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白楚歌左海小说

主角是白楚歌左海小说

主角是白楚歌左海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青烟薄荷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4 02:17:55

主角是白楚歌左海小说无删减阅读:没事啦,其实我也没有睡着呢,干脆我们来聊天好了。”徐晓诺反而显得有些兴奋的样子,事实上,自己的心情相比前几天是要稍微好一些吧,莫一楠的事情有了解决,自己悬着的心也就落下来了。好呢。晓诺,你还记不得记得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少年宫,但是后来回家的时候突然下大雨?”白楚歌问道。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中午的时候,**告诉白楚歌他们,找到林阁了,在一个小宾馆里面,林阁毒瘾犯了,然后被宾馆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并且报了警,白楚歌看到林阁的时候,真的是被林阁的样子有些吓到了,这哪是那个酷酷的林阁呢,眼前的林阁变得异常的消瘦,眼睛都已经陷进去了,头发是枯枯的,脸色也是极其的惨白,看不到一丝血色。林阁蜷缩着待在角落里,白楚歌小心翼翼地靠近她,心里满是心疼。

“林阁,你还好么?”白楚歌在林阁面前蹲了下来,然后林阁抬起头看她。那种眼神是如此的清冷,像是没有任何感情一样。白楚歌感觉自己的眼泪就要溢出来了,但是她不能哭,她不能在这种时候哭,她要坚强,要给林阁力量。林阁没有回复白楚歌的话,而且像睡着一样闭上了眼睛。

“很抱歉,我们需要让她强制戒毒,会把她送去戒毒所。”身边的一个**告诉白楚歌。

“我不要去戒毒所,你们放我走,我不要去戒毒所。”林阁听到**的话开始激动起来,她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想要冲出层层束缚,几个**控制着她,于是瘦弱的林阁渐渐停止了挣扎,昏了过去。

“她现在身体很虚弱,我们需要先送她医院。”一个**抱起林阁,很是严肃地对白楚歌说。

“我和你们一起。”白楚歌紧紧握住林阁的手,然后跟着一起上了警车,在白楚歌的恳求之下,他们终于同意把林阁送到中心医院,这样的话,也方便照顾林阁和慕辰安。医院给林阁安排了单独的病房,医生给林阁打了镇定剂,也就是说在最近这几个小时内,林阁会安静的睡觉。她确实也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白楚歌守在林阁的床边,看着林阁纤细修长骨头突兀的手指,满是心酸,不管林阁有怎样的错,她肯定吃了很多苦,这些苦,足够让大家原谅她。

“林阁,你要好起来,你会没事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等到林阁睡了很久,白楚歌才离开病房,她要赶去另一个地方。等她赶到慕辰安所在的病房的时候,她才看到慕辰安的病房里来了好几个人,有好几个是熟悉的面孔。

“易叔叔?安然阿姨?”白楚歌试探着说出自己熟悉的名字。

“你认错人了,小姑娘。”那个身着华丽的中年妇女礼貌地向白楚歌微笑,让白楚歌觉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白楚歌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自己熟悉的人都说不认识自己了,难道自己相处了十几年的人,自己会认不出来么?白楚歌本来还想和他们相认的,但马上被徐晓诺拉了出去。

“楚歌,算了吧。”徐晓诺沮丧地和白楚歌说。

“算了?什么叫算了呢?晓诺,明明就是易叔叔和安然阿姨不是么?他们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我?”白楚歌不明白为什么晓诺让她算了,这句话,是让她放弃的意思么?

“因为我们都不希望你再出现在我儿子的生命里。”是冷漠而坚决的声音。中年妇女强势地站在白楚歌面前,眼神里看不出任何的感情。这还是那个当初宠爱着自己的安然阿姨么?白楚歌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在医院外的咖啡厅里,易锦年的爸爸妈妈,白楚歌,还有徐晓诺四个人坐在一起。白楚歌明显地感觉到了易锦年的母亲对她的不友善,但是她显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

“安然阿姨,易叔叔,我真的很高兴能见到你们,我醒来以后,你们都搬走了,我怎么也联系不到你们。”白楚歌主动和他们说话,她忘记了刚刚安然给她的难看,还以为是当初彼此熟悉的样子,所以语气里甚至有一种亲昵的味道。

“你当然联系不到我们,因为我们断了与国内的一切联系,去了英国。”是易锦年的父亲的声音。

“英国?为什么你们突然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呢?”

“楚歌,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为了保护你,我儿子受了重伤,国内的医疗水平根本不能治好他,所以我们只能去国外,而且,这也是一个不错的远离你的方式。”安然接过白楚歌的问题,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子在把自己的儿子害成这样以后还能如此无辜而天真的问出这样的问题。

“安然阿姨,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白楚歌再一次被安然冷漠的语气吓到了,她心里有很多的疑惑,为什么安然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得这样的快?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什么了?

