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唇唇欲动,冷少的独家私宠

唇唇欲动,冷少的独家私宠

唇唇欲动,冷少的独家私宠

来源:奇热 作者:天线宝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8 15:52:19

天线宝宝著作《唇唇欲动,冷少的独家私宠》是一本热更中的小说,该书主人公是夏紫宣楚漠,主要讲述了:楚漠是邪魅的集团总裁,夏紫宣是以情妇身份被夜夜掠夺的心机女。 就算明知道她是错的人,他也依旧将她宠上云端,然而当真相大白,她转身一脚将他踹进地狱! 面对必须做出的生离死别,他笑如夺命修罗,残忍地掐住她的脖颈,“女人,要么做我此生的新娘,要么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当楚漠一身酒气回到大宅的时候,夏紫宣早已睡下,不过心情郁闷,一心想要看到夏紫宣痛苦的楚漠,却直接吩咐佣人将她从床上拉起来。

“王妈,怎么了?有事吗?”

迷迷糊糊当中被王妈突然拉起来,夏紫宣吓了一跳,那双璀璨的猫眼里有着浓浓的睡意。

“大少爷回来了,他……他让你进房间服侍他。”

王妈神情紧张的将楚漠回来的消息,告诉了夏紫宣。

“他回来了?”听到楚漠回来,夏紫宣睡意全无,腾地从床上跳下来。

“他现在在哪儿?”

看到夏紫宣慌乱的穿着衣服,王妈不禁有些同情。

“在他的房间里,夏小姐,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少爷心情很不好,而且他明显的喝酒了。”

夏紫宣明白的点了点头,穿好衣服的她,快速的敲响了楚漠房间的门。

“进来。”

让夏紫宣没有想到的是,耳边传来的不是楚漠低沉而又充满魅力的嗓音,而是一道柔美中透着女人独有娇嗔的嗓音,难道……难道他带女人回来了?

夏紫宣无法想像,一会儿自己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尴尬,难怪王妈看着自己的眼神儿里,充满了同情。

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夏紫宣硬着头皮,推门走进了房间。

“楚大少,有事吗?”

夏紫宣一直低着头,凭着感觉,凭着楚漠身上的酒气,来到了他的面前。

“楚漠,就是这个女人?”

由于夏紫宣一直低着头,所以坐在楚漠身边的女人,不曾看到她的长相,不过从她身上的普通衣着,女人也可以确定,夏紫宣绝对不会是一个给自己带来威胁的女人。

“把头抬起来。”

楚漠的一声冷喝,让夏紫宣吓了一跳,她赶紧抬起头,不过当看到楚漠身边的女人时,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很显然,当看到夏紫宣的长相时,楚漠身边的女人也是震惊的张大了嘴巴。空气中顿时弥漫的那股尴尬的气息,让女人有些哑口无言。

“傅文佩,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把我爸爸的钱弄哪儿去了?”夏紫宣想都没想,直接冲到女人的面前,疯了一样的拉扯着她的衣服。

原本就穿的很少,只用两条细长带子做支撑的裙子,架不住夏紫宣的用力,瞬间被撕开,露出了女人那没有穿内衣的饱满。

“夏紫宣,你疯了?”

女人狼狈的用手捂住胸口,那双精致的凤目中充满了对夏紫宣的厌恶。

“傅文佩,如果不是你,我爸爸也不会落到现在的地步,说,你把他的钱弄哪儿去了?”夏紫宣大声的喊道,想当初,傅文佩只是爸爸身边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助理,可是却将爸爸勾/引上床,在爸爸将所有的公司报表交给她时,她却辜负了爸爸的信任,私下偷偷篡改了所有的数据,害的爸爸接连损失了一大笔生意,要不然也不会在短时间内被楚漠一举吞并,而且这个该死的女人在离开时,偷偷将爸爸所有的现金拿走,害的爸爸大受打击。

“**爸会落到如今的下场,那是他的报应,如果他当初不撞死楚漠的爸爸,他现在也不会一无所有,夏紫宣,你要做的是替**爸赎罪。”

整理好衣服的傅文佩,充满得意的看着夏紫宣,看着这个曾经处处不喜欢自己,处处比自己优秀的女人,如此悲惨的沦落到替别的男人暖床。

“你……”夏紫宣气的全身发抖,那张粉嫩的小脸儿,也在瞬间变的苍白无色。

“楚漠,我的脚有些累了,想要泡泡脚,你可不可以让这个女人给我打洗脚水啊?”

傅文佩依偎在楚漠的怀里,柔声的说道,那双妩媚的眼睛里释放了无尽的风情万种。

“好,夏紫宣,打洗脚水给她。”

一直靠坐在沙发上,脸上挂着慵懒神情的楚漠,目光紧锁在夏紫宣的身上,那微微上扬的性感薄唇,扬起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

“办不到。”

夏紫宣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拒绝,她可以放弃所有的自尊,可是却不会将自己的自尊和高傲,被这个女人踩在脚下。

“办不到?”

