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半是风雨半是晴

半是风雨半是晴

半是风雨半是晴

来源:微小宝 作者:顾暖暖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4-06 17:18:54

《半是风雨半是晴》小说的主角是苏清雅薄煜铭故事精彩试读:苏世勋让人准备了晚餐,为了将这事办成了,更不惜代价拿出了珍藏不少年的红酒助兴。当然,这酒里头搁了些能‘生米煮成熟饭’的佐料!“清雅,以后就叫我郁伯伯,这一杯郁伯伯先干为敬了!”郁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苏清雅眸光潋滟出水漾光色,唇角若有若无的勾着讥嘲,她玩弄着手中酒杯。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男人出门去公司后,苏清雅小憩了一会儿,一通意外的电话将她从睡梦中拉回了神。

“苏清雅,浅夏说你出狱了,看来是真的。为什么不回家?清雅,你难道还在怪爸爸和你断绝关系?当时公司被推倒舆论的风口浪尖,股票跌低,爸爸若是不和你撇清关系,苏家会受风波影响。清雅,你能理解爸爸的苦衷对嘛?”

苏清雅冷嘲的勾起唇角。

曾经以为的伟岸背影,在风浪来临时,豁然转身……

不……或许这就是苏世勋的本性,薄情的人心,狠毒的人性,若非如此,又怎会做出在亡妻逝世不足一周年,便高调的迎娶了第二任太太?

苏清雅连开口叫他爸爸都觉得是侮辱了父亲这个‘高尚’的词。

“有事吗?”她口气微凉的问。

苏世勋大概是感觉到了她不悦的语气,与冷淡的态度,便又循循善诱起来,妄想着把女儿对他的芥蒂消除。

“清雅……爸当初没顾着你,的确不厚道,可是你呢?做了错事,应该学会承担责任。”

苏清雅听着他推卸责任,甚至避重就轻,数次的谈论她撞死人犯错,而不谈他背地里动手脚转移原本属于她的公司股份。

不可否认,过去是她小瞧了苏浅夏,那个表面纯良看似无害的女人,却是最阴最毒的蛇蝎!

不过,苏浅夏恶毒,伪善,装纯善无懈可击,或许都继承她那个堪称世纪最佳影后的妈!

梅馨,端着一张天然无公害的脸,对苏清雅各种无微不至的关怀。直到她入狱,那张充满着贪欲的嘴脸才浮出水面。

“爸,你这么殷切的盼着我回来,真是你嘴里所说的思女心切,还有别有目的?”苏清雅从头至尾都不相信苏世勋嘴里的鬼话,而她想不通的是,如今她还能有什么价值,让苏世勋费心思?

苏世勋没想到曾经那个不起眼的女儿,唯唯诺诺从没存在感的女儿,如今坐了牢,不仅性情变了,更是聪慧了起来。

“爸哪会坏你,再怎么说你都是爸爸的骨血!你奶奶,最近几年身子骨愈发差了,她唯一的心病,就是你!”

苏清雅漫不经心的神色终于变了,她眸光闪过一丝动容后,道:“好,不过,我回来的那天,你最好让家里那两个我不待见的人躲着点。”

“清雅,你那是什么态度,梅姨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小妈,你该尊敬……”

苏世勋话音未落,苏清雅便冷着脸挂断了电话。

翌日

晚上六点多,苏清雅终于鼓足了气劲儿,回苏家老宅。她既然回去,自然不会怕面对苏浅夏与梅馨。除此之外,她还要高调,就算是假象,也要掩藏起华丽中的狼狈!

一袭白色的过膝长裙,勾勒出她柔软曼妙的身段。

淡淡的妆容,配着一点妖而不魅的眉黛,将她那张原本就底子不凡的脸衬的更迷人。

苏清雅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露无遗,可让她想不到的是,苏家老宅专为她准备了一场鸿门宴!

踏进门的那一刻,梅姨连忙迎了上来,没有半点尴尬和违和感,仿佛是久未见的亲人,一番嘘寒问暖。

“清雅,快进来,这孩子都瘦了,这几年委屈你了。”梅姨不愧是‘唱戏’的好手,一出‘慈母心善’被演的活灵活现。

苏清雅一笑,白嫩的藕臂撩起如墨般卷发,漫不经心的开口:“梅姨,贪慕虚荣,利欲熏心的上流生活过惯了,若是一夕之间一无所有,又会是怎样的光景?我很期待看到你如浮萍无处可依的日子!”

梅姨笑容凝固在脸上,她盯着苏清雅……

有那么一瞬间,她似乎在看一个陌生人。

苏清雅,曾经那个好拿捏的草包女,如今竟变的如此凌厉,凌厉到出口之语句句刺人心。

“苏清雅,你还真有脸回来,我可真是意外。”苏浅夏从楼上出现,她踩着高跟鞋,嘴角擒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眼底的光色更是意味不明。

不想与这对碍眼的母女多废话,苏清雅径直的走进老太太的房间,可让她深感诧异的是,房间里空无一人。

“清雅,你奶奶习惯乡下弄堂里的生活,昨晚上司机来接走了……”

苏世勋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苏清雅的身后,解释完后,将她带到了客厅,引荐了一个年纪四五十的中年男人。

“这是郁董,你小时候见过,还记得吗?”

苏清雅淡然如风的表情终于变了,她讽刺的勾起唇,好整以暇的望着面前这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男人!

这就是所谓的亲情……

苏世勋利用奶奶将她骗回老宅,而真实的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将她推入火坑,卖给这么个枯槁老头……

那位郁董,挺着大肚腩,满是臃肿的脸上写个四个大字‘色.欲熏心’!那快要腐朽的身材恶心透顶,更别提那口满是异味的大黄牙。

“清雅,叔叔给你带了见面礼,这是叔叔精心挑选的项链。你这孩子,皮肤白,戴着肯定漂亮。”郁董笑的嘴咧到了脑后,那张本就满是皱纹的脸,满满褶子。

苏清雅讥笑一声,眸底一闪而过的阴戾与算计,下一刻,她笑的纯美:“叔叔,这怎么好意思,收您这么贵重的礼物。”

她这番模样,一旁暗暗看形势的众人嘘出一口气。

梅姨不动声色。

苏浅夏则是一脸得意与轻蔑,特别看着苏清雅与郁董站在一起的违和画面,她心中快要兴奋的尖叫出声!

苏世勋让人准备了晚餐,为了将这事办成了,更不惜代价拿出了珍藏不少年的红酒助兴。当然,这酒里头搁了些能‘生米煮成熟饭’的佐料!

“清雅,以后就叫我郁伯伯,这一杯郁伯伯先干为敬了!”郁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苏清雅眸光潋滟出水漾光色,唇角若有若无的勾着讥嘲,她玩弄着手中酒杯。

“清雅,快回敬你郁伯伯一杯。”苏世勋可不含糊,替她倒满了一杯,然后一双眼像是钩子般,紧盯着她。

她慢条斯理的摇晃着红酒杯,眼角余光窥见桌上几人期待的,甚至带着振奋的表情。

她潋滟红唇微挑,抿了一口。

“郁伯伯,我把这杯喝了,你把那瓶喝了如何?”苏清雅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修长粉嫩的腿交叠,露出半截白皙大腿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