“楚歌,阿姨也不想这么对你,但是请你站在我一个做母亲的立场上想一想,我真的不希望我儿子一次又一次因为你而有生命危险,我实在是不能再这样担心下去了。”

“阿姨,你这样说对楚歌不公平,你明明知道他们是相爱的。”

“晓诺,正因为他们很相爱,我才一次又一次的容忍,但是我实在是不能再承受失去儿子的痛苦了,而且,假如他还爱你,我也不会强求你们分开,但是现在的情况你们也很清楚,他根本就不记得你们了,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他们在一起很般配也很幸福,所以,楚歌,答应阿姨,不要再出现在锦年的生命里了,可以吗?”

“对不起,阿姨,我爱他,我相信他也爱我。我不会放弃。”白楚歌很坚定的说出这句话,让易锦年的父母意识到要解决他们心里的问题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差不多两年了,这个女孩子真的会这么执着么?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放手呢?想着自己儿子受伤后经历的一切,自己就忍不住心痛,只能逼着自己狠下心来。

“楚歌,不要再天真下去了,锦年已经不爱你了,他已经忘记了你忘记了你们之间所有的一切,现在的他,是慕辰安。他爱的女孩子,凌楚妍,不是你。在英国的这两年,他们每天都在一起。你对他而言,已经是过去了。”

“安然阿姨,这么多年,您是看着我和锦年长大的,在我心里,一直把你当作妈妈一样,我爱锦年,也爱您。您知道我们有多么相爱,所以,请您不要说这么残忍的话。”白楚歌强忍住自己心里的疼痛,不卑不亢的说出这些话,她多么希望这样的对话能赶紧结束,她害怕自己一下子就坚持不下去了。已经有太多的事情在逼得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是,事实上那么多年,我也一直把你当女儿看待,但是楚歌,这一切都过去了,我只希望我的儿子能好好生活,我再也不想看到他受苦了,阿姨求你,你放弃吧,你年轻又这么漂亮,有的是优秀的男孩子喜欢你,你放弃锦年好不好?”

“对不起,易叔叔安然阿姨,我想你们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不管怎样,我这辈子只会爱锦年一个人,对我而言,锦年比生命更加重要,我是不可能会放弃的。很抱歉我要结束这次对话了,再见,慕辰安的爸爸妈妈。”在桌子底下,徐晓诺紧紧地握住白楚歌的手,现在只有徐晓诺才能感受到白楚歌说出这番话对她而言是有多么的艰难,多么的不容易。白楚歌的手变得很凉,手因为用力握着而变成苍白的颜色。说完,白楚歌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叔叔阿姨,不管怎样,楚歌也不希望锦年受伤,你们不知道楚歌这些日子是怎样熬过来的,这些痛苦,不应该让她一个人来背负。”徐晓诺站起来对易锦年的父母这样说道,然后赶紧追了出去。咖啡厅里,中年妇女头慢慢靠向中年男子的头,有眼泪渐渐滑落下来,湿了男子的深色西装。

白楚歌终于看到那个女孩,那个叫凌楚妍的女孩,那个慕辰安口中的“楚楚”,白楚歌在病房外站了很久,她看着那个女孩子和慕辰安嬉闹着,然后,她念念不忘一直深爱着的易锦年,已经忘了自己是易锦年的慕辰安,宠爱而又亲昵的揉了揉女孩子额前的刘海,女孩子只是撒娇着把头埋在男孩子的怀里,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白楚歌除了心痛之外,竟然还有一种愧疚感,对,自己是要去把这个男孩子夺回来对么?可是他们看上去那么好,那么好,好到自己才像是一个局外人。

“楚歌,锦年只是暂时忘记了自己是谁,其实他爱的人是你,你不要轻易放弃。”徐晓诺适时地出现,她看到了白楚歌几乎是要放弃了,看着这样子的画面,善良的白楚歌想到的是要成全他人,可是,爱情怎能相让呢?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可以拱手相让,但是爱情不可以。听着徐晓诺坚定的话语,白楚歌心里突然想起来林阁之前说过的那句话,她说:女生一旦爱上了一个人,必定要经过许多场劫难,你们要一起披荆斩棘,才能最终获得幸福。这其中,若是其中一个有任何软弱和退缩,必定万劫不复。勇敢的林阁,曾是那样的充满力量和生命力,尽管她时常冷漠的样子,但是白楚歌知道,林阁心里的火焰是比任何人都要燃烧得更加旺盛的,那样的生命,一定会是辉煌灿烂的。

白楚歌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慕辰安看到白楚歌,心底里生起一丝尴尬,是的,他不希望凌楚妍知道白楚歌把自己当作易锦年的这件事情,他不希望有任何人任何事来影响他的感情。可是,这个女孩子面色是那样的苍白,看上去是那么的虚弱,自己真的能狠下心来对她么?

“嗨,最近好些了么?”白楚歌故作轻松地和慕辰安打招呼,但是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到慕辰安眼神里的刻意闪躲呢?自己的出现已经让他开始厌倦了么?可是,慕辰安,你是我的锦年,我不可以也不能轻易放弃,就算现在你不能理解我不喜欢我,我还是会尽全力去挽回你。白楚歌的心里这样想着。

“嗯,已经好多了。”慕辰安淡淡地回答。

“你好,我是凌楚妍,这些天谢谢你照顾辰安,真是辛苦你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那个叫做凌楚妍的女孩子站起来面对着白楚歌说出这番话,这么客气,又这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她脸上的笑容真的很漂亮不是么?这个女孩子伸出手,一副很友好的样子。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白楚歌握住凌楚妍伸出的手,与凌楚妍的灿烂笑容相比,自己的笑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当凌楚妍握白楚歌的手力度渐渐加大时,白楚歌就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较量。这个女孩子的眼神里是带着必胜的信心的,她什么都知道吧,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已。也好,这样的话自己心里的内疚感也会少一点不是么?

