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长生万年赘婿

长生万年赘婿

长生万年赘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包子铺老板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3-22 17:05:39

《长生万年赘婿》小说的作者是包子铺老板主角是叶帆秦慕雪小说精彩试读:一万年前,叶帆是叱咤风云的修仙强者! 一万年后,叶帆成人人喊打的废物赘婿! 一万年了,当第九转劫难渡过之后,叶帆眯着眼睛抬头看天:“做了一百年的瞎子,终于可以挺起胸膛看世界了……”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叫张瑞,大学去了国外,前些天才回来,托父亲的福在远征集团任职,暂时是远征集团的一个小经理。”张瑞自我介绍道。

在远征集团任职?而且还是经理,听他的意思父辈与远征集团的董事长关系不一般,想到这里,沈曼华看向张瑞的眼神更满意几分。

远征集团的董事长,可是安远市大名鼎鼎的首富林远征!

这些话落在秦建国耳朵里,却没有在他心中激起丝毫波澜。

秦建国只想尽快看到唐寅的真迹,见张瑞还在自我介绍,他等不及打断道,“世超,那个……你刚是不是说你朋友这有幅画?”

张瑞是个有眼色的人,当即想起今天自己来的目的,还没等秦世超开口,张瑞抢先说道,“嗨,都怪我,把这茬给耽搁了,您快看看。”

说着,他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长条盒子,把盒子放在秦建国面前。

秦建国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画轴展开一看,一束山泉从山腰处倾流而下,汇入清澈见底的河水中,河边和一片茂密的松林。

这副画古朴大气,落款处更是有唐寅提的诗,而且还盖了印章。

嗅着古画笔墨的味道,秦建国深吸一口气,随后不可思议的问道,“我还是第一次见这副画,这画,真的是真迹吗?”

张瑞勾起嘴角,“这幅画是唐寅早期所作,伯父我能拿这副画给您做寿礼,自然不会有假。”

“这画得多少钱才能买到?”秦建国知道唐寅的画作可遇不可求,你有钱都弄不到,今天他和张瑞第一次见面,他不可能没有条件就把画送给自己。

张瑞侧过身,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叶帆身边的秦慕雪,眼神中满是痴醉之色,“伯父,这画不要钱,我只希望您能答应我一件事。”

发觉张瑞直勾勾看向自家女儿,秦建国心中有些不悦,但为了得到唐寅的画作,他皱眉道,“什么事?”

“我想和慕雪结婚,请您让慕雪和她身边的男人离婚,今天就离。”张瑞淡淡说道,

众人听了这话,瞬间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张瑞。

结婚,离婚?

秦慕雪的脸瞬间羞红了,张瑞是她高中时的同桌,她知道张瑞暗恋自己暗恋了三年,可他们高中毕业后,已经八年没见了。

况且当年是张瑞单方面追求秦慕雪,若是秦慕雪对张瑞有一丝好感,三年也该同意了,显然秦慕雪并不喜欢张瑞。

发觉亲戚们的目光游离在自己身上,秦慕雪脸上比被人打了一巴掌还难受,这可是奇耻大辱!她的婚姻什么时候由得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一旁的亲戚没一个开口帮他们说话的,反倒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不等秦建国开口,张瑞再次说道,“伯父,从高一开始我就一直追求慕雪,可惜高中毕业我就被父亲派去国外留学,在国外站稳脚,我立刻就回来准备追求慕雪。”

“谁知道慕雪已经结婚了,我以为慕雪找到了真命天子,今天才来一探虚实,没想到她嫁的竟然是个瞎子窝囊废!我决定夺回慕雪!”张瑞激动的握拳说道。

这番话十分激动人心,张瑞的眼神中流露的爱意不是骗人的,他真情演绎了一个不忍看到喜欢的人受苦的痴心男人的形象。

听了这番话,亲戚们也开始帮腔。

“追求慕雪这么些年,是块冰也该暖化了吧?这张瑞可真是个痴心的好孩子啊。”

“一表人才家里还有钱,又是留学回来的,慕雪要是嫁给他,一准享福!”

“就是,嫁给谁都比嫁给那个瞎子好!”

……

张瑞说的一番话,还有亲戚的议论,让秦建国十分难做。

正当他为难的时候,叶帆突然站起身说道,“我和慕雪感情好着呢,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拆散我们?”

此话一出,引得亲戚们再次议论出声。

“叶帆你能不能要点脸?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

“看看慕雪姐再看看你,你配得上慕雪吗?”

“在我们秦家混吃混喝三年,也该满足了吧?还不快把位置让出来?”

秦家亲戚帮着张瑞指着叶帆,他们觉得叶帆是最没有资格出声的人。

张瑞脸上满是笑容,他挺直腰板,一副胜利者的样子,但这还没达到他的目的。

“我当然有资格,你不过是秦家的米虫,慕雪嫁给我能享福,你看看慕雪嫁给你成什么样了?你就是个附骨之蛆,没用的瞎子!”张瑞居高临下指着叶帆的鼻子说道。

听张瑞说自己是没用的瞎子,叶帆嘴角勾起笑容。

叶帆抬起头对着张瑞,随后右手摘下墨镜与张瑞对视。

众人惊了,这是怎样一双眼睛?叶帆的眼睛像极了一汪清澈的湖水,在长长的睫毛映衬下,显得格外有神。

活了这么些年,叶帆经历的太多了,吃过的盐都比面前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多,面对张瑞的嘲讽,叶帆心中毫无波澜。

在叶帆看来,张瑞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罢了,他又何必与一个跳梁小丑争对错?这只会拉低他的身份。

“你看我是瞎子吗?”叶帆笑着与张瑞对视。

两人之间不过一拳的距离,只一眼,张瑞竟然腿软了,他竟然想给面前被他视为窝囊废的男人跪下!

下一刻,张瑞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叶帆的眸子竟然有种惊人的威慑力,似乎能凌驾于终生之上一般。

强烈的愤怒充斥张瑞的大脑,他竟然被自己视为**的男人吓到。

张瑞冷笑一声,继而嘲讽道,“就算你现在不是瞎子又怎么样?**就是**,怎样也没办法变成有用的东西!”

“这辈子你只能抬头仰望我,别的不说,就这副唐寅的画,你打一辈子工都买不起!”张瑞指着桌子上的画低吼道。

叶帆看了一眼,不屑道,“拿副假画当寿礼,真亏你拿得出手。”

众人刚从叶帆恢复视力的震惊中醒过来,再次陷入震惊中。

叶帆竟然说张瑞拿来的寿礼是假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