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都市鉴宝狂婿

都市鉴宝狂婿

都市鉴宝狂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燕三哥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2 17:40:56

《都市鉴宝狂婿》小说的主角是陈天鄱雅故事精彩试读:在众人的震惊的眼神里,陈天已经掏出了那张银行卡,而后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大叔,钱在这卡里,正好十万,密码后六位……”“相信我你就赶紧去取钱,不然就来不及了!”看着已经追出来的鄱瑾儿,陈天喊道。大叔不是瞎子,这情况下,就算赌一把也要信陈天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瑾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再信我一次!”

陈天只能拼命地暗示***。

“你那镯子的问题,也是我指出来的。”

“卡拿给我,我绝对让你不后悔……”

可是呢,此时防备心满满的鄱瑾儿哪听得进去?

陈天好话说尽,但她捂着路口袋的手没没松半分。

鄱瑾儿心里,镯子的事只不过是陈天误打误撞,没有丝毫让人信服的地方。

住院的人很多都知道鄱瑾儿是陈天德***,两人这一吵架,看热闹的可就多了。

“呵呵,姐夫抢***的钱,这事儿有点意思了!”

议论声传到陈天耳朵里,他知道自己要是再拿不到卡,今天就算白瞎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一会舆论起来了,他哪还有机会?

想及此处,陈天一狠心,两步跨到鄱瑾儿跟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啊!陈天,你干什么?”

鄱瑾儿惊慌失措,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软弱谦和的陈天,竟然敢对自己动手动脚。

陈天作为男人,虽然刚刚手术完,但还是要比鄱瑾儿力气大。

一言不发的摁住***的双手,大手直接向鄱瑾儿怀里伸过去……

在众人的震惊的眼神里,陈天已经掏出了那张银行卡,而后一瘸一拐的跑了出去。

“大叔,钱在这卡里,正好十万,密码后六位……”

“相信我你就赶紧去取钱,不然就来不及了!”

看着已经追出来的鄱瑾儿,陈天喊道。

大叔不是瞎子,这情况下,就算赌一把也要信陈天,不然他在病床上的老爸也等不起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他就做出了决定,一把将砚台和笔洗塞到陈天坏里,拿起卡转身就跑。

“混蛋,站住!”

“快给我停下!”

鄱瑾儿眼看着大叔跑得没影,气的直跺脚。

手镯被感情**骗了,自己的十万块钱又眼睁睁的被人抢走,鄱瑾儿悲从中来,“哇”的一嗓子,放声大哭!

“陈天,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一溜烟的冲回病房,指着病床上的陈天鼻子骂道:

“陈天,你死定了!”

“等我姐回来,你就死!定!了!”

“瑾儿,你冷静一下”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看着鄱瑾儿快被气疯了的样子,陈天有些内疚,刚要解释。

一道娇俏的身影,竟然好巧不巧的出现在病房门前。

“瑾儿,陈天……”

“你们……吵架了?”

陈天听到声音,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偏偏赶在这节骨眼上,鄱雅竟然回来了!

看着梨花带雨的妹妹和一脸紧张的陈天,鄱雅顿时一头雾水。

伸手搂住妹妹的肩膀,鄱雅安慰道:

“瑾儿,别哭了,”

“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告诉姐姐……”

不等鄱雅把话说完,鄱瑾儿便瞪着眼指向了“罪魁祸首”陈天。

“姐,就是他,他抢了我的十万块钱!”

“呜呜—!”

***一边哭着,却没耽误对陈天恶行的控诉,一股脑的将来龙去脉告诉了鄱雅。

陈天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他没想到自己的行为在***眼里竟然这么十恶不赦……

而鄱雅听完,脸色也慢慢沉了下来。

“陈天,瑾儿没有说假话吧?”

“雅儿,这都是是误会……”

不能陈天解释,鄱雅已经瞥见了桌子上的那个砚台。

以她的眼力,几乎瞬间就看出这玩意儿,就是个仿制品。

撑死了也就是百十块钱的玩具。

“陈天,现在我们家什么状况?”

“你知道我出去找工作多辛苦吗!”

“你却还在这里充滥好人!”

“十万块钱,那可是咱们家仅剩的积蓄啊!”

鄱雅一腔愤怒,对着陈天一通臭骂后,扭过头重重的摔门而去。

陈天看这情况,顿时傻眼了。

倒是给他点时间解释啊!

看了看还在一旁抹眼泪儿的鄱瑾儿,陈天叹气说道:

“瑾儿,你先别哭,那个砚台确实……”

“我不听,我不听!”

“陈天,你个混蛋,你抢了我的钱,还气走了姐姐!”