“辰安,我觉得我和白楚歌很有缘分呢,你看,我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楚字。”凌楚妍又恢复了一副小女生的模样。

“对啊,是挺巧的。”慕辰安看着凌楚妍可人的样子,只觉得心情很是愉悦,这个女孩子,总是能让自己心情好起来呢。只是白楚歌,听到这样子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自己又能怎么样呢?命运总是爱拿自己开玩笑不是么?

白楚歌附和着笑了笑,然后放下自己手中煲好的汤转身离开了,自己实在是没有必要留在这里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亲亲我我,而且,自己还要去看看林阁,以及向左海了解下莫一楠那边的情况,走在医院走廊的时候,刚好看见左海向自己走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么?脸色这么难看。”左海心疼的看着白楚歌。

“他不记得我了,左海,他爸爸妈妈也开始讨厌我了,他找到了自己爱的人,我就像一个多余的摆设,非常碍眼的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白楚歌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但是,实在是不愿意一个人去承受这些了。那个时候的白楚歌还没有意识到,左海在自己的心里已经成为了完全可以信任的人,因为完全信任,才能这样毫不顾忌,丝毫不加修饰的说出自己的心事。

“笨蛋,什么叫做碍眼的出现在他们的生活里?你不是一直期待着重逢么?现在既然他已经出现了,那就好好去把他追回来,小白鼠加油,我会在你身边支持你的。”左海知道,只有让白楚歌重新拥有易锦年,她才会幸福,所以哪怕自己再怎么舍不得,再怎么心痛,还是会放手,默默地在身边守护着她。只要她幸福就好。

“嗯,我会加油的,不会让你小看我的。”白楚歌调皮的说,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一楠的事情怎么样了?”

“因为他们不追究一楠的责任,所以他只要拘留15天就好,很快就能出来了。”

“嗯,终于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了,不过,林阁的事情应该就不那么好解决了吧。”白楚歌心里隐隐地担忧,林阁的身体变得很不好,情绪也很不稳定,现在在医院这么多人照顾着她也还好,但是假如真的送到戒毒所里面去,她能受得了么?

“你就不要担心这么多了,我会把这些事情解决好的,最近你都瘦了很多,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左海说。

“嗯,好。”白楚歌说。

为了方便照顾林阁,白楚歌搬到酒店和徐晓诺一起住,学校因为放假的原因,人差不多都走光了,走在校园里着实有些荒凉的感受。夜深了的时候,白楚歌仍然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的脑海里全部都是易锦年的样子,全部都是他们过去一起生活的回忆,在她内心里,仍然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怎么了?楚歌,是不是还在想着锦年的事情?”感觉到了白楚歌的心事,徐晓诺轻声说道。

“对不起,晓诺,把你吵醒了。”白楚歌以为是自己的动作不小心吵醒了徐晓诺,心里有些歉疚。

“没事啦,其实我也没有睡着呢,干脆我们来聊天好了。”徐晓诺反而显得有些兴奋的样子,事实上,自己的心情相比前几天是要稍微好一些吧,莫一楠的事情有了解决,自己悬着的心也就落下来了。

“好呢。晓诺,你还记不得记得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少年宫,但是后来回家的时候突然下大雨?”白楚歌问道。

“当然记得,我还记得当时我们都没有带伞,于是我们俩就决定干脆光着脚丫子在雨里走回去。”徐晓诺的语调变得很开心,她已经很久没有和楚歌一起回忆以前那些日子里,尽管在自己的心里,那些日子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是啊,但是当我们刚要冲进雨里面的时候,**爸妈妈就开着车来接你了,那个时候白启刚好出差了,然后你家人就顺带着把我一起送回家了。”

“是,那时候应该还是很幸福的吧,我们都还小,没有太多的心事,我还记得就是那一次,易锦年跑回来接你,满身都淋湿了,结果没有接到你,就傻傻地站在那里等你,一直等到天都黑了,他的父母找了过来,结果那次他发高烧,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去上课呢。”徐晓诺开心的说着以前那些开心的时光。

“是啊,那一次他发烧烧得很厉害,我去看他的时候,自己的眼睛都哭得又红又肿,他还说我是只爱哭的小兔子,还特意弯着手臂假装自己很强壮的样子。”白楚歌说着说着,原本稍微好起来的心情又开始变得低落了起来。锦年,她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几个字。

“楚歌,你是不是很难过?”

良久,白楚歌没有再说话,徐晓诺知道她在掉眼泪,知道她在轻轻地抽泣,可是这一切还是要勇敢面对的,徐晓诺抱着白楚歌,就这样,两个女孩子,相拥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