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霸总的绝色小妻

霸总的绝色小妻

霸总的绝色小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马语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2 17:48:48

《霸总的绝色小妻》小说的主角是夏沐厉靳寒故事精彩试读:两人手牵着手进去,厉靳寒周身的气息依旧很安静,一边的夏沐则是一边走一边叭叭,从时事新闻到明星八卦,用生命在跟厉靳寒这个少言寡语的人尬聊。听到夏沐的声音,正在大厅里忙碌的佣人就跟见到了彗星撞地球一样,手上的动作皆是一滞,纷纷侧头朝夏沐看过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唰”的一下,夏沐感觉到自己的耳根子都红了。

刚才在萧纪堂面前说这些话的时候她还没觉得有什么,这会在厉靳寒面前,她为什么觉得那么羞耻?

“我……”

她想说,确实睡过。

前世睡过的。

虽然那个时候她是被强迫的,但现在想想,厉靳寒在床上的时候,简直跟平时的他判若两人。

平时的他禁欲得像是个清冷谪仙,床上的他简直……

夏沐越想脸颊越烫,她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跟猴屁股似的。

现在的厉靳寒一定不知道,他们何止睡过,还很激烈。

夏沐闭上了双眼,她必须将那段激烈的回忆从脑海里清除,否则,她没办法直视厉靳寒。

做了个深深的呐吐之后,夏沐又睁开双眼,重新迎上厉靳寒的视线。

厉靳寒依旧看着她,这让原本想要岔开话题的夏沐不知道为什么头脑一热,问了一句,“可以吗?”

问完她立刻就后悔了,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

夏沐,你竟然有这样的想法,你简直就是个禽兽!

可话说回来,前世她放着厉靳寒这样的极品不睡,反而去舔萧纪堂那个渣渣,她简直禽兽不如!

就在夏沐在心里狠狠吐槽自己之际,耳边响起了厉靳寒清冷的声音,“不可以。”

夏沐:“!”

他竟然说不可以?

“为什么?”

厉靳寒看着夏沐似乎一副不服气的样子,神色顿了一下,然后他移开视线看向别处,薄唇微启,冷清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干涩,“你太小了。”

夏沐就呵呵了,忍不住小声嘀咕,“冠冕堂皇,现在又嫌我小,好像你之前少压了一样。”

可她声音再小,厉靳寒还是听到了,“……压什么?”

“我啊。”夏沐反射性地回答。

两人的视线又在半空中相遇,接下来便是一阵尴尬。

一秒,两秒,三秒之后,夏沐唇角咧开了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连忙上前解释,“我是胡说的,你没有压过我,我……都怪你这个芳心纵火犯,我一看到你就语无伦次了,我刚才都是胡说的,另外男神,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我可以在你的鼻梁上,滑滑梯嘛?”

厉靳寒看着女孩古灵精怪的小脸:“……”

夏沐又继续对着厉靳寒一顿猛吹彩虹屁,吹得口干舌燥,终于,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然后,夏景和有些尴尬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小沐,靳寒,你们俩……好了没?吃饭了。”

夏沐正对着厉靳寒叭叭的小嘴一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好了没?

没好了!

爸爸以为他俩在干什么?

她只是在对着厉靳寒吹……彩虹屁而已。

轻咳了一声,夏沐站起身,厚着脸皮开口:“走吧寒寒,下去吃饭。”

厉靳寒唇线紧绷着,唇角却似乎能看出一点点上扬的痕迹,他站起身,握住了夏沐的小手,两人一起出了门。

门一开,站在外面的夏景和往后退了一步,视线在两人之间流转了一圈,然后冲厉靳寒笑了出来,“靳寒,你先下去吧,我有几句话要跟小沐说。”

厉靳寒点点头,松开夏沐的手,下楼。

夏景和立刻将夏沐拽进房间里,苦口婆心地嘱咐道:“小沐,**走得早,有些事情我这个当爸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到底是个女孩子,有的时候也别太主动了,毕竟……你要实在……咳咳,注意安全,你现在还太小,我也还没到当姥爷的年纪。”

夏沐:“……”

夏景和又往门口看了眼,小声问道:“小沐啊,爸再问你,你对厉靳寒是来真的,还是又看上人家的脸了?”

夏沐后脑勺挂满了黑线,“爸,什么叫又?”

夏景和就叹息了一声,“当初要不是萧纪堂那张脸,你也不会为他神魂颠倒的,现在你终于开眼了,看到厉靳寒无与伦比的帅气,但厉靳寒这个人确实不好驾驭,爸爸当初也是想给你找个强大的靠山,才想让你跟他在一起,也是爸爸不争气,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倘若你只是对厉靳寒犯花痴,对他没有什么真情实感的话,爸再给你物色一个……”

夏沐有些头疼地闭了闭眼,“爸,别说了。”

夏景和一怔过后,闭上了嘴巴。

夏沐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抱住了夏景和,“我心里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么,爸,你放心吧,我和厉靳寒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夏景和听到夏沐这么说,也就放心了……一点点。

然后,他一把将夏沐推开。

夏沐一脸懵逼,“爸?”

“你记住,如果你决定留在厉靳寒身边,就要跟其他男性保持距离,上到黄土埋脖子,下到穿尿不湿,中间还有**我,都要注意。”

毕竟厉靳寒那样的人有着变态的占有欲,但是能保护他女儿就行。

夏沐:“……”

跟夏景和谈完之后,父女俩一起下楼,与厉靳寒,还有宁姗姗母女去了餐厅。

餐桌上,宁姗姗还算老实,可能是之前在厉靳寒面前吃瘪了,这会她也不敢再腆着热脸使劲儿往上凑。

晚餐过后,夏沐就要跟厉靳寒离开,走之前,她却被宁韵兰叫到了书房里。

“小沐,我听姗姗说,纪堂今天也来了是吗?而且你还跟纪堂说了一些过分的话,难道你已经不爱他了吗?还是,你害怕被厉靳寒看到,所以才故意把纪堂给气走的?”

夏沐眸底有一闪而逝的冷意掠过,面上却是一副后悔难过的模样。

她低着头,咬住下唇不说话。

宁韵兰就明白了,“小沐,你受苦了,纪堂那边你别担心,我会跟他说清楚的,他不会怪你。”

夏沐点点头。

“好,那你快下去吧,晚了厉靳寒又要折磨你了。”宁韵兰语气疼惜又无奈。

夏沐便出了书房,转身的瞬间,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绽放。

宁韵兰真是无时无刻都不会忘记给她洗脑,他们的套路,一点都没变。

这让夏沐又多了几分自信,今生,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至于妈**东西,就这么开口去跟那对母女要,有点太突然了,会引起怀疑。

不着急,慢慢来。

离开夏宅,夏沐跟着厉靳寒回到了彼岸风华。

两人手牵着手进去,厉靳寒周身的气息依旧很安静,一边的夏沐则是一边走一边叭叭,从时事新闻到明星八卦,用生命在跟厉靳寒这个少言寡语的人尬聊。

听到夏沐的声音,正在大厅里忙碌的佣人就跟见到了彗星撞地球一样,手上的动作皆是一滞,纷纷侧头朝夏沐看过来。

两年了,他们第一次听到小姐说这么多话。

今天是什么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