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文清浅纪笠小说

完整版文清浅纪笠小说

完整版文清浅纪笠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祁子寒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23 17:34:06

完整版文清浅纪笠小说精彩试读:“帮她媳妇还债啊!文清浅的娘家妈过世前足足病了两年,家底儿都扔进医院了,还欠了医院五百多块,纪笠结婚的时候就说替她还,月月从工资里面扣,现在估摸着也快还完了吧——不过他一直瞒着自己家里,他老妈一直以为他就赚25块钱呢,我们这些同事也都替他保密,姐,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呀,嫂子,你怎么在这儿呢?”王平之拎着一兜国光苹果,满脸的热情。

“这不是家里没意思,出来转转么,你今天不用值班啊?”

“我可没有纪老师那么爱岗敬业,昨天到了两点多,他今儿一早又来了,说是不放心那个动手术的病人……我今儿休班,去我姐店里转转,给她送点苹果。”

“你姐开店的啊。”文清浅终于听说了一个个体户,这简直比大熊猫都稀有。

“对啊,鞋店。”王平之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门面,说道:“ 就是那个,平萍鞋店,我带你去转转?”

“行啊,我正好想买鞋呢。”文清浅跟着王平之一路到了平萍鞋店,店主王平萍是个孕妇,正挺着大肚子摆鞋呢,一看王平之带着个女人进来,还打扮的挺艳丽,赶紧笑呵呵地迎了上来。

“呀,朋友啊?”王平萍显然是想歪了。

“我们纪老师的媳妇,我嫂子,叫文清浅,怎么样,这名字是不是特别有诗意?”

文清浅也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太文艺,和这个年代玲啊、凤啊的很不一样,但想到哥哥叫文河汉,也就明白了,这应该是哪个文化人一起给兄妹俩取得学名——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哦,原来是纪老师的媳妇,我弟弟常常提起纪老师……”王平萍变得更热情了,看来纪笠虽然是个闷葫芦,人缘却很不错。

“我想来看看鞋,你看我这一身儿,搭个什么样的好看。”

文清浅其实早看上了架子最里面的一双棕红色中跟鞋——不会太浮夸,又很有气质,也不会太老气 。

王平萍的审美也不差,走过去就拿过了那双鞋,说道:“这双别人穿肯定不行,但你这个气质,太适合了,这是我从广州那边进的货,整个林边市你找不到第二家有,我怕卖不出去,一个号就进了一双,你穿多大的?”

文清浅看着这双鞋,真是越看越喜欢,优质牛皮,里面还有一层厚绒,保暖又时尚。

“多少钱?”

“这鞋贵,但是贵的有道理,咱们都是熟人了我也不跟你要谎,你给我十五就行,我就挣个运费。”

“啊?姐,一双鞋十五啊?”文清浅还没嫌贵,王平之已经惊讶地喊出声来。

王平萍有些怨念地看着他,说道:“你个大老爷们懂啥,这是好东西,不是两块钱一双的大棉鞋。”

“行,不贵。”文清浅笑了笑,说道:“我穿37的,帮我拿一双我试试。”

王平萍赶紧去找了一双37码的,文清浅嫌弃地脱下大棉鞋,恨不得马上就扔的远远的。

穿上这双皮鞋的瞬间,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回了灵魂——这才是职场精英文清浅啊。

“你看看,这贵的东西穿上能一样吗?”王平萍把文清浅推到了镜子前。

虽说这一身搭配的还是有问题,可放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摩登女郎了,文清浅的底子其实很不错,就是被纪家给折磨的像个老妈子,稍微捯饬捯饬,又是一漂亮小媳妇了。

“行,给你钱。”文清浅爽快地付了钱,潇洒地和姐弟俩说了再见。

王平之见她走远了,发出了啧啧两声,说道:“姐,你知道纪老师一个月工资多少钱么?”

“纪老师是医院的主力医生,工资肯定比你高啊,你挣28,他还不得48啊,要不然他媳妇能这么爽快?”

“你猜的还真对,就是48,可是你不知道啊,他每个月到手就25,剩下的23都让财务科给扣了。”

“扣了?为啥啊?”

“帮她媳妇还债啊!文清浅的娘家妈过世前足足病了两年,家底儿都扔进医院了,还欠了医院五百多块,纪笠结婚的时候就说替她还,月月从工资里面扣,现在估摸着也快还完了吧——不过他一直瞒着自己家里,他老妈一直以为他就赚25块钱呢,我们这些同事也都替他保密,姐,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

“这纪笠可真疼媳妇啊。”王平萍感慨着,又有些后悔地说道:“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推荐这双鞋了,这文清浅也是,太大手大脚了,纪笠背着这么大的包袱,她还过得心安理得的……”

……

文清浅出了鞋店,便往中心医院方向走去——这一早上空着肚子逛街,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既然纪笠说了她可以来他食堂吃饭,那她为啥不来。

刚走进医院,她就看到了陈秋月急匆匆地往里走,手里还拿着一个盒子,盒子外糊了一层彩色玻璃纸,一看就知道,这是精心准备的礼物。

文清浅默不作声地跟在陈秋月身后,想到早上拜年时说的话,就知道她是要加快节奏了。

陈秋月敲开了值班室的们,门内站着的正是纪笠,文清浅缩在一个门斗里,默默观察。

“纪笠哥,你今天为啥来医院,李主任又让你替他值班了?”陈秋月的语气满是心疼和不满。

“没有,是我不放心昨天的病人,今天过来看看,你怎么也来了?”

“我……我给你送个东西。”陈秋月将那精致的盒子递了过去,小声说道:“这围脖是我自己织的,用的是纯羊毛,可暖和了,你看看着颜色喜欢不?”

文清浅探头一打量,见陈秋月从盒子里拿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围脖,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抠着掌心,心里默念:“纪笠,你要是收了,就是个大猪蹄子,可就负了文清浅一片心了……”

“嫂子,你怎么在这儿站着呢?”

文清浅一惊——竟然被那个姓焦的焦文川给逮住了。

“我过来吃饭,找纪笠要饭卡。”文清浅故作大方地笑了笑,走到了值班室门口,陈秋月来不及把围脖放回盒子,只能硬生生在手里拿着。

“这围脖织得可真好,谁这么有福气,能收到秋月的礼物啊?让我猜猜,今天值班室里除了纪笠就剩下焦文川了……这不会是送给纪笠的吧?”

文清浅故意语气惊讶,瞥了一眼看热闹的焦文川,说道:“不可能啊,纪笠有媳妇,秋月不会这么没深浅的,我看,这肯定是送给你的,你小子,艳福不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