“那钱可是我的嫁妆……”

“我才不要这个破砚台!”

鄱瑾儿边哭边喊,那梨花带雨的伤心劲儿,谁看了都会觉得陈天十恶不赦。

陈天可不敢再跟她扯皮了,连忙抓住她的肩膀摇晃了两下说道:

“瑾儿,你别激动,那砚台是个仿品,这我知道,可你别忘了还有个笔洗啊!”

“这个笔洗可不一般,咱们要找到懂行的下家,能值老鼻子钱!”

鄱瑾儿听了,也不哭了,而是一脸怀疑的看向那个笔洗。

其实鄱明早些年也教过她不少古董方面的知识,不过因为贪玩,根本没学进去。

一来二去,鄱明也就不再教了。

因此,鄱瑾儿对古董行几乎一无所知。

“就这油乎乎的玩意?”

鄱瑾儿生出了一些希望,但还是很怀疑陈天说的。

因为这个笔洗的卖相确实很差,不但脏,而且小,可以说既不实用也不讨喜。

看到鄱瑾儿终于能听进去他说话了,陈天连忙进一步解释道:

“上午桌子的事你忘了?也是我一眼看出问题的,不然的话,你肯定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事实胜于雄辩,鄱瑾儿又信多了一点。

“可是,这玩意儿这么小,就能值十万块?”

“唉。陈天,我也寻思赚钱了,你就能给我把十万块的本找回来,咱俩的事,一笔勾销。”

陈天闻言,立刻来了精神,他心里清楚,这笔洗有何止价值十万!

“好,一言为定!”

“对了,到时候,你可要帮我跟你姐把这事说清楚。”

脑海里浮现出鄱雅愤怒离去时的眼神,陈天感到一阵揪心。

他对鄱雅的感情毋庸置疑,如果因为这件事给两人造成隔阂,那他宁远不捡这个漏!

但话说回来,还是之前陈天太过软弱无能,才导致鄱雅对他没什么信任。

一想到故去种种,陈天内疚又加重了几分。

“不管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笔洗变现,证明自己的能力。”。

想到这里,陈天就将出售笔洗的消息挂在了一个专业的同城古玩论坛上:

唐玄宗时代的笔洗,感兴趣私信。

让陈天没想到的时,帖子刚发上去,手机便“滴滴”的响个不停。

竟然全都是探价的。

陈天连忙将实物照片发了过去,那几个人竟然疯了一样的狂戳陈天。

“兄弟,你这宝贝我要了,150W!”

“这东西也就一般般,180行不,你要卖我就收了。”

更有一个网名叫做“古先生”的买家,直接发过消息:

“三百万,可以的话,我马上去取货。”

陈天看到消息吃了一惊,他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出到300W的价码!

当然,钱不扎手,有简单的聊了几句,发现这个“古先生”很懂行,也很有诚意,陈天便将自己的位置发给了对方。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一个神秘的鸭舌帽男子急火火来了。

这人一眼就看到了手里拿着笔洗的陈天,凑到跟前问道:

“你就是论坛上那个“陈普”吧。”

“东西能给我欣赏一下?”

指了指已经被陈天手里的青瓷笔洗,鸭舌帽说道。

陈天也不墨迹,小心的将笔洗放在对方手里。

鸭舌男手上带着鉴宝用的白手套,一看就挺专业的。

从专用的小布包里整理出两瓶无色液体,而后鸭舌男用滴管吸了少许,滴在笔洗上,用手套反复摩挲着。

很快,滴了液体的位置油污尽去,在灯光下,映出透亮,白皙的瓷面。

仅仅扫了一下,鸭舌男立马用袖子挡住了笔洗,而后明显很激动的对陈天说道:

“300W,东西我要了!”

陈天见状,心里一突,一个想法立刻浮上心头。

“难道价格还是小了?”

但根本没等他反应,一旁的鄱瑾儿已经兴奋的答应了:

“真的?你要花300W买这玩意儿,行,掏钱!”

说着,鄱瑾儿就伸出了白皙的手掌。

鸭舌男似乎提前准备好了,伸手掏出一张填好了的支票拍到了鄱瑾儿手里。

“正好300W,我先走了!”

话音刚落,他已经捂着笔洗急赤白咧的走出房门,陈天还想叫,人家却早没影了。

扭头看一脸正喜滋滋的瞅着那张支票的的鄱瑾儿,陈天也只得认栽:

算了,赚了三十倍了。还想怎么样!

怪也只怪他只懂鉴别真伪,却不懂古董的价格行情。

“陈天,你还真行啊,一倒手就赚了290W,早知道你有这本事,我姐还找什么工作!”

鄱瑾儿都快递笑出一朵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