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娇宠农家小福妻

娇宠农家小福妻

娇宠农家小福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十月林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4-07 14:23:32

以赵阿福、贺荆山为核心的古言小说,是作者“十月林”的最新力作,该书名叫做《娇宠农家小福妻》,小说主要内容为:飞机失事,一睁眼,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 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 母亲和妹妹把她当成扫把星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赵阿福的手仿佛被烫到,却又忍不住好奇的握了握,下一刻却听到身上男人的闷哼声,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慌张中手脚并用的去推他,可男人的身体像座大山般佁然不动。

男人死死的压着女人,大手仿佛带着火,一路游移,到了她最羞人的地方,赵阿福瞬间瞪大眼睛,一点一点的感觉着他压低身子缓缓沉入……

“啊!”赵阿福惊叫一声,蹭的坐起身!

明亮的光刺得眼睛闭了闭,赵阿福懵了片刻,才有些清醒,看了看房间已经没有人,甚至连阿元都不在。

这是做梦?

回想梦里的内容,赵阿福羞耻的将头埋进被子中:“起码让我做完这个梦啊……”

卡一半算什么回事?

“娘亲?你醒了?”奶声奶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赵阿福抬头,阿元正站在炕边,疑惑的看着她。

听到声音,贺荆山也进来,询问,“怎么了?”

猛然见到梦里的当事人,赵阿福身子瞬间热起来,急忙挥手解释,“没事儿没事,做噩梦了。”

贺荆山没怀疑,对床上的人说,“粥熬好了,起来吃饭吧。”

啊?

她这是睡了多晚?贺荆山早饭都做好了,赵阿福匆忙点头,等他们出去了,速度穿好衣服。

出去后,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一锅粥,还有一碟子的肉饼。

作为猎户,家里的肉基本是不缺的,赵阿福坐下,看到肉饼,感觉像肯德基里汉堡里的肉饼,一时之间十分想念那个时代的快餐。

还有可乐,奶茶,烤串儿……

一边吃,赵阿福看着穷得叮当响的家,一边开口,“因为我……生病花光了家里的钱,这个冬天也没存粮,就靠你打猎怕是不好过。”

见贺荆山没什么表情,赵阿福继续道,“我们还是得想个赚钱的法子才行,平日里打猎还行,这都寒冬腊月了,你再进山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贺荆山喝了几口粥,手里的肉饼几口下肚,闻言,看着赵阿福的模样似乎早有注意,顺着她的意意,“有我在,你放心。”

他是一男人,凭着一身本事,如何也不会让她们娘俩没饭吃。

贺荆山取下门后的弓,重新坐下,用一块旧布仔细地擦拭着那把弓箭。

她虽然知道弓箭,但还从来没见过古代货真价实的弓箭,如今近看,这才发现那弓有她半人高,很有震慑力,透出森森寒气。

她抬眼看贺荆山,却见贺荆山将那大弓拿在手中来回擦拭,仿佛对待最心爱的宝贝一般。

男人将箭弩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手臂一伸搭在刚刚擦拭完了的弓上,然后郑重地拉弓,弓崩得极紧,形如满月

赵阿福看得有些呆,忽然觉得这个贺荆山和原主记忆里的男人很陌生,有种让她不寒而栗的威慑。

看着就不像一个猎人!

可不是猎人是什么?原主的记忆里,贺荆山从小长在宁古塔,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回神后喝了一口粥,全身暖呼呼的,赵阿福继续道,“你打猎工夫好,我是知道的,只是万一,我是说万一你出什么事呢?我和阿元以后怎么办?”

打猎终究不是长久的法子,现在还行,那以后呢?贺荆山老了呢?难道阿元还要继续当猎户?子承父业?

还是要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贺荆山做完保养工作,收回弓箭,重新挂回墙上,居高临下的对上赵阿福的眼,“所以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

倒是问住了她,宁古塔贫瘠,富裕的地方,是隔了一座山的清水镇。

她空有一身医术,但是这儿条件不发达,有了重病只会等死,不会浪费那么多钱。

要是搬下山后,倒是能开个医馆。

想着,转眼就冲着屋里瞧了瞧,除了她买来的一些面粉之外,也就是贺荆山弄来的野味了。

新鲜事物的价格,总比平常吃惯的东西来的珍贵。

这个季节,寒冬腊月的,都没什么吃的,北方应该是早几个月就开始储存蔬菜粮食,还要节约的吃,免得吃完了,就没了。

只是要辛苦贺荆山多打点猎物了,这本来就是深冬了,山上的猎物更不好有。

想到家里的早餐店,赵阿福默默眨眼,“你觉得我做的东西,好吃吗?”

被反问,贺荆山愣了片刻,随即点头,“好吃。”

这几日赵阿福做的餐食,的确好吃,明明都是一样的食材做的,可赵阿福那双手下做出来的东西,确实是要好吃得多。

!

成功第一步,贺荆山都觉得好吃,那就稳了。

赵阿福低头问儿子,“好吃吗?”

阿元使劲儿点头,“好吃,娘做的都好吃。”

阿元就像一个追星的小粉丝,就是这么盲目,只要是赵阿福的,他都觉得好。

赵阿福心里美滋滋的,“那我开个早餐铺,卖包子馒头吧。”

古代的女红刺绣什么的,那种深奥的东西,她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一边当包子胖西施,一边救人治病,宣传医术,树立人设,当个医生养家糊口,带领小包子走出邙山村,完美。

想到美好未来,赵阿福的心情顿时也好了不少,感觉还能多喝几口粥。

赵阿福能想着做生意赚钱,好好过日子,这个改变,贺荆山乐见其成。

只要不像以前那么闹腾,不管赵阿福做什么,他不会管太多。

吃完饭,赵阿福就收拾了碗筷,趁着空闲下来了,又开始把屋子里里外外的都打扫一遍。

这屋子实在是太脏了,那灰尘都堆得要一尺高了,原主竟然也看得下去。

贺荆山果然是一个糙男人,这样的环境都能生存得下去?

反正现在赵阿福也是一心想要减肥的,所以这会儿尽可能的就给自己找些事情做。

这屋子里擦了一遍还要擦一遍,除了这屋子脏的发黑之外,当然还有赵阿福想要减肥的目的了。

打扫完了所有的屋子,赵阿福还觉得不够,就站在外面开始蹦蹦跳跳起来,她可是恨不得一天就把她身上这些肥肉都减掉的。

接下来的几天,赵阿福打算画个图纸出来,弄个简易的包子铺车车,当个小摊贩。

去清河镇租铺子开店,对于包子铺来说,成本太高了。

赵阿福是拒绝的,现在什么成本低,她就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