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烈焰雄心

烈焰雄心

烈焰雄心

来源:落初 作者:蓬勃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3-23 15:47:16

王旭东王一兵小说《烈焰雄心》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本书讲述了:本想抱着吉他征服世界、通过摇滚呐喊人生,却被父亲直接丢进消防队。“我要让你做个有用的人,我要让你的人生有意义!我管教不了你,让党来管教你!”王旭东不知道什么叫有用,什么叫有意义,他只知道他的人生被父亲毁了。他恨。然而,当他被烈火一次次锻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寝室里,七个小板凳,六个新兵蛋子整整齐齐地坐成一排,在班长赵乐的带领下,向一名肃立的新兵战士鼓掌祝贺。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旭东严肃而又庄重,他向全班人员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而后将身体站的笔直,双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紧紧压在裤线上,目光放空,望向雪白的墙壁。

他被父亲直接送到了苏省宁城武警消防第三中队已经快三个月了,这是个驻扎在城区中心的武警消防部队,面积并不大,整个编制也就一百来号人,但进来后他才听说,这个部队功勋无数,是全省闻名的先进单位,还多次得到省长的褒奖。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别人想去都去不成的地方,王旭东却厌烦透顶,相比每天重复着起床、训练、学习、吃饭、睡觉,五点一线、枯燥而乏味的生活,他更向往从前拿着一把吉它走到哪里、唱到哪里的惬意与洒脱。

“王旭东同志为我们七班争得了荣誉,作为第一个收到市民表扬信的新兵,下面请他分享一下此时此刻的心情。”班长又带头鼓起了掌,“大家欢迎!”

事情的始末很简单,那天他接到任务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点,了解情况后顺利替求助人从排水管里救出了她的进口宠物猫,结果这个女人为了感谢他掏了两千块钱辛苦费,被他当场义正言辞的拒绝,这个人就写了一封表扬信送到了队里。

要说荣誉,他这个荣誉来的委实有些运气;要说这钱,他家里也算小富之家,压根也瞧不上;再说这个事儿,不过是找了一只猫,又不是当了英雄,老挂在嘴边总觉得有点寒碜。这会儿,班长让他谈心情,他哪有什么心情?

不过,怎么说也来了三个月,从最开始的激烈抵抗到后来的默默抗拒,部队里该有的套路,王旭东都懂了。

他的目光在六名新兵中间扫了一圈,在对上吴道德那略带嫉妒的表情时,故意清了清嗓子,朗声道:“为人民服务是人民子弟兵的神圣职责,既然来到了军营,就要扎根军营、献身军营,认真训练,无悔青春。”

说完,他还故意挑衅似地朝着吴道德眨了眨眼睛。

“好!大家鼓掌!”

吴道德黑着脸,不情愿地在班长的带动下鼓着掌,心里忿忿难平。假如,那个任务派他去,收到表扬信的应该是他,此刻站在前面接受表扬的人也应该是他。

在班长的示意下,王旭东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好,就见班长又拿出了他的记录本,一条一条地念起来:

“上个月体能测试成绩不大理想,平均分数比八班低了3.2分,比九班低了2.1分,主要丢分项是3000米和单扛,我看你们一个个长的都挺壮实的,怎么一到了真格的就干不过他们?

还有理论测试,虽然咱们七班的成绩最好,但是有一些问题比较突出,一些基础性的问题、常识性的问题竟然还记不住。常用消防水带有多长,这个问题很难吗?”

威严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表情,赵班长恨铁不成钢地继续道:

“这一届的新兵答多少米的都有,还有带小数点的,这都不算稀奇,咱们班的王旭东同志的答案居然是‘消防水带有接口,想接多长就能接多长,具体方法是连接扣准确插入滑槽,按顺时针方向拧紧’……这用你说吗!”

班长话音一落,底下已经“噗哧”、“噗哧”地响起低低的窃笑声,还有几个胆子大的,一边笑,一边斜着眼睛偷偷瞄着王旭东那一本正经的侧脸。

“不许笑!”

大伙儿一个个赶紧直起背,绷起脸来,憋的脸红脖子粗,大气都不敢喘。

“王旭东!”

“到!”听到点名,王旭东条件反射的站起来,打了个立正。

“知道咱队里一共有多少条水带吗?”

“报告班长,不知道!”

“很好!”班长“啪”地一声把本子合上,背到身后,“明天你去把全队的水带都给接上,好好量一量,有多少米给我按10倍跑!”

王旭东活了十九岁从没认过怂,哪怕是小时候被他爸摁着打,最后把鸡毛掸子抽断了他都没求过饶。

他望着空旷的训练场上呈圆型延伸闭环的跑道,一边做着扩胸、拉伸的准备动作,一边在心里暗暗遐想着一会儿自己晕过去后现场乱成一锅粥的场面,甚至还有不久之后,因为种种原因他被部队开除的情形。

头几圈他跑的挺轻松,每每经过人群的时候,还不忘朝大家打个招呼、做个鬼脸。班长始终一言不发,目光盯着他的身影,一脸高深莫测。

再跑几圈,疲劳袭来,他有些气喘不匀了,但一切似乎正朝他预想的结果发展,他干脆加了把劲儿,跑的更欢实了。

二十圈下来,累的他口干舌燥、大汗淋漓、四肢酸软、腿肚子转筋不说,喘气都带着一股铁锈味,仿佛一咳嗽都能咳一嘴血沫子。可饶是如此,他仍然清醒的很,除了心跳加速以外,丝毫没有半点要晕倒的感觉。

大家站在训练场边都替他捏了一把汗,唯独吴道德在一边兴灾乐祸地小声说:“这下知道什么叫乐极生悲了吧?荣誉都是一时的,想要出类拔萃,他还差的远呢!”

王一兵说:“咱们都是新兵,水平都差不多,都得多磨练呢!其实……他那个答案也不算错,距离远可不就得接水带,这个罚有点争议。”

吴道德不赞同:“又不是玩脑筋急转弯,正规测试只有一个正确答案,否则不全乱套了?”

“反正我觉得东子挺厉害!”王一兵看着训练场上不断奔跑的身影,“你瞧,都22圈了,换作是我早趴了。”

吴道德不再说话,转过头看向王旭东,眼里又多了几分不屑。

“王旭东加油!”大伙儿终于忍不住了,一边替他鼓劲,一边替他倒数。

“3圈!”

“2圈!”

“1圈!”

坚持着跑完了全程,王旭东像泄了气似的翻着白眼,张着胳膊劈着腿,呈一个“大”字直接瘫在训练场上。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就在耳边,他只觉得全身沸腾的血液汩汩撺流,涨的血管隐隐发痛,毛孔也在无限扩大,汗珠顺着毛孔争先孔后地往外挤。

累!真他妈累!可就这么累成了死狗,他也还是没晕,他想的那些,都没有实现。

被舍友搀扶着回到寝室,王旭东已经累的不想再动,直接脱了靴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不肖三五分钟就打起了呼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