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无删减顾七月宇文铭小说

无删减顾七月宇文铭小说

无删减顾七月宇文铭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苏迷凉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24 16:01:06

无删减顾七月宇文铭小说试读:那黑影应该是宇文铭修身边的暗卫,之前得到的命令是没有主子的命令,他不可以擅自行动。如今主子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必然得出手!绝杀就地翻滚一下,便向着顾七月冲过去。迅速果决的身手,下手直接就是朝着逼死对手来的!顾七月倒吸了一口气。竟然外面还有人,她后退一步,身子一扭,便轻易地躲了开。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神智有些模糊不清,精神亦无法集中。宇文铭修却咬着牙坚持着。

“我看了介绍啊!不过没看完!只头一条就够了,上面写着,唯一不可能被内力给解除的毒气!这毒气能让人神智恍惚……后面太长我就没有看了!”

“你自己刚刚也跟着吸入了少许!你可知道这后面才是重点!这是催欢!”宇文铭修眯着眼睛,忍着浑身紧绷一样的难受感。

“催欢?”

顾七月一愣。这个名字好像有着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熟悉感一样。

“该死的!这是一款催情毒气,用的是媚毒,这毒气散发出来,无药可解!唯一的办法便是……交欢!”

宇文铭修的声音越发的好听,每一道声音此时入了顾七月的耳中,便如同妙音一般,令她的两腿都跟着发软。

只听到了交欢二字,顾七月忽而有了瞬间的清醒!

她还在纳闷儿自己平日里还算是比较自律的女子,很难那么轻松地就被男人给影响到,更别提会只因为一个人的声音而产生那种痴迷的感觉。原来是她刚刚也中了媚毒!这就是对她刚刚没有看完说明的惩罚吗?

催欢这一款药,可是极厉害的媚毒,取自发情期的众兽。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沾上一点儿,便是再有强大的意志,也无法抵抗。

宇文铭修难受地眼神通红,他慢慢地靠近了顾七月,直想把这个女人给掐死。只是才走到跟前,他的手一碰到她的肩膀,便无法再使出任何的力道。

他离得她很近,便很清晰地看到了她粉嫩的红唇,高挺的鼻梁。

因着布遮挡着她的眼睛,这女人只能仰着脸,警惕地探查着自己所在的方位。只如此的动作,便流露出了她的白嫩的脖颈和微微性感的锁骨。

这样的女子,如同美食在前!

宇文铭修忽而靠近了她,将自己的唇落在眼前的女子的唇上。

“……”

顾七月明明内心是咆哮着想要抵抗的,身体却半点儿使不上力道!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在提升自己的实力,更为重要的是……她受到了媚毒强烈的影响。好在她离的远,只是浑身无力和知觉更敏感而已,却在此时……反而成为了最大的麻烦!

“你……你别胡来!”顾七月一把推开了他,浑身颤抖着,压抑不住的是从内心深处涌动出来的杀意!

敢碰她身子的,全都该死!一个也不能留!

女儿家的名节如此重要。她之前不过是小打小闹,从来没有过男子如此靠近过她!

以前在神医门的时候,因着实力过强,无人敢招惹,现如今这原主常年处在深闺,名声对于一个贵女来说,更是重要非凡!若是今日让这男人给碰了,她必死!这大夏朝的那些个嬷嬷们,大多数都长了一双毒眼,瞧着女儿家的身子那更是清晰无比。顾家虽然官职小,可毕竟要跟萧家结亲,她……也是有着未婚夫的女人。

“本尊胡来?若不是你给本尊下的药,何至于此!”

宇文铭修冷笑,手指紧握成拳。

他使用内力压制,也知道自己大概是压制不住……可若是真的把这女子给强,他又不忍!

**可杀,可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他自是不肯!

“你自杀吧!”

宇文铭修淡然地开口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什么?”

“若不然,本尊就杀了你。”

“你中了媚毒,杀不了我。你也没那个本事现在杀我。”顾七月咬紧下嘴唇,鲜血都顺着她的嘴角流了下来,可她依旧再忍。“蝼蚁尚且偷生,我更不想死!”

疼痛让她清醒多了。

她的眼睛微微眯了眯,她的体力快恢复了,内力再强劲一些,中了这么点儿的催欢也没什么事儿。

只……她还得忍这人一时的轻薄!只一刻钟!

可是这一刻钟,也难保,宇文铭修会不会真的把她给杀了!

喵的!为了保全自己,她这一次可是要彻底豁出去了!

“那本尊只好成全了你……”宇文铭修这话刚刚说完。

顾七月忽而察觉到了她体内的内力在逐渐地恢复中。越来越清晰的感觉令她的眼睛更鲜亮!

宇文铭修此时一定得完!

“去死!”顾七月眼神中流露出些许杀意,手下的力道正想要加重,身子却在下一瞬被推开!只是在被推开的一瞬间,她又立刻追了上前,继续动手!

宇文铭修躲开了第一次,第二次却很难再躲开!

“绝杀!”忽而他叫了一声,窗外一道黑色的影子应声而入。“属下在!”

那黑影应该是宇文铭修身边的暗卫,之前得到的命令是没有主子的命令,他不可以擅自行动。如今主子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必然得出手!

绝杀就地翻滚一下,便向着顾七月冲过去。

迅速果决的身手,下手直接就是朝着逼死对手来的!顾七月倒吸了一口气。

竟然外面还有人,她后退一步,身子一扭,便轻易地躲了开。

绝杀再次逼近,顾七月不闪不避,竟然短短的几息之间,两个人就交手了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