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宠妻入骨:薄少,别缠我

宠妻入骨:薄少,别缠我

宠妻入骨:薄少,别缠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七月女巫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26 18:07:50

《宠妻入骨:薄少,别缠我》小说的作者是七月女巫故事讲述了夏程欢薄祁的故事小说精彩章节试读:本以为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可以放下仇恨,却不想,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爱人是伤她最深的人,差点搭上了孩子的命,她不可能原谅的,等着吧,伤害过她的人,她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可担待不起你一句夏姐姐。”

夏程欢皱眉道。

那种厌恶是打心底里出来的。

一路往上蔓延。

她本来就不是那种虚假作态的,更是做不来这么亲昵的假象。

可周围的人的视线更加的奇怪。

虽然是不好说些什么,但是那些人却用那种很怪异的视线,一直在打量。

看向苏婧的时候,带着同情和怜悯,可是看向她的时候,却是带着嫌恶和抵触。

“夏姐,好吧,夏小姐,你跟我一起上去吗,正好我有点事情要上去。”

苏婧仿若是察觉不出来气氛的变化,依旧是轻柔的说道。

“好啊。”

夏程欢笑了笑,“正好我上去也要说点事情呢,说开了正好啊,我倒是要看看,这些事情到底原罪是谁。”

她下巴微微的扬起,一字一句说的清楚。

可是苏婧的脸色却不是那么好看了,若是仔细看的话,还能看的出来几分的不自然。

苏婧咬唇,脸色苍白,还是笑着往前走了几步,想要拉着她的手。

“正好呢,一起上去把误会说开了也好。”

说的话里话外的全都是善解人意的。

似乎所有的好都是她的,所有的不好都是别人的。

苏婧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加的剧烈。

几乎翻涌而来。

夏程欢想要下意识的打开她的手,可最后理智还是压住了一切。

她还不傻,之前被陷害了一次了,这次就不会再那么轻易的被陷害了。

苏婧脸上似乎是有些惋惜,然后踮脚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知道吗,他在准备离婚,然后娶我,你这孩子就算是保住了又有什么用处,早晚都会没了的,只是时间问题。”

声音轻柔慢慢的。

但是这些话却不是什么好话,更像是恶毒的诅咒。

心脏像是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夏程欢下意识的扬手,甩开她。

而苏婧顺势往后倒退了几步,然后‘啊’的一声跌倒在地上。

边上的人几乎是炸开锅了。

刚才还一直压抑着窃窃私语的人,现在说话声音也是大了很多。

无非就是指责夏程欢不讲理,蛮横骄纵的直接动手。

地上的苏婧还在叫疼,看着脸色更加的苍白的像是纸张了。

整个身体都是格外的单薄脆弱。

似乎稍微不注意就会碎了。

“夏姐姐,我要是真的做错了什么,我会道歉的,可是为什么呢,我真的不懂,我不懂为什么。”

苏婧果然是天生的戏子。

眼泪含着泪水,咬着下唇,把所有的委屈表现的淋漓尽致的。

所有的人都被她的演技欺骗了,甚至包括当初夏程欢自己。

“做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刚才我用力推你了吗,是我把你推在地上的吗?”

夏程欢一阵的好笑,走到她面前,咬牙说道。

可还没走几步,周围的人都像是防贼一样,死死的挡在前边。

生怕她做出来什么事情。

她自认为前二十几年一直待人和善,从未跟人争执过,甚至也没做出来伤天害理的事情,可却搞不懂,为什么单单就苏婧的几句话,就完全的变了呢。

“不是,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婧从地上被人扶起来。

眼圈通红,像是个天真不谙的小白兔。

现在惶恐的在看着她。

到这个时候了,她依旧还是不忘记装出可怜的样子博得人们的同情。

当初也是这样。

不也是用这个样子骗了自己的吗。

可亏得自己还满是愧疚,一直在想如何才能补偿她。

却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夏程欢!”

冷厉的声音。

很熟悉也很陌生。

这熟悉的声音从未有过这样的音调,带着失望和隐忍的怒火。

薄祁从电梯里出来,脸色阴骘的厉害。

看都没看她,大步的走到了苏婧的面前,小心翼翼的检查苏婧身上有没有事情。

“为什么不要见我?”

夏程欢仰头,才把眼泪给逼回去,看着眼前的男人,问道。

心里的酸涩,一股紧跟着一股的涌上来。

她是有错,她是不堪,目的也是不纯,但是这么久以来,她哪一次不是在试图补偿。

只可惜从未想过,补偿的那个对象,才是最初设下阴谋和陷阱的那个。

“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她的身体不好,你是真的想要让她死?”

薄祁声音更冷。

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似乎在呵责和不满她的胡闹。

可胡闹的到底是谁啊。

鼻子都跟着一阵的酸涩,眼泪差一点就滚下来了。

夏程欢深呼了口气,“好,不胡闹,那找个地方,今天说清楚了。”

“哪怕是死,我也要死的个明白,我夏程欢这辈子就没对不住任何人过。”

她每个字都是咬音清楚。

身体绷紧了,但是在不停地颤抖。

使劲的呼吸在试图调节情绪。

医生叮嘱过的,不能再有很大的情绪波动了。

这个孩子,已经是经不住折腾了。

她不赌,也不敢去赌。

“我没时间跟你谈什么,事实很清楚了,过几天会有律师来跟你谈的。”

薄祁早就没了耐心。

那黑黑的深邃的眼里,都带着足够的不耐和烦躁。

和之前满是情深和温柔的人,判若两人。

似乎是隔了一个银河那么远的距离。

薄祁带着苏婧出去。

看都不曾看她一下,似乎多看一下都是伤害眼睛。

“薄祁!”

夏程欢咬牙,跟上去。

可却没想到外边站满了记者。

那些记者还是刚才一个劲追问她的记者。

没想到,会锲而不舍的追逐到这个地方来。

层层的包裹,把薄祁的路也给挡住了。

这帮记者可不是好惹的,嗅到一点苗头了,就不肯罢休,死死的守着自己的职业*守。

“赶走。”

薄祁的脸色阴沉,冷声的说道。

可不知道哪个记者,大喊了一声,“夏小姐,夏程欢小姐,刚才不是您叫我们来这边的吗?”

“不是说要爆料大的事情吗?”

薄祁阴骘黑冷的视线落过来,带着足够的厌恶。

不是!

根本就不是她!

这些记者为了甩锅,竟然想要推到她的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