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狂女,妖王靠边站

重生狂女,妖王靠边站

重生狂女,妖王靠边站

来源:微阅云 作者:心静如蓝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7 14:29:54

《重生狂女,妖王靠边站》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重生狂女,妖王靠边站》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前她是无父无母的红灯区孤儿,重生后她是西厂督主之女继承父爵,她发誓,要为那些枉死的人报仇雪恨。为了复仇她虚与委蛇,却不想皇帝的东厂督主将她拥入怀中,对她说:“跟我合作,我用这一片江山给你做聘。”

在线阅读

唇齿之间的厮磨让房内的氛围都染上了几分香艳,容勐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这下则是彻底僵硬了,两位督主这是在互相调戏吗?

无颜率先松开对方,但手依然搂住申屠璟的脖颈,看上去极为亲近,神色却是寒意骤生。

“申屠督主别忘我今天来的目的,我要你东厂今日前去皇林的锦卫,不知申屠督主舍不舍得给我?”无颜嘴角含笑,看上去像是在询问对方,但双眸中突显的狠厉却未能逃过申屠璟的眼。

“我东厂的人无颜督主若想要拿去便是,不过,他们跟不跟你走得看无颜督主的本事了。”申屠璟根本不屑拿皇上来压制无颜,无颜要人可以,但他东厂的人可不是那么好带走的!

无颜似乎早已料到申屠璟会这么说,立即接口回道:“好!申屠督主到时可别出尔反尔!”

“容勐,带无颜督主去炼场!”申屠璟倒想看看,无颜要如何将他东厂的人带回去!

炼场乃东厂训练锦卫打斗暗杀之地,炼场又被锦卫别称为炼狱,此地向来强者为生,每天都有人命留在炼场,东厂之所以能让朝廷闻风丧胆,就是因为东厂锦卫个个勇猛异常,进炼狱者必先弃命!

炎葵跟随无颜一起来到炼场,炎葵并不知晓申屠璟和无颜在内阁发生的事,只道这东厂果然没安好心,炼场威名即便她是西厂的人也略有耳闻,申屠璟摆明了是要他们督主的命,而容勐则还想着方才申屠璟和无颜二人的接吻画面,本以为他们督主看上这无颜了,谁知竟又让他带她来炼场,难不成真是要让西厂督主丧命于此!

申屠璟并未前来,但无颜知晓他一定在某处瞧着这场好戏,无颜丝毫都不担心着所谓的‘炼狱’称号,自己上一世不知经历了多少生死之险,炼狱二字对她而言不过笑话而已!

炼场中早有数十名身形魁梧的男子在练功,看神色功底都绝非善类,甚至已经有人向无颜发出了*邪的调戏声,炎葵站在一边又气又恼,他们督主待会儿若是与这些人打斗岂不自寻死路?

“这些便是伤我西厂之人的那群**?”无颜语气带着轻蔑嘲讽,丝毫不把这些彪形大汉放在眼里。

容勐听到无颜“**”二字的称呼时心中不快,脸色也难看了几分,“是,我们督主吩咐过了,无颜督主若是想带他们回西厂,就必须先赢过他们!”容勐明显不相信无颜会赢过锦卫,心底暗想待会儿便有你好受的!

无颜唇角轻挑,毫不犹豫的走进炼场中,炎葵站在一旁想阻止却奈何无颜根本没有给她机会,于是只得暗想若是待会儿督主有性命之忧一定要冲进去杀了这群莽夫!

场中的数名大汉见无颜进来皆是一副**模样,在东厂他们可以为所欲为,只因申屠璟只要他们完成命令其余一概不管,所以这群锦卫几乎个个都是豺狼虎豹,他们才不会在意无颜是谁,只要他们看上了,自然不会放过!

一名急不可耐的大汉先行上前,眼光里的丑恶显而易见,粗糙肥厚的手掌直直向无颜脸庞伸去,脸上还挂着让人反胃的笑意,“美人儿莫怕,让哥哥好好疼你一番!”

只是还未等男子的手碰到无颜众人便只听见一声突兀的惨叫!无颜单手握住男子手腕唇角溢出一抹冷笑,紧接着便是清晰的骨骼断裂之声,紧随而来的更是毫不留情的一脚将男子踢翻在地,而那些本来都等着看无颜求饶的众人早已被眼前的场景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都没聊到凭无颜一人竟能把东厂高手如此轻而易举的撂翻在地且速度如此之快?

无颜面无表情的俾睨躺在地上的男人,眼色中的狠厉阴寒已到极致,他不该小瞧了她!上一世她从多少犹如修罗场般的争斗打杀中全身而退,力道速度岂是这些人可比的?

正当无颜不屑之际却突觉背后急涌而来的几股杀气,眉心一皱整个腰身立刻向下弯曲,让那锦卫扑了个空,就在此时,无颜却并未起身而是就着这个姿势将右手握拳往那人胸腔处用力一击,紧接着便是一口带着浓重腥味的血迹弄脏了无颜的裙纱。

其他几名联合出击的锦卫这下则是愈发惊慌了,他们自认实力上等,却被无颜区区几招就弄得如此狼狈!这只怪他们不仅小瞧了无颜,也未发觉无颜用的根本并非所谓武功,而是手段,胸腔手腕腹部皆为人之弱项,无颜在打杀场中混迹多时,对如何一招击败对手自然再清楚不过。

“区区东厂,不过如此!”无颜以极尽张狂口气揶揄东厂,好不嚣张!

容勐站在场外神色难看之极,眼神也不时慌张的向某处飘去,申屠璟一身暗衣站在别人不易察觉的角落静静看着,对容勐投来的目光并未理会,脸色却是浮起一抹阴沉。

炼场上剩下的几名锦卫有些气极,再也顾不得其他径直一齐向无颜冲去,无颜不惊不慌的站在中央一派淡定,待到那些人离自己仅有半米之时无颜忽然以极快的速度穿梭至数名锦卫之间,还未等众人看清便只觉身上某处剧痛难当,竟是一分力气都使不出了!

无颜无声冷笑,不看那些锦卫一眼,只是神色阴鹜的径直转身朝炎葵道:“凭这些无能之辈也能将西厂的人打伤?回去给我好好反省反省!”

炎葵被无颜这一吼霎时惊得跪膝在地,不敢反驳半句,而站了多时的容勐也惊讶于无颜的实力和气势,这些年的传闻莫非只是西厂欲盖弥彰而已!若真是如此,只怕东厂不得不防了!

无颜直至除了炼场也未看那些锦卫一眼,直到走至容勐面前时才停住步伐,“请转告申屠督主,东厂的人今后若再敢伤我西厂半分,我便要他亲自来还!”

无颜说完之后便径直离开炼场,炎葵紧随其后,心中好不痛快,只想着快快叫人将那些锦卫押回西厂定要狠狠处置一番,而容勐则是被无颜气势压得半天才回过神来,等再看向那角落时,申屠璟早已不见踪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