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乔轻歌徐景延小说

乔轻歌徐景延小说

乔轻歌徐景延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暖蓝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7 14:55:23

她说着便将徐景延扶起来走到餐桌旁,徐景延对自己的新外号特别不服气,“我怎么能是倒霉虫呢?我怎么能是虫呢?我这么帅这么棒,起码也是条龙吧?”“被异鬼杀死然后变异的那条倒霉龙吗?”乔轻歌继续损。徐景延噎了一下,冲她翻了个白眼,然后夹了只虾放进嘴巴里。“哇,好吃!”他连连点头,赞不绝口,“我很久都没吃过这种味道了……好像……”

在线阅读

乔轻歌有些紧张地看着徐景延:“伤得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徐景延摇头,“医院就不必了,我得回家上个药,哎呀胳膊好痛……”

“那你回家吧,再见。”

乔轻歌说完转身就走。

“别啊”,徐景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起码也要陪我回家,给我上药吧?”

“你家里就没人给你上药吗?”

“没有,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的……”

徐景延低声说了这样一句,语气里竟有淡淡的委屈,听得乔轻歌心中一软。

原来这个看起来嚣张的男人跟自己一样,也是很孤单的。

她点点头,“好吧,我跟你回去。”

徐景延嘴角挑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

两人回了徐景延的别墅,徐景延装作一瘸一拐的,被乔轻歌扶着坐到了沙发上。她将医药箱拿来,非常细致地给他上药,包扎,满脸都是认真。

因为刚刚和那几个黑衣人动了手,所以她头上的假小子假发乱糟糟的。此刻乱发下面是一张认真专注的脸和清澈剪水般的眸子,看得徐景延心中柔软起来。

原来这小刺猬虽然看起来炸毛,不易接近,实际上却可以极为认真地给他上药,照顾他。

他心里的姑娘,果然还是和记忆中一样美好。

乔轻歌将徐景延胳膊上和腿上的擦伤都处理好,然后疑惑:“你的伤还起来很轻啊,怎么你刚刚的表情会那么痛苦?”

徐景延立马痛苦地皱起眉头,摸了摸自己的脚踝,“你没看到刚刚那个大个子狠狠一脚踹在我的脚踝上吗?真是痛死了,估计伤到了骨头,外面看不出来的。”

“那你还不去医院?”乔轻歌觉得这人对自己真是不上心。

“没关系的,养一养就好了。”

徐景延说完,便躺在了沙发上,揉着肚子道:“本来想请你吃饭的,结果却被人打了一顿。现在好饿啊……”

乔轻歌也饿了,她将医药箱放好,转身就去了厨房。

徐景延看着她俏皮的背影,愉悦地笑了起来。

乔轻歌因为从小就被丢入了社会里,所以很懂得照顾自己,做饭更是很早就学会了。

一个小时之后,餐桌上摆了四菜一汤,荤素搭配得宜,香味飘满了整个厨房。

“吃饭了,倒霉虫。”

她说着便将徐景延扶起来走到餐桌旁,徐景延对自己的新外号特别不服气,“我怎么能是倒霉虫呢?我怎么能是虫呢?我这么帅这么棒,起码也是条龙吧?”

“被异鬼杀死然后变异的那条倒霉龙吗?”乔轻歌继续损。

徐景延噎了一下,冲她翻了个白眼,然后夹了只虾放进嘴巴里。

“哇,好吃!”

他连连点头,赞不绝口,“我很久都没吃过这种味道了……好像……”

“像什么?”

他的声音忽然变轻了:“像小时候。”

乔轻歌撇撇嘴,一只虾都能让他回忆起小时候,这人情感也真是够丰富的。

徐景延却收起了脸上嬉笑的表情,饭菜熟悉的味道,真的让他回忆起了小时候。

幼时记忆中的小轻歌有着柔顺乌黑的长发,笑起来,嘴角有浅浅的梨涡……而现在的轻歌,则顶着一头假发,把自己伪装成了刺猬……

徐景延目光沉了沉,那些人,究竟是怎么照顾她的?

吃过饭,徐景延上楼休息了,乔轻歌则收拾碗筷,打扫厨房。然后又将屋子里的绿植都浇了水,接着想到楼上的那位伤员似乎也该多喝些水,所以就端了水杯上楼。

徐景延其实并没有睡着,他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乔轻歌。

忽然卧房的门轻轻被敲响了两下,等不到回应,乔轻歌就推门进来了。

徐景延及时闭上了眼睛。

她轻轻地走到床边,低头一看,这人睡得好香啊。

乔轻歌耸耸肩,将水在床头柜上放好,刚要转身离开,忽然自己手腕一紧,接着一股大力就带着她往床上倒去!

“啊!”

乔轻歌轻叫了一声,她整个人被拽倒在了床上,徐景延像抱抱枕一样抱着她,闭着眼睛,轻轻呓语。

这个人,睡觉这么不老实?

乔轻歌只觉头顶有一排乌鸦飞过,她愤怒地低吼:“徐景延!你给我松开!不然我就揍你了!”

男人闻言,动也不动。

乔轻歌不打算再纵容他,直接上嘴咬。

男人似乎是吃痛了,闭着眼睛咕哝一声,翻个身松开了她。

乔轻歌得救,手脚并用地爬下床,又愤怒地在他身上打了一下,这才跑出了主卧。

她本来想一气之下就走掉的,可是到门口的时候,又心软了。

他毕竟是伤员,这么大一个别墅,只有他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就又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肯定有些地方照顾不到的。乔轻歌发现客厅的桌子上堆着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文件啊车钥匙啊等等,所以便动手整理起来。

时间就在她的整理打扫中一分一秒地过去,她有些累了,就想着在沙发上趴一会,谁知竟睡着了……

夜幕降临,徐景延半天都没听到楼下传来什么动静,所以就起床活动了一下筋骨,下了楼。

他的伤本来就没事,不过是为了骗小刺猬博取同情而已。他沿着楼梯下来,一眼就看到了趴在沙发上睡着的乔轻歌。

她居然,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抹布?

徐景延眼中闪过一抹心疼,快速地走过去,小心地将人抱了起来。

上楼,进卧室,将怀中的人轻轻放在尚带自己温度的床上。

她睡得,可真是恬静啊。睡着的小刺猬根本就不像是刺猬了,而是像一只小白兔。

不过小白兔有这么纤长卷曲的睫毛吗?

他好奇地俯身看她的睫毛,然后是精致的眉眼,最后视线落在了那两片樱桃般美好的双唇上。

之前的旖。旎记忆呼啸而来,他眸中越发温柔,忍不住低头,在她的唇上轻轻印上一个吻。

第二日,乔轻歌睁开眼睛,有些懵。

自己怎么会,又睡到了徐景延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