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乾木木冥若凡小说

乾木木冥若凡小说

乾木木冥若凡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小透明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5 17:10:26

乾木木冥若凡小说无删减阅读:乾木木把算盘打的劈啪作响,随即悠然走到男人面前“王爷,我做了你一百多天的王妃,好歹给点酬劳吧?一百万两应该不多吧?陪吃陪睡陪玩,每天才收一万两……”男人咬牙切齿的扔出一叠银票和一张休书,冷冷地从牙缝挤出一个字“滚!”她嫣然一笑捡起地上的休书和银票,转身与他擦肩而过时却是泪眼婆娑。 再见时,她站在常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啊!”乾木木昏睡中感觉身体像是被火烧一样,肩膀伤口的地方带着疼痛,却又有一点舒服的感觉,这种怪异的矛盾感并没有让她有过多的理会,意识模模糊糊的她想要快点睁开眼睛,只是异样的物体渐渐的从她肩膀上往下移动,冷风吹过,裸露在外的皮肤传来凉意,等等,凉意!还有,自己的身体上放着的是什么东西?感觉很怪,一睁眼便是一个头颅埋在自己身上,下意识的动手去推。

“该死!”冥若凡吻得正是意迷情乱的时候,被人猛的推开,一股风吹过,丝丝的凉意才让他发热的头脑清醒过来,他刚刚在做什么!看着眼前衣衫凌乱,迷迷糊糊的女人,身体上传来一股燥热,和那种内力散发出的燥热是有所不同的,身为男子他自然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虽然他平时几乎不碰女人,即使是白绾音也是因为有目的才去接近,并没有过多碰触,抱着白绾音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反应,身体一紧,抿着嘴角看着眼前有些呆愣的女人,寒气渐渐散发。

“我……你……”乾木木注视到冥若凡的目光,低头去看自己的身上,小脸轰的一下炸开了,脸颊耳根齐齐发烫,匆忙的拉拢了衣衫,扯动肩膀伤口的时候,微微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冥若凡的眼睛,略微躲闪着。

“你本来就是本王的王妃,碰你一下有什么不对?!”冥若凡看着她那粉红的面颊,瞬间觉得赏心悦目了,不过那皱起的眉头是怎么回事?本王碰你,还容不得你不喜欢!

“我们这是在哪?”乾木木下意识的忽略冥若凡的话语,天知道他前几天可不是这样认为的,看自己一眼都懒得看,虽然平白无故的被吃了豆腐,但是此刻最该关心的却不是这个问题,看看四周,树木略显茂密,还有身旁有些支离破碎的马车,再仰仰头身后是一处陡峭的高坡,他们应该是从那里摔下来的。

“不知道。”冥若凡冷着脸说着话,乾木木也没再自讨没趣,反正问了也是白问,他知道也不会说的,自大的男子!

看着冥若凡腰间白色布条浸透的暗黑色的血液,突然眸光停住。

“你受伤了!这伤口有毒,需要赶快清理才行!”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王爷,王爷和自己待在一起要是毒发身亡了,自己怎么出去是个问题不说,就是出去了也难逃一死,乾木木不得不为了自己以后的生命着想,却不知她那一副急切的样子,让冥若凡心情好了很多,瞬间脸上的冰冷一扫而光。

细微的变化,两人都没有注意,只是他们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时不时乾木木看着冥若凡的嘴唇,身上被他碰触的地方总是会发烫。

“现在身旁只有金疮药。”其实冥若凡想说他身上有寒毒抵制,这些微弱的毒药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威胁,但是他也深知他的身体是个秘密,尤其是乾木木血液的诡异,自己更不能说,她现在还不被自己完全信任,另一方面他绝对不承认,看着她焦急的面容,心里有点窃喜,至于为什么,他懒得去深究。

“水,水囊在哪?”乾木木回身看着马车,站起身子走到乱作一团的地方随意翻找着东西。

“这里。”冥若凡盯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乱翻了几次才开口说着话,一听到冥若凡的话,乾木木停住手中的动作转头,看着他手里拿着的水,还有他身侧的食物顿时觉得自己被当做猴子耍了,不过……谁让人家是王爷呢,总的来说也算是衣食父母了,咬咬牙咽下了一口气。

