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厉总专情又温柔

厉总专情又温柔

厉总专情又温柔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一袖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7 17:46:34

《厉总专情又温柔》小说的主角是顾小悠厉君寰故事精彩试读:厉君寰的车开的不快,简佩儿正闭眼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休息,里面放着轻柔的音乐。不远处,路灯下一人一狗,并不怎么显眼。不过是一个女人蹲在地上,而一旁的哈士奇正伸着舌头,左顾右盼。厉君寰将手上的烟捻灭在车内的烟灰缸里。再抬眼,女人和狗已经远远的被甩在车后。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说完,顾小悠牵起弩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顾小悠走了。

每个人的脸上颜色都不好看,尤其是顾老爷子。

许若淳安静的走到顾老爷子身边,柔声劝道:“您老身体不好,千万别生气,我想小悠也不是故意的……”

顾老爷子根本不看许若淳的脸,而是直勾勾的盯着依旧被顾乾安护在怀里的许佳期,说道:“就不能让我好好的吃顿饭?就不能让家里消停一点吗?!”

许佳期一脸的不可思议,精心描绘过的眉头皱了起来,声调也不自觉抬高:“爸!您明明知道,我是怕狗的……”

老爷子拿起拐杖比划着:“一条狗而已,也至于这么大动干戈?!”

许佳期的眼圈一下红了,看着只顾着偏袒自己孙女,而不管是非对错的顾老爷子,气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老爷子说完,拐杖“咣当”一声扔到一旁,对着身旁佣人吼道:“不吃了,扶我上楼!”

餐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除了许佳期不甘心的抽泣声,其他人都低头沉默不语。

严恒白起身,说道:“抱歉,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许若淳抬起头来,嘴唇嗡动了下,最终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其实严恒白这个时候选择离开,也无可厚非。

毕竟这是顾家的家事,他留在这儿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顾乾安起身,送了严恒白出门。

————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顾小悠牵着弩弩走在大街上,双手抄兜,将脚边的可乐瓶盖踢出去很远。

她从没想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还是这样的沉不住气。

每次只要一见到许佳期,她就忍不住想冲上去撕了她张假惺惺的脸……

不过,除了对**有些愧疚以外,顾小悠心里其实还是蛮爽的。

大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严恒白打来的。

顾小悠按了手机,重新放了回去。

手机又响,再按。

如此反复几次,顾小悠也烦了。

划开接听按键,怒道:“你是不是有毛病?!”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传来了厉君寰的声音。

“顾小悠?”

她愣了愣,这才听出是厉君寰。

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他打电话来干什么?难道又想提车窗的事?

想到这儿,顾小悠语调马上软了下来,叫了声:“厉叔叔……”

电话那头传来了低低的一声嗯。

“保姆打电话来,说你的衣服已经洗好了,是我叫人送到你外公那里,还是你自己来取?”厉君寰问道。

顾小悠马上紧张了起来,说道:“千万别送我外公那,我还是有空的时候自己过去拿吧。”

“好……”

厉君寰简短的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顾小悠呆呆的看着手机。

几秒钟后,弩弩的叫声将她从思绪中拉回。

低头,才发现,弩弩的项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弩弩重获自由,正试图撒着欢的要往一根路灯杆子前蹭。

她一把将弩弩按住,蹲下来,揪着它的耳朵:“不许乱跑!”。

说完,也不顾弩弩的反抗,将项圈重新帮它系好。

固定好了项圈,她将狗绳重新套在手腕上,拍了拍手起身。

只是,还没等直起腰,一阵没来由的剧痛猛然袭来……

郦景国际大厦的门前,厉君寰的车停在路旁。

一根烟刚好抽完,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四处望了望,目光锁定在他黑色的宾利上。

简佩儿从外面拉开副驾驶位置上车门,坐了上来。

今天简佩儿打扮的很性感,深V的明兰色礼服外披着一件短款的小皮草外套,银色的手握包,手腕上的钻石手链被街灯映的晶晶亮,头发也做成了**浪的造型。

她刚从一位圈内名媛的生日宴上出来。

“是在给我打电话吗?”

简佩儿一边给自己系安全带,一边回头看着厉君寰手里手机,笑问道。

厉君寰没回答,将手机放下,语气平淡的问:“冷吗?”

“还好。”

简佩儿温婉的笑着,又说道:“我们走吧,我妈叫保姆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她等的有些着急了。”

“嗯。”

说完,厉君寰启动了车。

……

顾小悠单手捂着肚子蹲在地上,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浸出。

弩弩安静的蹲坐在一旁,看着顾小悠的一举一动,嘴里偶尔嗷呜两声,还在为拴着它感到不满。

顾小悠试图再次起身,却依旧是以失败告终。

她从没有这么剧烈的疼过,甚至分不清痛楚究竟来自于哪里。

深吸了一口气,她哆嗦着掏出了手机,打给韩穆宁。

电话打出去,换来的却是一句无法接通。

她将手机扔在地上,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滴了下来,视线开始模糊,眼前一阵阵的发白。

身边不断有车疾驰而去,一辆熟悉的黑色宾利正从眼前掠过。

终是忍不住疼,顾小悠跪在了地上……

……

厉君寰的车开的不快,简佩儿正闭眼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休息,里面放着轻柔的音乐。

不远处,路灯下一人一狗,并不怎么显眼。

不过是一个女人蹲在地上,而一旁的哈士奇正伸着舌头,左顾右盼。

厉君寰将手上的烟捻灭在车内的烟灰缸里。

再抬眼,女人和狗已经远远的被甩在车后。

简佩儿忍不住咳了一声,调整了睡姿,并没有睁开眼。

而下一刻,厉君寰似乎想起了什么。

刚刚,路灯下的那只狗……

……

厉君寰的刹车踩的有些急。

简佩儿在惯性之下,头部离开了座位。

睁开眼,她一脸奇怪的看着厉君寰,问道:“君寰,怎么了?”

厉君寰的表情平静的很:“我突然想起还有事,先不陪你过去用晚餐了,替我跟伯母说声抱歉。”

简佩儿有些没反应过来。

片刻后,她秀气的眉头才婉婉蹙起,可语气上却依旧温婉。

“行,那你先去忙,我自己打车回去。”

厉君寰没说什么,转头看着简佩儿自己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简佩儿上了附近的一辆出租车后,厉君寰掉转了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