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天下第一废教主

天下第一废教主

天下第一废教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笑望青庐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3-28 19:16:24

慕天雪顾平齐小说《天下第一废教主》是作者笑望青庐执笔创作,讲述了教主神威,冠绝修真! 教主威武,震古烁今! 天下第一教主,修为独步天下,呼风唤雨,震慑修真界,谁敢不从,一手碾压! 哎,别多想,那都是之前的事了,自从穿越而来,教主已经修为尽废,比平常人还惨! 别人家穿越都是逆天系统、金手指全开、福利满满,装B打脸奔小康,而我却要靠拼命? 不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入夜,天柱山,凤仪殿

气势恢宏的殿堂内,灯火通明,右边众人兴致勃勃,摇旗呐喊。

“教主威武,独步天下!”

“教主神通,冠绝修真!”

“教主神威,震古烁今!”

左边一波人的神情却是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死盯着殿中央打斗的一男一女紧张无比。

“喊个大头鬼啊!威武?神通?老子快被打死了!”殿中央一袭素衣的绝美教主在内心叫苦连天。

与之对打的持剑男子,眉目俊朗,英姿勃发,虽不是人中龙凤,但也是仪表堂堂了。

“慕教主,看你气息紊乱,呼吸不畅,步伐不稳,要不就别打了。”

“我顾平齐也是堂堂朝天剑少主,你只要应了我的提亲要求,咱两就是一家了,一统武林不好吗?”

“提你鬼个亲!老子是男的啊!再说了!我是穿越而来的打工狗,什么武功都不会!”慕教主内心大声呐喊,无比懊糟,这样的苦难说与谁听。

虽然此刻自己是个倾城倾国,绝色天资,婀娜身材,九千少男的梦想,但是!这不重要!这都是原本教主——慕天雪的孽债!他现在要摆脱眼前的麻烦,不然就死定了!

“顾平齐,你闭嘴吧,要战便战,把打你打成烂泥!”慕天雪虽然修为全废,但气势不能输,否则变成烂泥的就是她。

只见那持剑男子也不吭声,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一剑刺了过来。

慕天雪看准时机,一个仰面下腰,利剑贴着脸颊滑过。她迅速按动腰带机关,霎时白光大作,同时射出数道银针“咻咻咻”。

顾平齐先是被迷了眼睛,然后被银针刺中周身要穴,大叫一声滚落地上,动弹不得。

众人敲锣打鼓,欢声震天:“教主神威齐天,祈月一统江湖。”

但慕天雪心中却是一万匹***奔腾而过••••••

慕天雪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思绪翻江倒海。

“想我穿越前就体弱多病,学业平平。父亲创业失败负债累累,不堪忍受就跳河自杀。母亲一人扛起了家中重担。”

“我本分打零工,养家糊口。没想到被一个跳楼自尽的人砸中,一起殒命。醒来却成了这天下一大教的教主——慕天雪。”

“这教主之前修为盖世,独步修真界。没想到啊!待我穿越醒来来,竟是被人害得修为全废,中毒而亡的弥留之际,这是有多倒霉啊!”

“啊啊啊啊!”他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教主,怎么了?”一位侍女紧张的跑了过来。她不过十六七的年龄,长得精致可爱,唇红齿白。

“咳咳,没事没事,本教主只是累了。”暮天雪立马回过神来。

“是啊,教主重伤才恢复元气,立马又挑战那顾家少主,是会疲累了。”侍女温柔的答道。

“哎,这究竟何时是个头啊!”慕天雪有哀嚎起来。

“教主别担忧,那些谋害你的家伙都会被做成人彘晒干的。”侍女端着茶水过来。“教主放心吧,以后吃饭喝水都有试毒的人,没事的。”

“越说越心慌,小说都是穿越后吃香喝辣,完成任务还能**,妖孽成神。我却被天天暗杀?”慕天雪心里暗自道。

到了这个身体后,很快就知晓了一切。这祈月教主之前修为卓绝,凌绝这龙雀大陆的修真界巅峰。并且瞧不起庸俗凡人,天天练功,想要登天成仙。

而且最让人醉的是,他本是男儿身,却一直化成闭月羞花的女性形态,以女教主面目示人,招蜂引蝶。在记忆中存粹是他修行的功法所致,要尽量保持女性形态稳固金丹气海。

“金丹和修为都废了,这男女变幻之法居然还留着,真是深入骨髓的爱了。”慕天雪翻了个白眼。“要是世人知道这事,到也是个话题巨星了,红黑顶流,天天上头条。”