“还好毒性不算猛烈,清洗一下,坚持两天应该没问题,希望钟离将军能赶快过来。”乾木木习惯性的看着伤口,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乞丐中总是会有那么几个身体虚弱的,尤其是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所以她成了乞丐中有名的小大夫,时不时的给一些人看一些头疼脑热,也替他们省了来之不易的医药费,甚至对一些连吃饭都成问题的乞丐来说,那就是救了命的恩情,不过她要是自己生病就倒霉了,除非有老头在的时候,还会替自己医治,但是老头三五不时的总是失踪不见,所以乾木木尽量多食草药让自己身体强健一些,其实她现在身体已经算是很好的了,听老头说,刚遇到自己的时候,几乎是一年中半年都在生病。

“你懂医?”冥若凡的话听在耳里,乾木木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说了什么话。

“……也没有,只是以前总是要生活的,生了病也没钱医治,有时候总是自己上山去采一些没有毒性的草和果子来吃,一来二去的对一些药材也有些了解了。”乾木木说了一半的真话,一开始是老头带自己过去的,时不时的把她带上山,手把手的教她什么草药医治什么病症,甚至连一些毒草,怎样混合在一起制成什么毒药她都知道,对于毒蛇毒虫什么的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是老头总是细致的口述给她,她总是能拿着木棍在地上画出那个样子。

“今晚应该会在这里休息,把马车收拾一下吧,对付一个晚上。”冥若凡看看天色,从中午休息一段时间,到马车再前行了两个多时辰,折腾到现在再有一会夕阳就该落了。

“嗯。”乾木木点头应着,把冥若凡腰间的布条打了个结,转身到一旁成三角状的马车收拾了一下,好在有这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过……晚上会不会遇到什么有攻击性的动物就难说的,下意识的回头看看一旁坐着的冥若凡,这个男子连狼都能驯服,有他在应该不用担心什么了吧?

马车的一角塌陷在深坑里,也多亏了这么个深坑,才让他们的马车停下,不然可以想象自己在这里来回翻滚,一直到下面的话,说不上成了什么样子了。

“我扶你过去休息吧。”乾木木动动嘴角,想着之前对自己的行为,尤其是刚刚的轻薄,怎么也有些尴尬,想要恭敬一点吧,心里却没有那份恭敬,表现出来反而更假,不恭敬却也不是,说实在的自己有点怕他。

“嗯。”冥若凡伸出一只手搭在乾木木弯腰下来的肩膀上,力量几乎都靠在乾木木的身上,紧紧几步之遥让乾木木走的异常辛苦,还不能用内力,心里开始泪流满面,琢磨着要是这次能化险为夷,回去以后一定让他给自己一点俸禄答谢,好歹自己也照顾了他一下不是?

在进马车的时候,因为要弯腰,乾木木一下子脱离,猝不及防倒在地上,做了冥若凡的垫背,被他抵在身上,伤口再一次裂开,刚才只来得及拉拢衣衫根本没有包扎,两人的脸颊离得很近,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了,呼吸纠缠在一起,乾木木觉得冥若凡的呼吸异常的灼热,扭开脸颊,动着右手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被死死的抵着。

“别动!”冥若凡又嗅到了那股香气和血液的味道,稍微移开了一下肩膀,果然看到她的伤口浸透了鹅黄色衣衫,用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衣衫,嘴唇随之覆下,在伤口的下方有一些红紫痕迹,那是自己刚刚弄出来的,想到这里,放在她身侧的手不由得放在了她的腰间游走。

“……王爷……”乾木木感受到肩膀上一瞬间传来的绵软触感,和睡梦中是一样的,就像自己刚清醒的时候一样,他在舔吸着自己的伤口,那里渗着血液的地方,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字眼非常适合这个男子,嗜血,对,真真切切的嗜血,他在喝自己的血液,腰间突然附上的手掌,让她汗毛颤立,忍不住发了颤音,手掌开始推拒,在这样轻薄下去,自己就真的贞洁不保了。

“别动!”冥若凡移开了一下,对于身子底下抗拒的女人,有些不满,另一大手抓着她不老实的双手束在头顶上。

“别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冥若凡抬起头眼里寒光乍现,乾木木脸色一会白一会红,嘴唇颤抖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她即使平时个性再强,再有注意,她也是个女子,现在被自己的夫君抵在身子底下,说白了,就是在这里要了她也是理所当然,可是对于她自己却不是这样的,她并不喜欢他,她想以后自己脱离冥王府生活,他们不能这样!

“放开,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你放开我!”乾木木开始挣扎,像一只发怒的小豹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