箱子,阮白只听到了他说话,都没看到他的动作。

虽然说过不会要慕少凌送的东西,但看小家伙举的这么累,阮白还是暂时接住了,让小家伙得以露出脸来……

阮白对视仰头看她的小家伙,友好的相视一笑。

“为什么给我这个?”阮白问的是小家伙,但却是在等他爸爸的答案。

阮白不知道,此时那个男人,正好看到她戴在左手中指上的钻戒……

寓意着,已经订婚。

“唔……我也不知道……”慕湛白不再防范阮白,露出小孩子应有的纯真表情,挠挠头,费解的看向爸爸。

“做完了你该做的事,我们就回家!”慕少凌对儿子说了一句,幽深浓黑的眉目又瞥向抱着礼物盒子的阮白,转身离开。

阮白和湛湛一起都看向蓦地离开的男人。

“我爸爸他……”湛湛想说什么,说了一半,又面带失望的闭上了嘴。

阮白无奈,对他说:“这个礼物,阿姨真的不能收。”

“为什么?”

原因她无法解释给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听,小孩子也听不懂。

她只能找一个小孩好理解的理由说道:“无功不受禄。”

说完,阮白微笑着把大盒子放在湛湛手上。

“等下**爸走远了,快去追,帮我把礼物还给他。”

……

小区门口,街道边上停靠着一辆白色保时捷。

男人一脸阴郁的坐在驾驶座位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起香烟递到嘴边,狠狠地吸了一口。

“看到身后的**桶了?扔进去!”慕少凌目光盯着儿子抱回的东西,冷冷说道。

……

回到慕宅。

慕少凌才停下车,就见沉默了一路的儿子解开安全带跳下车。

老爷子在院子外喝茶,看到小曾孙一股脑的下车又一股脑的跑进屋子跑到楼上,吓了一跳。

“我小曾孙这是怎么了?谁给惹的?”

这父子俩,五年来可从来没有过矛盾。

慕少凌却没有答话,迈开长腿,直接进了别墅。

“又有女人纠缠你,被我们湛湛看见了?”慕少凌的母亲名叫张娅莉,出来看着儿子,试着问道。

慕少凌摇头。

张娅莉这就猜不到还能发生什么其它事了。

平时也就这种事能让湛湛不开心。

湛湛和软软被保护着长大,接触外人极少,小一点的时候还不知道妈**概念。

直到认识了其他的小朋友,兄妹两个才知道,其他小朋友不光有爸爸,还有妈妈。

湛湛回家就问:“我们的妈妈在哪里。”

老爷子继续欺骗孩子,说他们没有妈妈。

但是五岁的湛湛,已经懂的太多,太**的谎话显然已经骗不住孩子。

磨不过孩子纯真渴望的双眼,老爷子就叹气说,“你们的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如果她回来了,太**让你们的爸爸带你们去见。”

这些话,湛湛听到了,并且铭记。

站在窗边,张娅莉往别墅的楼下看去,身为慕少凌的母亲,两个孩子的奶奶,她很难不好奇孩子的妈妈究竟是谁。

只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恐怕没人能查得到当年交易的细情。

做母亲的也不是没问过儿子,奈何,他只字不提。

而曾经跟在儿子身边的邓芳和冯昌夫妇,也已经因病退休,张娅莉想,若是哪天顺路,自己应该过去一趟,万一能打听出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