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无删减李小五百里司臻小说

无删减李小五百里司臻小说

无删减李小五百里司臻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美女七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27 17:25:40

无删减李小五百里司臻小说精彩试读:李小五策马追了一路也没看到人,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百里同一,她竟是没发现柳月姝跟了她一路。小五,你今日怎么得空过来?”“小五来了,兄弟们,快过来打个招呼。”李小五在林元县做过半年衙役,县里吃公饭的基本没有不认识她的,她平时人缘不错,挺受待见的,用李熙文的话来说,她做半年衙役,就带动了林元县三年的GPD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李小五醒的时候还窝在百里司臻怀里,面色一窘,她怎么突然跑到百里司臻怀里去了?她枕着百里司臻一条手臂,他另一只手还搭在她腰间,她整个人就这样缩在他的桎梏之中……李小五心中默念:冷静李小五,“高冷”的人设不要塌,……

“醒了?”百里司臻抽回手,昨夜他将李小五搂在怀中,哄孩子般哄了她许久,她才安定许多,倒是搂着温香软玉一整夜,只累的他一夜没睡好,生怕她突然又梦魇,平日起床的时辰都错过了。百里司臻低眸看了看失温的手臂,这种感觉貌似还不错。

李小五不会反应迟钝到自己梦魇了都不知道,只是这次却没有以往那般头痛欲裂,她倒是很诧异,她淡然起身,刻意忽略了百里司臻的存在,匆匆梳洗一番,去找小鬼了。

百里司臻看她疏离的背影,照顾她一整夜,还被嫌弃了?

用过早点,百里司臻找了莫氏一趟。

“又找娘说啥?”莫氏直觉儿子找她不会有什么好事。

“儿子昨日与您说,让您别难为小五,以后我私内的事,我自己会看着办,再不行,我身边还有侍从,不必小五亲自上手。”百里司臻心平气和道,本来李小五性子就不好,斤斤计较还蛮不讲理,不是个能忍让的人,做的来一日两日但她那性子绝对不过三日,他在家待不了几日,只想家和万事兴,过几日舒心的日子。

“咋,娘在你心中就是这么个苛待媳妇儿的人啊!”莫氏将手上的绣布一放,都说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话说的一点没错:“昨日我洗碗一个人忙不来,就让你媳妇儿搭把手,她就爱答不理的,那个柳姑娘瞧见了,就说她来,谁知道你媳妇儿立马就来帮手了。

我见那柳姑娘性子挺好,跟她多聊了两句,小五跟看仇人一样看着人家,我就想让她去扫个地,支走她,她不乐意,柳姑娘识趣,就想自己走,说自己去扫地,然后她就跟那柳姑娘杠上了,我说你那个媳妇儿也没啥不好,就是气性大,心眼儿小,那柳姑娘就说一句,大娘你不是说要给司臻哥哥烧洗-脚水啊,别麻烦夫人了,我来,她就去了,你澡都洗了,还洗什子脚啊,看不出来人家是捉弄她啊,你说她傻不傻。”

莫氏想道昨天那些事,都还想笑呢。

“你不信,你去问你大嫂,你大嫂最不会说谎,别说娘苛待你媳妇儿。”莫氏怕他不信又说道。

五年前的事,明明是老大惹下的麻烦,倒让老三去了北疆,若说青墨心中没个怨念那是不可能的了,母子终究是因为那事有了隔阂,对于当年的决定,她也是愧疚的,她不指望青墨多孝顺她,只要儿子过的顺遂便好。索性李小五性子虽然差了些,也是当真在意青墨,否则谁会蠢到明知道夫君洗了澡,还端个洗-脚水去的。

唉,也算因祸得福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甚是难猜,百里司臻也没想到在李小五心中他的分量如此大。

百里司臻心中恍若一股清流划过,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堵在心口。

这边李小五一路找到百里同一,一脸纠结:“**我昨天晚上被人吃豆腐了。”

