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全能农场主

全能农场主

全能农场主

来源:微小宝 作者:张玄五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4-02 16:48:53

《全能农场主》小说的作者是张玄五讲述了张波徐晓娜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基于此,张波回乡种地之后,便从没去过卫生所。但是这次,没办法了,自己去镇上佘药肯定没人给他,只能去卫生所求求情,看看徐晓娜能不能念在当年那件事情上给他先将中药抓了,等自己种的药买了在给徐晓娜还钱。可让张波始料未及的是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张波出门,所有人全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都是一个村子的,谁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全都心知肚明。

可是今天,张波的举动直接让这些乡亲傻眼了。

而张波,他这会可顾不上去管别人是怎么看他的。一方面,他基本能确定自己拥有了高超的医术,另一方面,那就是张小磊他妈现在还没醒过来。如果只是急火攻心昏倒过去倒也没什么,但要是和老张得了一个病,这么长时间还没醒过来的话,估计在想要醒过来就没可能了。

好在当张波进入上房检查后发现张小磊母亲只是急火攻心,他微微闭上眼,学会了治疗急火攻心的手段,三两针下去,张小磊母亲张开嘴,一嗓子叫出声来。

“巧妹啊,老头子啊,你们走了让我可咋整啊?我活不成了啊!”

张波将银针收起来,听着张小磊母亲的哭喊,本来他还想上前安慰,可没想到刚迈开一步,自己居然眼前发黑,头重脚轻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紧跟着进门的几个年轻人看到张波这样,他们手忙脚乱的上前,扶着张波坐在椅子上。

张波喘匀了气,他心想自己都种了半年地了,按理说身体也不至于这么弱吧?

往日他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农活做的可比今天要多的多,但回家依旧是精神抖擞。

很快,张波想自己应该是感冒了,回家睡一觉就没什么问题了。

恰好这时候老张烧完炕进门,手里颤颤巍巍的拿着两百块钱,到了张波面前后哽咽着说:“小波,叔手边就这二百块钱你先拿着,等叔明天去了银行,给你更多的酬劳。”

张波穷,这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可今天这钱,张波觉得自己还不能要。

“张叔,乡里乡亲的,都是帮个忙的事情,你要是给钱的话,那可就是看不起我了。”张波将话说的有点死,况且四周虽然没刚才人多,但也有不少。

老张知道张波这阵子缺钱,而且还是缺不少。现在自己却拿着二百块钱给张波,想想还真有点侮辱人的感觉。

“嗯,那行,随后说,随后再说。”

老张刚说完,还打算让张波先坐下,自己去杀只鸡晚上吃,可张波身体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借口离开。

院子里这帮人看着张波出门离开的背影,一个个面面相觑,直到现在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今天晚上看到的事情是真的。

张波脚步凌乱,踉踉跄跄好不容易回家,刚进门他便倒在炕上蒙头大睡。

睡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钟,张波睁开眼躺在炕上,看着屋外面璀璨的阳光,他还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

挣扎着翻身起床,张波摸了摸头,心下想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根据身体感觉,他觉得不应该是感冒了呀。

如果说单纯感冒的话,肯定会流鼻涕打喷嚏,头疼发烧也是在所难免的。可这些感觉,他都没有。

这么想着,张波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右手搭在了左手手腕上,摸了摸自己脉搏。心里则是不断问着:“这样的脉搏是什么病?”

张波有些意外的是,这招还真行。

当自己询问完毕后,之前给人看病救人的那一幕场景再次出现。

等张波看完后,他登时大惊失色。

“该病人元气大损,病情特卫,不及时治疗就会命丧黄泉。治疗方法,需要人参一百克,黄柏二十克,干姜六十克,泽泻一百克……,三碗水煎成一碗,每日两次。外加早起使用银针刺涌泉穴,关元穴,迎香穴……,如此两日,便可恢复正常。”

张波心想自己平时很健康啊,怎么就治病救人后变成现在这样子了?难道是自己治病救人的时候损伤的元气?可想想,这也没道理呀!

这么简单思虑片刻后,张波心想现在还是先赶紧让自己好起来再说。另外自己家药材现在长这么大个,自己一个人想要挖出来肯定没可能。

之前绝望,那是因为药材几乎绝产,可现在,药材涨势大好,今年肯定能赚不少钱了。

重新燃起希望之后,好在张波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顺手将银针给带来了。他先按照自己刚才学过的治疗方法,迅速用扎针。

别说,这么三针下去,张波躺下稍事休息,身体还真舒服了不少。

拔掉银针,张波便径直朝村卫生室走去。扎针自己来可以,可是中草药,他家现在除过去年剩下的一筐独活外,也没别的什么中草药了。

提起村卫生室,张波倒是来了点兴趣。

村卫生室医生徐晓娜是大马镇人,比张波只大一岁,家就在镇上,她们家恰好在学校门口开了家小商店。

回想起自己读初中那会,张波心里就有些心酸。别的同学每周去学校的时候总会在徐晓娜家商店买东西。可他,只是跟着那些买东西的同学进去瞅瞅。甚至有一次还差点给当成小偷被徐晓娜父亲赶出去。

在张波看来,那件事情完全就怪徐晓娜。他跟着班上同学去小商店,进门后自己只是对徐晓娜来了句:“小姐姐,你长得可真漂亮,那个班的呀?”

得,就这一句,让徐晓娜恼火了。对着张波冷笑了声,然后便转身对他父亲喊了句:“老爸,有人偷东西!”

好在最后徐晓娜父亲心慈手软,没有怎么收拾张波,只是责令张波别从他们家商店进去。

基于此,张波回乡种地之后,便从没去过卫生所。但是这次,没办法了,自己去镇上佘药肯定没人给他,只能去卫生所求求情,看看徐晓娜能不能念在当年那件事情上给他先将中药抓了,等自己种的药买了在给徐晓娜还钱。

可让张波始料未及的是,当他来到村委会隔壁卫生所不远处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辆警车。

看到警车后,张波呆了几秒,确定自己没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这才朝卫生室走去。

然而,事情往往是戏剧化的,等张波进入卫生室后,他登时肠子都悔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