对于那些上门提亲的世家子弟,教主也是绝不留情,通通都是下手狠辣,断子绝孙。引得世人谈之色变,但因为祈月教威望所在,还是有很多不知天高的人前来提亲。

饶是如此,他终究被仇家所毒杀,金丹陨落,经脉尽断,修为全废。

此修真界能人众多,从低到高分为一品到九品,每一个品阶均有初、中、后期,每三个品阶是一个巨大门槛。这品阶虽仅有数字区分,但所驾驭的神通却是差距甚大。

比如修炼水之功法的做比喻,一品者可以驾驭水滴击破布匹,那到了四品便可以洞穿森林巨木,六品可以穿透顽石和铁甲,九品者更可移山填海,大尊者则和仙者无异了。但依据每个修行者资质不同,功法属性不同,使用的神兵不同,也可越级击杀。

“我之前已越九品,堪称大尊者,一线之隔就可入圣,可惜陨落。”

慕天雪想着想着打了个寒颤:“之前的毒杀、暗杀可是家常便饭。都是靠绝世修为才一一化解,如今可不一样了。”他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害怕。

“而且一直会有提亲者来,我现在都靠一些机关法器,完全无法修炼,这样下去总是个死啊!”

“不行不行,得想个办法!”慕天雪灵光一闪,拿定了主意。“有了!这办法可行!”

第二天,教中就颁布了教令,教主闭关修炼,不得打扰,如有违令者立即斩杀。一切事务交由左右副教主代管。之后教主就销声匿迹。

林间,一匹白马穿梭自在,马背上的白衣少年是意气风发,春风得意。

“哈哈哈,总算逃出来了。”慕天雪此刻是男儿装,长相俊雅,目若朗星,好一个翩翩少年。

“金丹已经陨落,也不用保持什么女子身了。这样方便出逃,反正没几个人见过我的男儿模样。”慕天雪洋洋得意,快马加鞭,疾驰而过。

“就到他还没去过的雍州吧,先过段潇洒日子。”慕天雪逃走前已经打定注意,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安稳了再说。

此刻树梢上,两个黑影正盯着她,眼神如同捕猎的鹰隼般犀利。

“不愧是慕天雪,诡异奇招,剑走偏锋。她竟以男子身出了天柱山,是想引蛇出洞吗?”一个声如银铃般的女子问道,身上的银铃也是“铃铃”作响。

“管他什么招数,主子吩咐了,死死盯着,择机取她性命!”另一个女子则刻意压低了声音。

“上次已经用天下第一至毒——如雾如电,让她金丹和修为悉数毁去。居然大难不死,实在匪夷所思。”银铃般声音的女子大为困惑。“下次出招必须亲眼看她形神俱灭!”

“哼,那毒妇得罪了那么多人,自己都数不清!到死也查不出是谁要害她!”女子眼中透出道道狠厉凶光。

两道黑影下一秒瞬间消失。

而后,一个紫色衣服的娇小身影闪现,双手捂脸兴奋道:“教主好厉害哦,变成那么帅气的小哥哥,引出害她的人,好睿智哦!”

“教主足智多谋,她肯定知道我们会暗中保护她。所以使出苦肉计、金蝉脱壳、引蛇出洞、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连环计,来击破敌人。”另一个玄衣男子眼神中也是充满仰慕之情。

“好了好了,两个花痴,废话真多。我们分头行动,然后再汇合,这样也好多方位保护教主。”一个扎着马尾的冷艳女子说道。

“谨遵月曜坛主法旨!”

