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季安心墨辰奕小说

季安心墨辰奕小说

季安心墨辰奕小说

来源:微阅云 作者:芝麻开花 分类:言情 时间:2020-12-07 14:04:54

导购打量着季安心一身的家新款,还有那款超难买的限量版包包,笑容淡了很多:“小姐,要么,您让家里人送钱来?这款腕表是新款,卖的很火的,错过了,就很难买了。”季安心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这还是她第一次因为钱发愁。前世她被安雨柔洗脑的太厉害,一直坚信墨辰奕不是好人,只想摆脱他,根本没想过和他生活下去。

在线阅读

被季安心直勾勾盯着的安成业,却有种脸上被人扇了巴掌的感觉。

她那句磕头道歉显然是在隐晦的嘲讽他!

“你个不孝女!”安成业气的攥紧拳头,视线扫过茶几上的摆设,伸手要去拿铁艺果盘。

手将要伸过去,脑子里却闪过刚刚视频中,墨辰奕抱着季安心的画面。

他的怒气立刻就消失的荡然无存,整个人也变得有些颓丧,缩回手,讪讪的站在那里沉默着。

季安心低下头不说话,只是嘴角,却带着嘲讽的弧度。

她真为前世枉死的自己不值啊。

这俩人的贪婪和恶毒几乎都写在了脸上,前世她怎么就着了道呢?

是因为信任,还是缺爱?

“行了,我先走了。”

季安心冷笑了声,松开安雨柔站起来,走到安成业的面前,板着脸说:“以后不要再因为这种事叫我回来。

至于我手里那些东西,你最好也别打主意,我妈留给我的,我绝不会给你。”

说完,她在安成业错愕的视线中走了出去。

季安心突然冒出来的强大气场,镇住了安家父女,他们震惊于季安心的变化,甚至忘了拦住她。

而季安心。

在走出安家后,回头缓缓的看了眼这栋房子,冷笑了声。

想要股份?

做梦吧。

她发誓要守护的,可不仅仅是她的幸福,还有妈妈留给她的一切。

昌悦集团,她早晚要拿回来!

……

回家的路上。

路过商场的季安心,被大屏幕上最新款的男士腕表广告所吸引。

银色的表链,黑色的表盘,银色的指针,以及,镶嵌的碎钻。

像极了墨辰奕昨晚动情时的双眸,如星空般璀璨。

这表太适合墨辰奕了,她必须买了送给他。

送的时候还要告诉他隐藏的含义,这样他才会在每次看到表的时候,都想起自己来。

腕表选的很快。

导购全程笑脸相迎,包装的也很精致,但是,结账的时候,却出了问题。

“小姐。”导购脸上有些尴尬,双手将季安心的银行卡递给她:“这张卡余额不足。”

“嗯?”季安心愣了下,盯着手里的银行卡,心里嗤笑了声。

公司每年的分红都会打到这张卡里,刷百十来个这样的腕表都不成问题。

现在余额不足?

难道说,在自己被“囚禁”在悦湾别墅的这几年里,她名下的巨额分红,已经被那位“好爸爸”做了手脚?

也是呢。

50%的分红堪称一笔巨款,谁会不动心?

“试试这张。”季安心又掏出一张卡,递给导购。

一样被冻结。

再一张。

还是被冻结。

导购打量着季安心一身的家新款,还有那款超难买的限量版包包,笑容淡了很多:“小姐,要么,您让家里人送钱来?

这款腕表是新款,卖的很火的,错过了,就很难买了。”

季安心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还是她第一次因为钱发愁。

前世她被安雨柔洗脑的太厉害,一直坚信墨辰奕不是好人,只想摆脱他,根本没想过和他生活下去。

所以,哪怕她一直生活在墨辰奕安排的别墅里,可墨辰奕的钱她却一分都没要过。

更何况,前世这个时候的她,有着“疼爱”她的爸爸和后妈,还有个处处为她着想,想救她出牢笼的妹妹。

最重要的是,她手里还握有昌悦集团50%的股份。

怎么都不可能缺钱花。

以至于现在发生这种事,她都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哟,这是谁啊?”

就在季安心尴尬到不行的时候,一个非常不友善的,尖利而聒噪的嘲笑声,在她身后响了起来:“这不是安家的私生女,季安心么?

怎么,这么多卡都刷不出钱啊?怪可怜的呢。

来,让我看看这表多少钱,让我……”

聒噪的女声故意停顿了下,话音一转:“帮你宣扬下,让大家募捐啊,哈哈哈。”

季安心扭过头,就看到了安雨柔的跟屁虫叶炫丽。

叶炫丽家世不错,但脑子不好,一直被安雨柔的眼泪哄着,去帮她冲锋陷阵。

前世她做的最多的,就是在各个场合说自己是私生女,引得大家对自己的嘲讽和蔑视。

然后么。

安雨柔就会姗姗来迟,呵斥叶炫丽,再安慰自己。

可每一次,她都只是让叶炫丽不要再说,从来没有帮自己澄清过,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

前世她感激安雨柔的解围,对她越来越信任。

现在想想,那些空穴来风的谣言,还不都是安雨柔放出去的么。

“我就不用你*心了,毕竟我是昌悦的董事,钱还是有的。”

季安心看着因为自己这句话,表情收敛很多的叶炫丽,以及被她挽着的二世祖周青良,啧了声才说:“你倒是可以给自己发起个募捐,帮自己加深脑沟。

毕竟你现在太平,影响你的生活。”

这话说出来,叶炫丽并没有反应过来季安心是骂她没脑子。

反倒是导购噗嗤一声笑了。

叶炫丽瞪了导购一眼,将包好的腕表抢到手里,用力丢进导购怀中,狠狠地说:“这个我要了,拆了重包!”

导购被砸的往后退了半步,却不敢开口,只为难的看着季安心。

季安心却有些为难,口头上的胜利,并没有解除她的尴尬。

卡里还是没钱。

但她还是伸出手去,想要将腕表拿回来。

“干嘛啊,买得起么你?”

叶炫丽一把将礼盒抢过来,三两下拆开,看着里面的男士腕表,笑的张扬:“哟,这是想讨好墨辰奕?

也是呢,结婚三年了,还是个挂名太太,当然要多上点心了。

不过看你这寒酸样,也猜得出墨辰奕没把你当回事,要么,怎么卡里没钱呢?”

“呵。”

一再的挑衅,让季安心彻底失去耐性。

她故作轻蔑的看向叶炫丽,开口讽刺:“我是不是挂名太太,暂时不确定。

但我倒是确定,叶小姐你一向擅长游走于男人之间,靠着男人赚钱。

啊,说起来……”

季安心做出浮夸的吃惊表情,扭头看向周青良,用十分绿茶的语气说:“周先生,你知不知道,三年前贵公司项目亏损严重,项目总监失恋跳楼的事?

也是贵公司厚道,还给了那个总监一笔安慰费,让他继续为公司效力。

我要是没猜错,那位总监如今应该还在贵公司任职,你要不要回去问问他失恋的隐情?

说不定,就不会被别人当冤大头坑了。”

前面的话,周青良听的云里雾里,但最后这一句,却让他猛的扭头去看叶炫丽。

叶炫丽被他的视线刺激,尖叫了一声就去撕打季安心:“**!我撕了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