楚漠挑起剑眉,昂藏的身躯不急不缓的站起身,直接来到夏紫宣的面前,修长的手指带着一股冰冷用力的挑起夏紫宣的下巴。

“告诉我,你有反抗的资本吗?”楚漠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气,这让一向不喜欢酒精的夏紫宣,内心产生了强大的反感。

“楚漠,你可以侮辱我,可以迫使我屈服,可是……可是我绝对不会向这个女人屈服。”夏紫宣忍住胃里的那股不适,冷冷的说道,那双圆睁的美眸中,有着数不清的倨傲与不屈。

“夏紫宣,我曾经说过,你越是不喜欢做的事情,我越是要让你做,每一次看到你无法反抗,只能屈服的样子,我就愈发的开心,所以这一次,你一样只能妥协。”

楚漠微微一个用力,夏紫宣便可以感觉到下巴上传来了一股钻心的疼痛,无法控制的疼痛让她那双美丽绝伦的眼睛里,氤氲着一层雾气。

“夏紫宣,认命吧,当夏刚变的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你被卖的命运,楚漠要你,也不过是因为你的床上功夫罢了,你还是早早的屈服吧,这样或许可以少受到苦。”

傅文佩婀娜多姿的走到夏紫宣的面前,涂着鲜红指甲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扫过夏紫宣粉嫩的肌肤。

“傅文佩,你要做什么?”

傅文佩落在自己脸上的手指,让夏紫宣心生戒备,对于这个女人的阴险与恶毒,她实在是太了解了。

“你的这张脸实在是太漂亮了,如果要是在古代的话,一定会被其他争宠的女人恶意的划伤,夏紫宣,你……你说我要不要也这么做呢?”

原本傅文佩只是想吓一吓夏紫宣,想戳一戳她的锐气,不过在看到夏紫宣那双燃烧着愤怒火焰的清澈的剪水秋瞳时,不由的吓了一跳。

“傅文佩,我现在已经生不如死,如果你敢伤害我半分,我保证会亲手推你下地狱,你认为一个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吗?”

夏紫宣那双灿如星辰般的水目,闪烁着凛冽的寒芒,这样的光芒吓的傅文佩向后退了好几步。

楚漠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幕,夏紫宣眼底那抹骇人的冰冷凌厉的目光,让他那双英挺的剑眉紧紧的皱在一起。

难道这个女人在自己的面前一直在演戏?难道她掩饰了自己的真实面目?

想到有这个可能,楚漠顿时有一种被玩儿弄在鼓掌间的感觉,这让一向高高在上的楚漠,顿时火冒三丈。

他用力的一甩,直接将夏紫宣摔在旁边的沙发上。

“啊……”

夏紫宣吓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她刚想坐起身,楚漠精壮的犹如猎豹般的身体已经牢牢的将她困在沙发与自己的胸膛之间。

“夏紫宣,不管这是不是你的真实面目,这辈子你注定是我楚漠手中的一个玩具,一个永远无法摆脱的玩具。”

楚漠冷如寒潭般的鹰眸,紧紧的锁在夏紫宣的身上,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楚漠,不要和她**了,还是让她给我们打洗脚水吧。”

傅文佩风情万种的走到楚漠的身边,柔声的说道。

“没错,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楚漠优雅的站起身,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微微眯在一起的桃花眸,泛着一抹淡淡的精光。

“夏紫宣,不要让我重复第二次。”

知道如果自己不做,那么势必会给爸爸和弟弟带来一定的伤害,夏紫宣强迫自己迎视楚漠那双带着笑意与轻蔑的桃花眼。

“楚漠,请你记住,我会妥协不是因为我害怕你,是因为我爸爸和弟弟,一旦他们康复出院,我保证你带给我的所有痛苦,我都会一一的让你加倍的品尝到。”

夏紫宣美丽绝美的凤目,迸射出一抹杀气十足的冷光。

“夏紫宣,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可是我现在才发现,你这样一个一无是好,被爸爸卖掉的女人,怎么可以拥有这样一双纯洁的眼睛呢?你说,我要不要亲手挖掉它呢?”

楚漠的声音不是很大,可是他那冷鸷狂狷的字眼儿,却让夏紫宣心底猛地一惊。

“你……”尤其当她看到楚漠再一次站起身,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夏紫宣更是吓的全身发抖,脸色苍白。

“你……你要做什么?”夏紫宣声音颤抖的问着楚漠。

夏紫宣越是害怕,楚漠越是有一种报复后的快感,他的俊脸上扬起了一抹蛊惑人心,但是却冰冷十足的笑容。

“你说呢?”

“不……”当楚漠缓缓的伸出手,向夏紫宣的眼睛探去时,夏紫宣发出了一声大喊,完全被惊恐包围的她,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直接摔倒在楚漠伸过来的手臂上。

看着被吓的直接昏倒在自己手臂上的夏紫宣,楚漠摇了摇头,不过想到夏紫宣刚才的惊恐,他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女人,游戏才刚刚开始,你怎么可以这么快的缴械投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