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新苏清雅薄煜铭小说

最新苏清雅薄煜铭小说

最新苏清雅薄煜铭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顾暖暖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4-06 17:20:44

最新苏清雅薄煜铭小说无删减阅读:此时,开了一路的车缓缓地进入住处的地下车库,顶灯亮起时,男人快速的拿起外套罩在女人娇小裸露的身子上。薄煜铭,今晚我不想住这儿,你放我走。”苏清雅撇过头,用手捂住了脸,那抹凉凉的湿意从指缝间,滑落,最后滴在了男人薄薄地西装裤上。薄煜铭拉西裤拉链的手顿了顿,低头,看着她耸动肩膀,哭的一抽一抽的模样。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豪华的宾利车中,空调打的有点低,苏清雅冻的蜷缩着身子。

她如海藻般柔滑的长发披散在冷色的沙发椅上,被红酒沾湿的发丝遮掩住了略显苍白的脸。

车外,脚步声在空旷寂寥的夜中显得格外的清晰,锃亮的尖头皮鞋落在车内昂贵的地毯上,男人欣长的身影覆盖住了她那抹娇小。

苏清雅缓缓地抬首,眼闪了闪,想要故作镇定,可对上男人冷厉的视线,她又慌乱的撇开了头。

“都说人犯*都有个底线,不曾想苏小姐,可以*出新高度!偷盗这种事,都能顺手拈来,死命的往富人堆里爬,怎么?把我当成踏板?想一飞冲天?”

她怔了征,男人冷冽的话语,像是一盆冷水狠狠地朝着她淋下,浇的她透心凉!

他轻*她,鄙夷她,看不起她。

“还是说,你天生骨子就*,只要给钱,来者不拒。连郁董那样的,也能巧笑迎合?”

‘砰地一声’车门合拢声儿,冷夜中,他怒声对着车前座的司机命令:“开车!”

司机连忙将挡板升了起来,两耳不闻。

“当初求着我花一百万上你,怎么,这些天没碰你,饥渴的慌?”薄煜铭扯了扯颈上的领带,冷漠的带着疏离感的眸子如针般刺着她。沉浮的难以琢磨的面色带着愠怒。

苏清雅是害怕的,狭窄的车厢里,仿佛空气都快凝结了。

“薄煜铭,男人都像是你这样吗?霸道专断,自己所有物,哪怕是无感,也得死死地掌控在手中,不允许外人染指?”

或许,这是有钱人的通病。

惯性的傲然!

而她,从一开始就输了,那一百万是她替自己挖的坑,埋葬着她的万劫不复!

“苏清雅,你在和我谈平等还是人权?”男人不怒反笑,那修剪的整齐的指甲,刮过她的脸颊挑起她的下颌。

磁性低哑的嗓音悦耳,她偏了偏头,躲过了他的手:“薄先生,既然你想计较得失,那从今日起,我会乖乖地做你养的金丝雀,但仅此而已。但一张空头支票,想让我心甘情愿,薄先生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苏清雅将话说出口后,便后悔了……

一时痛快,过了把嘴瘾,却是挑衅到了男人最不可触碰的底线。她将两人之间的分界线划的清晰,买与卖,一场不走心的交易。

而已!

“很好!苏清雅……”男人嘴角含着冷笑,伸手脱掉外套,狠狠地一把扯过她。

苏清雅只觉一个天旋地转,大脑一片发昏,人就被男人狠狠的压在了车上那张真皮沙发椅上。

“一百万买你一年,你值不值这个价,也得先试试货。”薄煜铭说着,便粗鲁的扯掉了她那条抹胸裙。

胸口,清凉感顿时袭来,苏清雅没想到男人会如此直白,完全没了平日里的优雅与绅士作风。

身子被拧成各种迎合的姿势,他就像是变了个人,暴戾,疯狂,没有丁点的温柔。

苏清雅终于回过了神,她一脸惊悚,剧烈的反抗了起来:“薄煜铭,你混蛋,你恶心,你这样得到一个女人,有什么成就感?”

男人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他倏然停顿,唇角挂着冷冷地笑:“成就感?如果说征服你这样的荡.妇算是,那还真是有!”

苏清雅睁着不可置信的眸子,并拢的腿儿在他大力的掰扯下,被一点一点分开,眼看着要失守阵地,她又羞,又臊,又急……

她无法接受,打从心底抗拒。本该温柔的情事,变成了男人与女人的拉锯战,变成了他收拾她,让她服软求饶的方式。

就如此刻,他亲吻她的脸,她的眉眼,她的脖颈,她的耳垂,唯独没有碰触她的柔唇。

亘古不变的真理,若是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他一定要做的事,便是亲吻!他对待她,将‘玩物’一词形容的真真切切!

“薄煜铭……”

“女人横眉竖眼可不漂亮,想要讨好金主,最好还是学的乖顺一点。苏清雅,你怎么学不乖?还是,非要我这样……”他边说,边拉下她最后一层布料,沉身而入……

痛!

尖锐的,像是放在火架上慢慢烧灼的痛感将她空落落的脑子灌满。

苏清雅张着樱桃小口喘息着,脸色苍白,狰狞。

男人的动作每一下都狠,仿佛非要听到她的求饶声才罢休。可从头到尾,苏清雅哪怕是痛的眼泪滑出眼角,都未开口。

她泪眼朦胧的望着车的星空顶,那一点光点没入她瞳孔最后消失不见!男人匍匐在她的身上,上下的动静很大,没有半点联系,收拾的狠了逼着她讨饶,服软。

“苏清雅,你的伶牙俐齿呢?不是很能说,为什么不说话了?”终于,他停滞了动作,硬掰过她的脸。

车里氤氲诡谲的灯光暧昧,透着那一点黯淡的光,他看清了沙发上女人的模样。

她雪白的肩膀埋在黑色的沙发中,散乱的发丝洋洋洒洒的铺散在胸前,遮挡了美好的春色。她修长的腿弯曲,姿势撩人。

白色的连衣裙一半掉落到了座位下,另一边被压在屁股底下。

随后眸光落在了那抹胸裙的裙摆上。

那一点点痕迹,像是染开了血色的彼岸花,夺人眼眸。

薄煜铭之前便感觉到了她的紧致与生涩,早有猜想,在看到最终答案时,还是诧异了……

“满意了吗?”苏清雅咬的青紫的唇动了动,然后趁着男人失神之际,用力的推开。

他有些狼狈的跌到了一边,解了皮带的裤子褪了大半。

此时,开了一路的车缓缓地进入住处的地下车库,顶灯亮起时,男人快速的拿起外套罩在女人娇小裸露的身子上。

“薄煜铭,今晚我不想住这儿,你放我走。”苏清雅撇过头,用手捂住了脸,那抹凉凉的湿意从指缝间,滑落,最后滴在了男人薄薄地西装裤上。

薄煜铭拉西裤拉链的手顿了顿,低头,看着她耸动肩膀,哭的一抽一抽的模样,冷硬的心莫名的烦躁与懊恼。

“走了就别回来!”语气明明是恶劣的,可弯腰抱她下车的动作却无比的轻缓与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