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龙婿

龙婿

龙婿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暖秋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4-03 19:02:12

《龙婿》小说的主角是张平故事精彩试读:楚青萍却是不乐意了,指着楚婉柔的鼻子骂道:“婉柔,你这不是有钱吗?以你俩的生活水平,这十万块钱怎么说也要攒个两三年吧?当初我管你借三万块钱你都推脱说没有,看来你当初就是不想借给我!咱俩之间姐妹一场,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藏私的小人!”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四面八方的质疑声汹涌而来,张平神色淡然,完全没有一点心虚。

“张平,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你们家什么情况,我们最清楚不过了。婉柔一个月上班是挣得不少,但是那钱都贴补在你这个窝囊废身上了,她哪里还有余钱?”

楚婉柔的二姨陈玉梅语气凌厉,苦大仇深的模样像是这十万块钱是她出的一样。

“这男人啊,最忌讳的就是什么本事都没有,还得靠女人养着……现在正是需要钱的时候,你说你们,别说十万,连五万都拿不出来,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那依二姨之见,不如我出五万,剩下五万块钱你帮我出了?我爸平日里也没少帮你家,要不你也出一份心意?”

张平回怼过去,陈玉梅一听,立刻激动起来:“我呸,你当女婿的不出钱,还让我给你拿?你还要不要脸了?”

“哼。”

张平冷哼了一声:“既然帮不上忙,那就闭嘴。”

淡淡的一句话,透露着一股上位者才有的威严与气势,直接把陈玉梅震慑住了。

张平这窝囊废是不是疯了,居然敢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陈玉梅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孙明安打断了:“二姨,您也没生气了,这是我们楚家自己的事情,理应我们来解决。”

孙明安笑呵呵地看着张平:“妹夫,既然你说能够拿出这十万块钱,可别让我们一直干等着啊,怎么说你也得拿出钱来,才能让我们信你吧?”

他话是这么说,但是心底却升起一股不屑:张平这个穷鬼,怎么可能拿得出十万块钱?

孙明安心里美滋滋的,就等着张平在众人面前出丑。

“好,给我一点时间,我去准备一下。”

楚婉柔站在张平的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担忧。

张平回身安抚地低声道:“婉柔,你别担心我,这十万块钱我拿的出来,即便把所有的钱花在爸爸的身上我也愿意。我的病,咱们再赚钱。”

张平挤了挤眼睛,楚婉柔的心立刻放回了肚子里。

他出了病房门去准备支票,留在病房的楚婉柔又被一群亲戚们嘀咕起来。

“张平干什么去了?该不会是拿不出钱跑了吧?”

“早就说了这小子不靠谱,婉柔,你瞧瞧你找的好丈夫!你再看看人家明安现在多有本事,唉!”

众人七嘴八舌,楚婉柔再一次陷入了难堪的境地中。

明明她和张平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被这样针对?楚婉柔真的想不通。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张平对她的好,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

一个逆境中愿意为你倾尽所有的男人,哪怕只是十块钱,也总比顺境中只肯给她一百块的男人来得好。

楚婉柔生平第一次,大声地反抗了她的大姐:“姐,我不许你再这么说张平!张平他对我很好,他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再让我听见有人污蔑他,撕破脸皮大家都不好做!”

众人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楚婉柔,张平这小子到底是灌了什么迷魂汤给她,怎么就能让楚婉柔这么死心塌地呢?

楚青萍冷笑道:“小妹,我真不知道你看上了张平哪点。他那么穷,又没有本事,妥妥的一个窝囊废,你也真是不嫌弃,还拿那个**当个宝儿一样!”

“他张平要是能有出息,我楚青萍的名字倒着写!”

……

张平不知道,病房里面因为他已经吵得热火朝天。

他准备好了支票,想了想,还是决定给张叔打一个电话。

张伯庸是张家的管家,虽然两人二十年没有见面,但是张平对他还是有印象的。

小时候,他曾经将年幼的自己抱起来,放在他的肩头在一千多平米的别墅内玩耍。

张新之忙着家族生意,父子俩根本见不上面,所以现在张平的负责人是张伯庸。

“张叔,帮我做一件事情。第一医院有一个叫做楚海志的病人,将他调到省级医院的VIP病房。”

张伯庸小心翼翼地问:“少爷,老奴斗胆,敢问他和您的关系……”

“他是我的老丈人。”

张平淡淡地回道,虽然楚海志处处看他不顺眼,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楚婉柔的父亲,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楚婉柔罢了,与其他人无关。

张伯庸的声音立刻严肃起来:“少爷放心,我马上联系张家在海城的分部云海大厦,五分钟之内就能搞定!”

云海大厦吗?

张平淡淡一笑,云海大厦是海城的地标性建筑,集商场、办公楼与一体,产业几乎覆盖全海城,可以说是海城第一势力。

没想到竟然也是他们家名下的财产,张家的财富遍布全球,张平不知道海城有一个云海大厦,也在情理之中。

“那就麻烦你了。”

……

张平回到了病房,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掏出了那张十万块钱的支票。

“我是不是眼花了,这支票是真的吗?该不会是假的吧?”

“张平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

孙明安捏着那张支票,反复检查,才有些咬牙切齿地说:“确实是真的。妹夫,看来我小看你了,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十万块钱,看来你的日子过得也不错嘛。”

张平不予理会。

楚青萍却是不乐意了,指着楚婉柔的鼻子骂道:“婉柔,你这不是有钱吗?以你俩的生活水平,这十万块钱怎么说也要攒个两三年吧?当初我管你借三万块钱你都推脱说没有,看来你当初就是不想借给我!咱俩之间姐妹一场,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藏私的小人!”

楚婉柔直接愣住了,她当年可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给楚青萍小钱一直没断过。

可以说没有楚婉柔,楚青萍一家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光鲜,毕竟当初穷的家里都揭不开锅了。

她有些气愤,忍不住说道:“大姐,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帮你帮得还少吗?”

人果然是最贪婪的动物,楚婉柔这回算是明白了,斗米恩升米仇,她倒是还帮出个仇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