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更把双眉比月长

更把双眉比月长

更把双眉比月长

来源:微阅云 作者:君止归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7 16:48:25

《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的主角是言小念萧圣故事精彩试读:该死的萧圣不让她和外界有丝毫联系,那她的孩子怎么办?珍珠和许坚是大人,或许不需她太过操心,可言大发还那么小……这世上,怎么还有萧圣这么一号人物?“言小姐。”夏管家见她状态很差,不禁有些怜悯,“少爷喜欢听话的女孩,您怎么敢顶撞?我建议您不要违背他的命令,让你罚跪,就乖乖跪吧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是,少爷英明!”

红玉山呼万岁,把萧圣的话传给了夏管家,一脸小人得志地看言小念笑话。

他要囚禁她?

脸上的血色悉数褪尽,言小念重重往后一坐,颤抖着嘴唇,眼神恐慌地看向男人那张邪恶俊美的脸,好似在求证。

萧圣转眸,坏坏地注视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露骨的眼神好像激光一样,能穿透她的睡衣,抚触里面的……

这该死的男人!

衣着华贵,颜美如画,可干出来的事连狗都不如!真想冲过去把他挠死!

“姐、姐夫……”

言小念突然换了张笑脸,紫葡萄般的眸子蓄满臣服敬仰之情,以最清甜娇弱的声音讨饶,“别关我,好吗?”

干得漂亮!

一抹热量和电流迅速在腹部汇聚,萧圣不动声色的握紧拳头克制,从没有女人能用一个笑容挑起他的情!欲!

而她……

尊严被践踏的一塌糊涂,却还能强颜欢笑,真想把她欺负哭,用另一种方式。

“都是亲戚,一家人闹翻脸了多不好。我以后都听你的话,把你当成爹妈一样尊重,让我出去透透气,姐夫?”

女人咬着下唇,水汪汪的大眼睛透亮得看着他,乖巧可爱,美丽多情。

谁能拒绝这样的萌物?

但他知道,一旦不能如她所愿,她就会像被踩到尾巴的野猫一样,窜跳起来挠人。

淡粉的薄唇微勾,萧圣微微一笑,提步走人,“乖,既然听话,就呆在家里罚跪。”

言外之意就是不放人咯?

可自己三岁的孩子寄在朋友家,她不能失去自由,不能失去!

“你这个老鸹啄的!”

她果然炸窝了,泼妇般跳将起来,“别走,万人轮的混蛋!你有什么资格囚禁我?还有没有王法?你这个砍脑壳的、挨千刀的、带绿帽子的王八蛋!”

呃……言雨柔和红玉都听呆了,歪着头傻在那里。

真有意思。萧圣忍着笑,下巴微扬,保持一贯的冷傲淡漠,“言小念,我会让你永远呆在这里,等着老死的那一天。”

砰!

他的话就像一把锋锐的刀子,狠狠**心窝,残忍地绞着她的心脏,疼得她眼前发黑。

“呀!”一阵急火攻心之后,言小念突然飞扑过来抱住萧圣,侧过头,一口咬在他白皙修长的脖子上。

这丫头……差点摔着!

萧圣脸色一变,单手稳稳托住她的纤腰,心有余悸地搂进自己的怀里,这才感觉到脖子传来尖锐的疼痛。

“言小念你找死!”

她居然用咬过别人的牙齿来咬他,他萧圣是捡二手货的人吗?

对,她就找死了,同归于尽。咯吱!牙齿咬开皮肤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彼此的耳朵里。

萧圣本想揍开她,不知为什么居然没舍得,一只大掌掀开病号服的后摆,搭在她细腻的腰上,轻抚。

“松开,嗯?”低磁的嗓音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宠溺。

好痒。言小念一阵战栗,差点听他的了。

萧圣笑意更深,掌心爬上她的后背,拨了一下薄嫩的蝴蝶骨,女人的汗水“唰”一下沁出,敏感得不禁调弄。

他真是个色!狼!

言小念羞愤地绷紧后背,发狠般用力,牙齿深深陷进他的肉里,甘甜的血液沁入口中……

他的皮肤紧致,满满的禁欲气息,咬起来口感很舒服,但言小念只想解气,锋利牙齿去寻找大动脉。

“小念,放开你姐夫!”言雨柔半晌才反应过来,惊叫着推了红玉一把,“快去,把拉开她!”

“是!嗷呜——”

红玉凶狠的扑了过去,还没碰到言小念,就被萧圣一脚踹飞了,缩在墙角哀嚎。

言小念像只找食的狗,唇瓣胡乱的寻觅。吻得男人过电般酥麻之后,终于找到了大动脉,像吸血鬼一般用尽全部的力气,死死咬住不放。

“呃。”剧痛传来,萧圣攥拳忍了一下,张开手掌扣住她的脑袋,蛮狠的推了出去。

不然她真能**亲夫。

“砰!”言小念被推得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张着唇苟延残喘,成串成串的泪珠从眼角淌下来,支离破碎,生无可恋。

“老公,你流血了!”言雨柔顾不得自己,撕开消毒巾要给男人止血。

萧圣在她碰到自己之前,转身走出门外,手在脖子上探了一下,掌心一滩血,鲜红鲜红的,莫名火大。

玩鹰的反被鹰啄了眼。

不过这样也好!

他喜欢驯服不听话的小刺猬,把她身上的刺一根一根的拔光,痛得她打心眼里畏惧他,一辈子牢牢记住谁才是她的主人!然后服从他,取悦他!

“少爷!”管家带医生冲过来,见萧圣脖子往外淌血,瞬间吓得通体冰凉,“快!先给少爷消毒。”

萧圣一把搡开他,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

这点伤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就摸了她的后背而已,身体就起火了,那点原始反应压都压不住。要命!

“老公,你没事吧~”言雨柔捂着手从房间里追出来,不小心和管家撞了个满怀。

见她满手是血,还少了一块皮肉,管家又大吃一惊,担忧得叹口气。

这算什么事啊?

新婚第一天新郎新娘双双挂彩,多不吉利!等下回萧家本宅,老爷夫人看到肯定不得了!

那个言小念也太会闹腾了,才多大功夫,弄得到处鸡飞狗跳。

“夏叔,你不觉得少爷在惯着自己的***吗?”一个明眼的佣人一语道破天机。

“可不敢胡说。”夏尔皱着眉头,推门进了小念的房间。

言小念还保持刚才被萧圣推出去的姿势,仰躺在那里,一双眼睛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心如死灰。

该死的萧圣不让她和外界有丝毫联系,那她的孩子怎么办?珍珠和许坚是大人,或许不需她太过*心,可言大发还那么小……

这世上,怎么还有萧圣这么一号人物?

“言小姐。”夏管家见她状态很差,不禁有些怜悯,“少爷喜欢听话的女孩,您怎么敢顶撞?我建议您不要违背他的命令,让你罚跪,就乖乖跪吧。”

不跪,她也有尊严的。

言小念不说话,好像没听到一般。

但夏管家知道她听到了,继续陈述厉害,“别说您犯了顶替新娘那么大的错,光咬我们少爷这一条,罚跪都是轻的。”

郁闷!她是被陷害的,没想顶替新娘啊,绝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