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素手仵作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手雷斩云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3-28 15:12:50

主角是瑾华孙宸轩的小说是《素手仵作》小说的作者是手雷斩云故事精彩试读:现代法医穿越到古代化身仵作, 女扮男装验尸,却被某位爷看上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杨柳依依,微风拂过,犹如婀娜多姿的少女。郁郁苍苍,点缀着递水上的白鹅。

递水上的商船来来往往,递水岸边商肆林立,热闹非凡。

这便是江南最富的郡,递阳。

这几日的递阳,比往日更加热闹。从四面八方来的船比往日更加多。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便是天下第一商,孙府,如今在办丧事。

按理来说,办丧事不过七日就够了。尤其现在还是盛夏,遗体也放不了太久。但孙大当家为孙夫人办的丧事,整整十五天。且用百年寒冰打造了一座冰棺,丧礼也办的十分隆重。竟是请来了三百个僧人,轮流日夜不断为孙夫人诵经超度。

一时间,所有人都夸孙大当家是个孝顺的人。尤其是那些闻声赶来吊唁,实则为了拉拢巴结孙家的人,更是感动的痛哭流涕,直夸孙大当家是个孝子。

此时,孙府东苑,孙宸轩的书房内,一席丧服的男子正负手背对着门,立在桌案前。

墨发垂下,只用一根素簪别住束发,竟是增添了几分缥缈之美。

“明德啊,你说这背后之人没有得到扳指,会不会善罢甘休呢?”清润的声音自房内响起,平平淡淡,不怒不悲。

依旧是一身青衣的孙明德回道:“主子是想把背后之人引出来?可是会不会太冒险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爷就是要他们动手,不过对方动作隐秘,怕是不容易引出来……”突然,孙宸轩话锋一转,

“徐家应该快到了吧……”

“回主子,今日刚到。”

“呵呵……狗急跳墙了。”孙宸轩手上把玩着那枚血玉扳指,接下来,想让徐家不好过的人可不止他了。京城那边……应该快了吧。

“夫人生前留下的线索找到了吗?”

“回主子,在西郊的别庄。夫人当时去过那里。”

“走,去看看。”

“是。”

无人发现,此时的孙大当家已经离开了孙府。

到了西郊的别庄,孙宸轩找遍了所有刷漆的木家具,终于在一个椅子的腿上发现了孙夫人留下的线索。

只见椅子腿上歪歪扭扭划着一个字。

“苏”

孙宸轩眉头微蹙,“苏……莫不是京城苏家?”母亲何时与苏家有仇怨?

苏家是为了什么呢……

“文初在哪?”

“回主子,文公子在来的路上,这时恐怕已经到了苍和山。”

孙宸轩皱眉,还是太慢了。

“让他明日辰时必须到。不然……后果自负。”

“是。主子。”

此时正日夜兼程、风尘仆仆、马不停蹄赶路的文初突然脊背一凉,“该死,宸轩那个没人性的小子,成天到晚只会压榨本公子。本公子要**啊……**!”

京城

“啪!”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上好的茶盏被打碎。

一个声音尖锐的女声响起:“你到底怎么办事的!凤佩呢?!那个jian人死了,凤佩的下落呢?你说话啊!……”

只见一个面目清冷,眼中透露着阴翳的男子恭敬地低着头跪在地上,承受着眼前的责骂。

站在前面的是一名身着艳丽宫装的美妇人,头上挽着凤头髻,戴着金丝攒珠凤尾冠,凤尾上用上等的宝石嵌着。项上戴着金边璎珞圈,上头系着罕见的蓝玛瑙,雕成锦鲤的模样,活灵活现。

只不过妇人此时的怒火生生破坏了精美的打扮。

“怎么会这样!那该死的jian人……”

妇人气的砸碎了好几个花瓶摆设,边砸边咒骂着。

而跪在地上的陆康一动不动,仿佛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早有预料,或者说习以为常……

每次主子提到那个人,都会变得毫无理智可言。

这种时候,他只需要沉默,默默等着她发泄完怒气,再汇报情况。

直到妇人砸累了骂累了,坐到了椅子上,陆康才开口道:“回禀主子,属下逼迫她说出凤佩的下落,但她嘴硬的很,而且似乎早有预料我们会找上她,趁属下不注意,自尽了。”

贵妇人听到这里皱眉,“不是你杀的她?她死前有接触过什么人?”

“回主子,属下监视了一段时间,她一直都呆在那个别院里,没有接触什么人。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她死了之后属下担心她诈死,托徐家找了一个仵作来验尸,除此之外就没有碰过什么人了。那名仵作,也让徐家收拾干净了。”

此时,窗外飞进来了一直鸟,直直飞落在贵妇人面前。

“樱草。”

贵妇人唤了一声,只见边上走上来一名宫娥,口中发出了几声“唧唧啾啾”的声音,那只鸟同时也发出了声音。

一人一鸟在用鸟语交流着。

语毕,宫娥将手中的食物喂给了鸟,便恭敬地向贵妇人汇报:“回娘娘,苏大人说苏家在江南的产业全都受到了孙家的打击。”

“啪!”苏贵妃一掌狠狠地拍在了桌上,质问着跪在地上的陆康:“你说孙家怎么会突然这么做?哪里走漏了风声?!”

听到消息的陆康内心也有些不理解,自己做的都很隐蔽,没道理会被发现。

“等等……你刚才说那个仵作是徐家找来的?人也是徐家解决的?”

“是的。不过徐家这么多年来都为我们卖命,不可能背叛我们。”陆康回道。

“哼,那就去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那个孽种现在本事了得,苏家现在正是非常时刻,最好不要正面与之对上。他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然的话就不会只是针对苏家江南的产业了。你赶紧去把那些线索都断了,不能让他坏了本宫的大事!”

“是,主子。”

哼……孙淳柔,本宫想要的,你和你的儿子都不会得到。

皇后又怎样?获得陛下的宠爱又怎样?

当初你斗不过本宫,落到家破人亡,流落民间的地步。如今你的儿子,更不会夺走我儿的位置。

只不过让苏贵妃不甘心的是,这么多年,现在才找到那对母子的下落。当初那个小小的孽种,如今已经有了不小的势力……

另一边,赶了这么多天路、跑坏了一匹**文初,终于在第二日赶到了递阳孙府。

“呼……还好,还差一炷香的时间。”

直接一跃,闪身进了东苑书房。

“唉我说,你不是不屑跟那些人打交道么,怎么突然把这件事办的这么隆重?”

一进门,文初便嚷嚷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