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三生树下与君逢

三生树下与君逢

三生树下与君逢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夏雷炮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8 09:15:14

《三生树下与君逢》小说的作者是夏雷炮故事讲述了墨归羽花繁落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生胆怯,很害怕一靠近,就像上一辈子无数次做过的梦一样,一碰,就碎。所以,他只敢远远的看着。能看到花繁落笑,看到她如此生动的表情,她是开心的,愉悦的。不像陪在他身边的时候,那么的小心翼翼,时时刻刻考虑他的感受,却忽略她自己的喜怒哀乐。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第5章 自认为

一场闹剧落幕,墨归羽不知道星岚为什么急急忙忙的跑了,他也不想知道。

墨归羽叮嘱华芸注意安全,便前往了琉璃台,身为天帝,他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管那些有的没有的。

长风见天帝陛下精神不是很好,又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酒气,有些讶异墨归羽竟然破戒喝了酒,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多。

一番考量后,长风给墨归羽沏了一杯浓茶,方便天帝陛下提神。

喝了一口浓茶后,墨归羽头脑清醒了一些,忽然想到花繁落的事,不知不觉的拿出了牵连两人精神力的灵鸟。

以往隔三差五的,那个女人就会变着由头给他传信息,现在突然安静了,他反而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

墨归羽忽然皱眉,十分鄙夷自己如今的心态,难道是长久以来被她支配时间,他被她奴役了?

这种感觉要不得。

他爱的人是华芸,不是花繁落。

墨归羽再一次提醒着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墨归羽忽然从一堆公文里抬起了头,他想说些什么,但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

他拿起笔继续批阅,然而今日他的心总是无法安静,片刻之后,他又将笔搁下,如此反复多次,一旁的长风都看不下去了。

“陛下,您有话要说?”

“没有。”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说完愣了愣,见长风要出去了,又忍不住问道:“长风,这两**有没有见过她?”

长风反应了好久,才明白过来墨归羽所说的她指的是谁。

“您是说繁落上神吗?没有。”

繁落上神又不是他的妻子,他没事留意上神的行踪,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说来长风也十分纳闷,繁落上神到底遇到了什么事?竟然连点心都不给天帝陛下送了。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墨归羽垂下了眼睑,没再说话。

长风感叹完,发觉时辰不早了,转到宫门外守了一会儿,今日繁落上神还是没有送膳食来,无法,长风只能让膳房准备。

提着新鲜出炉的膳食回到琉璃台,长风惊讶的发现,这次不用催,墨归羽已经自动走到了餐前。

等长风摆好饭菜,墨归羽吃了一口,眉头轻蹙,再尝一口,放下了银箸。

“味道不对。”

“啊?”

来之前,长风试菜的时候尝过,和花繁落做的没多大区别,不懂墨归羽所说的味道不对在哪里。

“这是哪位仙厨做的?”

“陈江仙厨。”

第17章 相见

一曲终,星岚这个捧场王热烈的鼓着掌,非常用力,掌心都红了。

黎繁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星岚,过了,收!”

她做了一个五指并拢的动作,鼓掌的声音戛然而止。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忍不住笑开了怀。

星晖也走了过来,轻轻的拍了拍黎繁落的发顶,柔声说道:“弹得很好。”

“哥,你每次都是这么一句,一点新意都没有,就不能多说两句赞美的话吗?”星岚毫不留情的吐槽自家堂哥,像根木头,怪不得近水楼台,也没有见得月。

“那弹得很动听,入情入境。”

星晖听取妹妹的忠告,改了一种说法,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贴近的词。

他醉心剑道,对于乐理真的是一窍不通,不过只要是黎繁落弹奏的曲子,他都觉得很好听。

黎繁落掩唇浅笑,眉眼弯弯,比盛开的桃花还要明艳动人。

“繁落,下个月比赛你就弹这个曲子,绝对能进三甲。”星岚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

黎繁落斜了她一眼,哦了一声,说道:“你就这么对我的琴技没有信心,不是说好了肯定拿第一的么。”

“低调,低调懂不懂。别那么张扬,小心有人嫉妒心强给你穿小鞋。”

“还有人敢给我穿小鞋啊?”

“说的也是,有你父君在,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纯属找虐啊,到时候不用太雍帝君动手,直接关门放我堂哥就行。”

“你呀!”

星晖在一旁听着两个小姑娘插科打诨,到后面他那个不要脸的妹子,居然把火烧到了自己身上,忍不住戳了一下她的脑袋。

墨归羽站在回廊深处,注视着露台的一举一动,他很想上前,刚迈出去的第一步,他又退缩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心生胆怯,很害怕一靠近,就像上一辈子无数次做过的梦一样,一碰,就碎。

所以,他只敢远远的看着。

能看到花繁落笑,看到她如此生动的表情,她是开心的,愉悦的。

不像陪在他身边的时候,那么的小心翼翼,时时刻刻考虑他的感受,却忽略她自己的喜怒哀乐。

“落落,这个送给你,祝你乐理比赛旗开得胜,拔得头筹。”

星晖考虑了很久,还是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匣子,递到了黎繁落面前。

墨归羽心知再藏下去,妻子就要被不知哪里来的狗崽子拐跑了,蓦然叫出了声,“落落!”

乍一听到这声呼唤,黎繁落微微怔了怔。

她的手紧紧握起,随即又缓缓松开,脸上的表情一直是淡淡的,没有出现任何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