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向着太阳行走

向着太阳行走

向着太阳行走

来源:落初 作者:颜翎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3-23 15:50:27

颜翎小说《向着太阳行走》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2020年,年初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全国打响,而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生,护士都是我们的英雄。而祖国土地的一个角落里,也有这么一个平平无奇的家庭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回馈社会。这个疫情改变了他们……脾气暴躁双腿残疾的父亲有着一颗报效社会回报国家的热情之心。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2020年1月21日……

陈子娴正坐在高速休息区里吃面,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看着上面跳动的号码以及名字,她那舒展的没有下一刻便皱紧,按下接听键,不耐烦的语气溢出口腔:

“不是,我开个车你打电话又做啥?不知道开车不能看手机吗?影响安全。”

劈里啪啦一顿抱怨,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了一瞬的停顿,下一刻男人浑厚的声音响起:

“怎么?你老子打电话给你都不能了?”

“有……”屁这个字没真的说出口,到了嘴边转了个弯道:“行了,有事快说,我忙着呢。”

“忙忙忙,一天到晚的忙,好好的班不上,偏偏休假,脑子里想的什么心思你……”

不等陈其华说完,陈子娴就出口制止了他:

“不是,你有什么事就说。”

“你给我好好带口罩,不准去人群密集的地方,”

“什么鬼?”陈子娴看了看手机,翻着白眼就要挂掉,电话那头传来暴怒的声音:

“新冠肺炎,现在这个疫情很严重,你到底看不看新闻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听话,想死,那也不往家里传染。”

“什么玩意?”陈子娴特别受不得父亲这样的态度,每次都只要凶,狠和骂:“新冠肺炎是什么?还有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在外面,不想让我回家?”

“混账东西,爱回不回。”声音的暴怒成都又提升了一个八度。

陈子娴无所谓的掏了掏耳朵,正要说什么就听到电话那头妈***劝解的声音,下一刻手机传来嘟嘟嘟。

看着黑掉的屏幕,陈子娴嘴角撇撇:“让我死外面不回家?我还就偏回去看你把我咋的。”

胡乱的呼噜了几口面条后陈子娴擦擦嘴准备会车上继续启程,在经过从上海回来的一辆大巴车旁,看到他们正打开门让乘客在服务区休息休息。

让陈子娴的视线停留是因为从车上下来的人几乎每人都带了一个口罩,她不免疑惑了下顺手点开了手机上的微博,进入后热搜页面基本都是疫情的消息。

她胡乱的点开了几个,最后耸肩站在车旁,手指点了点,一条评论发了出去:

‘我们这小城市怕啥啊,当年非典也没蔓延到我们这,这次我也不怕。’

评论完陈子娴又翻了翻别人的评论,顿时觉得这些人真是小题大做,也就武汉那里传播的快了点呗。

回程的高速上,看着车辆的逐渐变多,陈子娴的眉头不免皱了皱,嘴里还念叨了一句:

“不是说疫情严重吗?怎么出来的人这么多?”

真是现在的新闻和自媒体就惯会夸大其词。

经过长达三个多小时的车程,陈子娴的车终于下了高速,此刻电话铃声响起,看着是妈***来电,她的语气里都带着跳跃接通了电话:

“妈,我下高速了,很快就到家。”

电话那头妈***声音带着宠溺:“好,好,开慢点,不着急哈,还有**被你气的不轻,你回来态度软点的,父女俩有啥好斗的。”

“妈,这事不能怪我,他让我死外面,凭啥啊,就这么不待见我啊?”

“啧,你这孩子,怎么就跟**是对头呢,你知道**当初腿生病落下残疾还把这个家承担起来有多不容易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开车呢,回去再说。”

说完就挂掉了。

这样的劝说经常出现在陈子娴的耳畔。

母亲名为姜苏月,是个标准的家庭主妇,精打细算可是在陈子娴心中她十分的善良,那时候还没拿结婚证的时候父亲生了病,至此落下了残疾,可是母亲依旧没有放弃他。

哪怕外婆和舅舅他们拦着她不去见我爸,还打骂父亲的时候,母亲都没放弃。

坚决的和他结了婚,一年后有了自己,在母亲的讲述中,那时候母亲生自己的时候难产,在村子里母亲疼了两天一夜都没生出来,我爸二话不说叫了辆拖拉机就这样来到了县里的医院。

那时候的剖宫产还是竖着的刀口,而且那时候的医疗水平不足以完全的保证安全,医生让签字的时候我爸颤抖着手怎么都签不下去,还是我妈一声怒吼让他落了笔。

我妈说生完后身上仅剩32块钱,他去买了几条黑鱼和拨浪鼓带到医院,手里只剩下五块钱了。

那时候我爸的腿虽然残疾,走路很慢还不需要用上轮椅,只是走路姿势十分难看,但是他就这样花光了所有钱后,第二天贩了些水果在县城里骑着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又挣回了些钱,我妈每次说道这些的时候都充满了幸福。

其实想想,似乎小时候我爸对我真的很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会凶骂自己了呢?

陈子娴想了想,也就是三年前,自己不愿意从事本职行业辞职后做了什么网络自媒体,父亲的怒骂就没停止过,甚至开始挑剔她的穿着,每每这时候陈子娴就回故意对着干,父亲讨厌那些朋克的衣服,她的衣柜里一半都是这样的衣服。

两个人自此后就跟对头一般,每天一吵就是家常便饭。

车子经过了几个红绿等就要到家了,经过这些年的打拼,他们家已经在市里落户了,在一个小区的门口买了门市做起了生意,开了一家小型的百货超市,其实算起来陈子娴知道这日子可比小时候舒服多了。

看到超市的门头了,陈子娴将车开进小区的停车位挺好,看到母亲姜苏月已经站在门口眺望了,不免提起笑容就迎了上去:

“老妈,我回来啦。”

“娴娴,你……”

话还没说完,门内立马飞来一样东西,下一刻陆续飞出好多,有上虾条,辣条,甚至还跳出了啤酒,不用说陈其华又在发火了,见状姜苏月立马用眼神示意陈子娴不要说话,这时候门市里传来男人暴怒的声音:

“谁让你回来的?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的?”

还没进家门,就说死不死的,陈子娴被这句气的立马回道:

“您这么不待见我,我也要死你面前恶心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