“你夫君吃你豆腐吗?”百里同一头两日还有父子相认时的小悸动!这几日觉得父亲这个角色真是忒麻烦了,这个也管那个也管。

“嗯,就是他。”李小五点头。

“我今夜去扮鬼吓他。”百里同一道。

“你还需要扮?别打草惊蛇,等你二舅回来再说。”李小五轻轻敲了了他一下,告诫他不许乱来。

李小五与百里同一悄咪-咪密谋了许多。

……

“将军,我们该出发了。”这百里寨虽然离县城也不是很远,可骑马也得半个时辰才到,再不出发,一会儿齐王该久等了。

“嗯。”百里司臻点头,未免李小五多想,他觉得还是应该去说一声才好。

他去到同一房间的时候,李小五和百里同一正在交头接耳,密谋着怎么算计百里司臻,可在百里司臻眼里,俨然是一副母慈子孝的天伦之像。

李小五性子不好,还是可以慢慢教导的,在百里司臻看来,并不多有碍瞻观。

“你怎么来了?!”李小五惊呼,方才与百里同一密谋太过投入,以至于没发现百里司臻竟然出现在门口,妥妥的吓了两人一跳。

古人言天光不聊神,落夜不说鬼,不是没道理的啊,没事别老在别人后面说人坏话,不然说啥啥来。

“我有事要去县里一趟,午饭你与同一自己吃,晚饭之前会回来陪你们。”百里司臻交待。

哇哦,百里司臻这是要自己去做“坏事”了吗?

“哦,这样啊。”李小五故作失落道,桌子底下的脚不着痕迹的踢了踢百里同一。

“阿爹,我也要去,我还没去过县里,你带我去好不好。”百里同一从凳子上蹦下来,跑到百里司臻跟前一把抱住他。

李小五一脸黑线,这混小子,她的意思的是让百里司臻捎上她,不是让他自告奋勇自己跟去啊。

“小鬼不要闹。”李小五冷着脸道,衍魂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让百里同一不要出李家村和百里寨,这里一带有结界,他的鬼气就算外泄也不会被人发觉,若是去县里,那就两说了。万一再碰上那些修仙修道修佛的家伙,他小鬼的身份就兜不住了

百里司臻觉得有时候李小五还是挺懂事的,知道他要去做正事,不让孩子跟着。

百里同一撇撇嘴,他这几年除了百里寨和李家村,哪里都没去过,他是真想出去看看。

但他还是听话松开了百里司臻的大腿,娘说不去就不去吧。

“同一想去,爹就带你去。”不知是否同一的小表情太过委屈,百里司臻竟开了口,连自己都觉得震惊非常。

百里同一却摇头道:“阿娘不让去,我就不去了。”

“没事,爹说可以去就可以去。”百里司臻笑言。

李小五……她还在呢,能不能尊重一下她啊喂。

“你别把他惯坏了,他不去。”李小五觉得百里同一出门是大事儿,这事儿不能让步。

“我在,不会有事。”还不等李小五反应,百里司臻就把同一一把抱了起来,走了。

李小五气结,这个死男人是听不懂人话呢吧。

“喂,百里司臻。”等李小五跟着追出去,百里司臻已经抱着百里同一策马而去,独留下一骑嚣尘,***。

“大哥,家里还有马吗?”李小五转身找到百里长景,问,李小五直觉应该是有的,以防万一,李熙文一定备有。

“有的,在后山。”百里长景应声,问她:“你要啊?我去给你牵来。”

“不必了,我自己去就好。”李小五冷冷说了声就跑了,等他牵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

李小五前脚刚踏出去,柳月姝后脚就跟了上去。

李小五策马追了一路也没看到人,不知是不是太过紧张百里同一,她竟是没发现柳月姝跟了她一路。

“小五,你今日怎么得空过来?”

“小五来了,兄弟们,快过来打个招呼。”

李小五在林元县做过半年衙役,县里吃公饭的基本没有不认识她的,她平时人缘不错,挺受待见的,用李熙文的话来说,她做半年衙役,就带动了林元县三年的GPD,能不受人待见吗?天天请人下馆子,招猫逗狗,吃喝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