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风吹花落泪如雨

风吹花落泪如雨

风吹花落泪如雨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大希衍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4-08 17:11:48

《风吹花落泪如雨》小说精彩试读:白欣冉一直盯着阎风搂着欣雨腰的那只手,战战兢兢的回道:“母亲过世后她就生病了,从八岁一直是我照顾,有十年了,她真的还小,医生说她的思维方式停留在八岁的年龄……”白欣冉扑通一声再次跪在了地上,瞬间泪流满面。在临香阁被折磨成那样她都咬牙忍了,但欣雨是她的软肋,比她小八岁,她只有这么个亲人了。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五章危险勿入

半夜三更,空无人烟的马路上,白欣雨只顾往前走。

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幻影忽然从她身旁经过。

驾座上的男人双眼微微一眯,眼底神色不明。

本来车已经开过去了足够远的距离,他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旁。

打下车窗,扬手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只手搭在车窗上,睨着后视镜里的女孩,他拨了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是诚惶诚恐的语气:“风少,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我送来的人呢?”他张口就是凌厉的气势。

电话那头的人顿时被问的声音颤抖,诺诺地辩解道:“风……风少,我们不是故意的,院里孩子较多,没照看过来,一时疏忽……没想到白小姐晚餐后忽然不见了,我们正在找,一定把人……”

阎风深吸一口烟,直接挂了电话,他本来就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只是在路上巧遇了。

女孩已经大步走到了车旁,准备擦身而过的时候,阎风忽然慢条斯理的唤了声:“小傻子。”

白欣雨脚下一顿,扭头看了他一眼,立即气鼓鼓的怼了回去:“我不是傻子,我叫白欣雨。”

这段时间在孤儿院被一群孩子追着叫傻子,她也是有脾气的。

呵!竟然一口气说了十个字。

阎风眉头一挑,心情莫名的好起来,摁灭了手里的烟头,笑盈盈的问:“去哪儿?”

白欣雨不再理他,继续大步往前走,曾经白家的方向。

阎风驱车从后面跟上了她,车速开的极慢,吊儿郎当地样子:“看来还没傻透。”

白欣雨越走越快,干脆小跑起来。

这可不像没有求生本能的人。

区区两千万他丢得起,但让他阎风吃亏总得付出点代价吧。

阎风忽然一脚油门,车窜了过去,吱的一声横在了女孩面前。

“半夜三更去哪儿?”

白欣雨往后退了几步,眼中的惧意一闪而逝,她习惯性的去摸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这让她瞬间变得呆滞起来:“手绢,我的手绢不见了,妈妈给我的……”

第十四章他碰你没

窗外阳光明媚,大厅里的男女看的特别清楚。

白欣雨傻愣在了楼梯口,如遭雷击,她冷汗涔涔,心直往下坠。

她虽然什么都不懂,但她不傻,这个男人昨天还亲过她的嘴,现在又想欺负她姐姐了,肯定不可以!

她低吼出声:“别碰我姐姐!”

白欣冉猛地抬头,就看见妹妹浑身颤抖的立在楼梯口,可怜的小人儿,连眼皮都是青灰色的,肯定吓坏了。

“小雨!”她难堪的低下头去,慌乱的往身上套衣服:“姐姐没事,别怕啊。”

“过来。”阎风倒是云淡风轻的姿态,看着楼梯口的人儿,眼底满是戏谑。

白欣雨疾步下楼,冲过去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张开细小的胳膊,护住了跪在地上的姐姐,她咬着牙什么都不说,但坚定的神色告诉了阎风一个讯息,不准伤害她姐姐。

她这幅小野兽的神态,活力十足,跟呆呆傻傻的时候判若两人,越发撩拨着阎风的感官,他本来就对她姐姐不感兴趣。

忽然伸手,一把把她拽到了跟前,勾了下她的小下巴,问:“刚才你姐姐做的事,学会了没?”

“风……风少!”白欣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往身上套衣裤的动作都僵住了,她想说什么,就听欣雨小声回了男人的问话。

“学会了。”

“好乖。”阎风奖励似的在她额头印下一吻,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白欣冉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整理,只是套在身上遮羞,她急忙跟了过去:“风少,我妹妹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这段时间多谢您的照顾,欠您的钱,我会想办法……”

阎风慢条斯理的打断了她的话:“照顾她多少年了?”

白欣冉一直盯着阎风搂着欣雨腰的那只手,战战兢兢的回道:“母亲过世后她就生病了,从八岁一直是我照顾,有十年了,她真的还小,医生说她的思维方式停留在八岁的年龄……”

白欣冉扑通一声再次跪在了地上,瞬间泪流满面。

在临香阁被折磨成那样她都咬牙忍了,但欣雨是她的软肋,比她小八岁,她只有这么个亲人了,从小把她疼在心坎上,生怕她饿了冻了被人欺负了。

“姐姐……”

见姐姐哭了,白欣雨从阎风胳膊下挣脱,扑到了姐姐面前。

看着眼前相依为命的画面,阎风莫名烦躁,声音冷了几分:“没请女佣,以后继续帮我照顾她。”

他丢下这么句,起身出了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