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昨夜星辰梦中花

昨夜星辰梦中花

昨夜星辰梦中花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七米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9 09:13:46

《昨夜星辰梦中花》小说的作者是七米故事讲述了舒窈厉沉溪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厉沉溪俊脸阴沉,霸气凛然的五官鲜明,黑眸迎着她的,“不管您喜不喜欢,她都是我妻子,都是您孙子的母亲,如果您尊重我和孩子,那就也应该尊重她!”可是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这孩子怎么带啊!”蒋文怡忧心,就这么个宝贝孙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怎办?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五章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晚宴还在继续进行着,华灯歌舞,觥筹交错,但舒窈却没有了继续再逗留下去的必要了。

心底彻骨的寒凉,让她早已心如死灰,匆忙的避开所有人,从酒店后门离开。

后门正好链接着地下停车场,偶尔有车从里面驶出,萧条寂静。

她一个人形单影只,孤零零的。

正要离开,眼尾余光瞟到了不远处娇俏的人影,高跟鞋哒哒的,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得不到男人的宠爱,灰溜溜的,像个丧家之犬似的,还真是可怜啊!”

莫名的一股烦躁,在舒窈心底汇聚,她纤细的手指,攥紧了。

“我就说啊,沉溪哥的心里,永远不可能有你的!”舒媛冷然的裹紧身上的男士西装,那是厉沉溪的外套,修剪得体,极具奢昂。

亦如他这个人一般。

“等着看吧!用不了多久,沉溪哥就会把你扫地出门的!你的下场会变得要多凄惨,就有多凄惨!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舒窈眸色森凉的凝着她,美眸淡漠,满含戒备。

犹如一只被彻底激怒的小猫,那种蛰居猎物的目光,让舒媛十分不爽。

甚至还有了几分胆怯!

她愤然的咬了咬牙,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舒窈的手腕,力道极大,纤细的指甲狠扣着她的,“小*货!你那种眼神是什么意思?怎么?不满意吗?”

“告诉你,沉溪哥本来就是我的!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如果不是有你碍事,我和他早就成双成对了!”

越说越来气,舒窈阴凉的目光还没有半分收敛,更激的舒媛火气上涌,发狠的甩开她,不等舒窈身体站稳,直接反手捆了她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鲜有人来往的地带,音量极大。

“你给我识趣点!别忘了,你那个疯妈还在我们手里呢!不想她出事,就给我乖乖的,等你生完了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货!”

扔下句狠话,舒媛愤然的拂袖离开。

舒窈被打的脸颊火辣,倏然,她抬起头,看到了角落里的监控录像,一个想法,也在心底凝聚……

她转过身,想着去路边叫辆计程车,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后方传来什么声音,下意识转过身,当即,脸色僵住了!

后方传来一道极强的光亮,刺的人眼睛根本睁不开,车子开了远光灯的同时,还速度极快的朝着她的方向冲撞过来——

舒窈哪里经过这种阵势,刹那间,脑海里一片空荡,‘嗡’的一声,几乎瞬间丧失了所有感官功能。

突然,纤弱的身体被一个袭来的气力,一把牢牢的抱住了!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舒窈才好不容易反应过来,整个也回过了神,诧然的看着出现在自己近前的男人。

竟然是……厉沉溪?!

而那辆车也以极快的速度擦过厉沉溪的身侧,呼啸而过,消失离开。

舒窈缓了会儿,才慢慢的从刚才的恐惧中挣脱,仰起头,便触及到了男人深邃如墨的眼瞳,仿佛还真的看到了一丝焦虑和担忧掺杂其中。

他握着舒窈的肩膀,气力极大,像是要将她的骨头都连同捏碎了!

第十八章 你怎么不去死?

“不可能!想都不要想!快滚回你病房去!”蒋文怡勒令着,同时示意保姆轰赶她下楼。

保姆不敢不照做,还不等动作,一股强大的气力袭来,直接拨开了保姆的手,同时握住了舒窈的手臂,拉拽她起来。

厉沉溪的突然出现,是蒋文怡始料未及的。

就连舒窈都没有想到,若不是细腕被他紧扣着,大力的有些生疼,她还以为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男人强势的将她从地上拉扯起来,同时将她箍到了怀中,冷然的抬眸道,“妈,你这是做什么?”

“什么?”蒋文怡脸色发涨,有些抹不开面了。

厉沉溪盯着她,“孩子是舒窈生的,你擅自抱走做什么?”

“是舒窈生的,但同样也是我孙子呀!我当***,抱下孩子的资格都没有了吗?”她据理力争,在孩子问题上,蒋文怡可不想退让!

厉沉溪也看出了母亲的盘算,冷笑道,“想抱孩子什么时候都可以,不一定非要这样吧!”

蒋文怡沉了口气,索性直接说,“好了!我就是不想让舒窈接触孩子,怎么了?她一个哑巴,都不会说话,怎么带孩子!”

话落,厉沉溪远山的浓眉狠拧了起来。

不到几天,先后有人在他耳边指责她是个哑巴了!

怎么,就非要这样一遍遍的提醒他是吗?

一股怒火在他心底瞬间凝聚,厉沉溪冷然的迎着蒋文怡的目光,“哑巴怎么了?孩子选择了这样的母亲,他就要受着!如果以后孩子也学着不愿意说话,那也是他自己的问题,和舒窈无关!”

一字一句,皆是维护。

落在舒窈心中,泛起涟漪阵阵。

旋即,厉沉溪又放开了舒窈,吩咐了句,“去,抱孩子!”

舒窈微怔,目光讷讷的看着他。

“需要我再重复?”

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低冷,果决!

舒窈定了定神,朝着蒋文怡颔首行礼,但蒋文怡就站在门口,还放话说,“我看今天谁敢动我孙子……”

话都没等说完,就被厉沉溪拉着胳膊拽到了一旁,舒窈也趁着这个间隙,快步进病房抱起了儿子。

他沉声道了句,“妈,别闹了!”

“你……”蒋文怡气的咬牙,发狠的推开他,“刚结婚多久啊,就这么护着老婆了?”

厉沉溪俊脸阴沉,霸气凛然的五官鲜明,黑眸迎着她的,“不管您喜不喜欢,她都是我妻子,都是您孙子的母亲,如果您尊重我和孩子,那就也应该尊重她!”

“可是她是个哑巴!不会说话,这孩子怎么带啊!”蒋文怡忧心,就这么个宝贝孙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怎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