此时,慕天雪正满心欢喜迎接新生活的开始,是全然不知这些事••••••

入夜之后,他到了一个旅馆歇息。

“今晚可以睡个踏实觉了,再也不会有人来烦了。”他正欲躺下,外面响起一阵马蹄声。

“快,立刻搜查,一个都不要放过。”外面来人一声吼道。

“搜查?莫非有通缉犯?”慕天雪吓了一跳。

他赶忙从门缝里偷偷观察。

进屋的是一帮捕快,手里拿着一张画像,正在对楼下的食客逐一比对。

“奉旨搜查江洋大盗——青语姗。此女手段狠辣,**越货。现得到消息,她女扮男装,来到此地。”

“所有人都要搜查,如遇反抗,立即拘捕。”

捕快一边叫嚷,一边排查。

眼见几个捕快往这边走来,慕天雪慌张了起来。

“捕快要来搜查,我带着这么多金银,还有诸多法器,万一被他们当做来历不明的人怎么办?”慕天雪当下就赶紧收拾了东西,想往窗外逃走。

“碰碰碰”一阵急促敲门声。“开门,开门,搜查!”

慕天雪手忙脚乱,背着细软正欲跳窗时候,捕快闯进门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大吼道:“有人跳窗逃了!抓起来!”

慕天雪回头一撒,一阵白雾将捕快笼罩,然后纷纷昏厥。

“我修为不行,独门法器多的是!”然后纵身一跃,跳出窗外。

他三步并两步,跑向后房马厩。“啊呀,以前身体不好,短跑都没怎么训练,现在才知道多重要。”他气喘吁吁道。

突然明晃晃的刀拦住去路:“贼人,束手就擒。”只见几个捕快拦住了去路。

慕天雪笑嘻嘻道:“大哥,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贼人。我只是急着赶路,去探望家人。”

捕快严阵以待:“探望家人?你姓名、多大年龄,做什么的?家住哪里?有几口人?平时做什么营生?”

慕天雪一阵嘀咕:“怎么和大公园相亲角的大妈一个问法?”

捕快不解道:“什么公园大**,如实招来,否则一并拘拿!”

慕天雪:“我、我叫慕、慕白首,住在雍州**街1314号。家,家里只有一个母亲,独子。”

慕天雪心里得意道:“慕白首?这名字不错,今天起就叫这个了。”

捕快小心翼翼上前:“慕白首,雍州**街?胡说八道,那地方前年拆迁,还是老子去赶走的刁民,也没听闻姓慕的人家。”

“如今那边打造夜经济,都是酒坊花坊一条街,哪有什么住户?来人,拿下!”

慕白首心里一阵嘀咕:“我乱说的地方居然还真有?可惜被拆迁了。如今只能——”

他摆出架势:“别过来,我可是会武功的。”

捕快可不吃这套,立即提刀涌了上来。

慕白首一阵吼道:“霞光漫天!”只见他拿出一个精致的圆盒,高举头顶。捕快们被吓了一跳,顿在原地不动。然而并没有什么事发生。

慕白首慌里慌张:“哎呀,没有按动开关不好意思。”他按下盒子上的一个圆形开关,瞬间圆盒射出数道五彩光芒,击中捕快,顿时纷纷哀嚎倒地,化作血水。

他大吃一惊:“这,这东西这么邪门?”他连忙鞠躬。“对不起大哥们,我不是有意的。”

“呵呵,长得如此英俊,没想到手段狠辣。”一个身影走了过来。

只见来人玉树临风,秀眉星眸,一身青色云纹上衣,手提一柄长剑,一步步走来。

慕白首咽了下口水道:“你,你是谁?你也是捕快吗?”

那人撇了两眼化作血水的捕快,开口道:“我只是个过路之人,此事也与我无关,我什么都没看到,也不会说。”

慕白首一颗心悬了下来,行礼道:“慕白首,多谢姑娘。”

来人心里一震,眼露凶光:“你怎么知道我是姑娘?”

慕白首纳闷道:“因为电视剧里都是这种情节啊,女人乔装成男人行走江湖。观众一看就知道,只有剧里的那帮傻子看不出来,拉低智商。”

那人表情复杂,一头雾水:“什么电视剧,观众,胡言乱语。”

“罢了,本想放你一马,既然知道我身份了,那就只能让你闭嘴了!”

慕白首愣了一下:“我又不认识你,知道你什么身份啊?”

“我就是他们要抓的江洋大盗——青语姗!”

随后一道剑光刺向慕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