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强狂婿

最强狂婿

最强狂婿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下雨天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16 16:34:01

《最强狂婿》小说的作者是下雨天主角是林天,柳馨妍小说试读:林天修仙五千年,在红尘游历,想尽办法寻找突破的机缘。 奈何机缘未曾寻得半点,却见惯了生离死别,心中无比凄凉。 索性,这仙也不修了! 只想安安静静地吃个软饭,可为何总有些人非要逼他出手? 长生五千年,逍遥人世间!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林天没有想到王齐铭想的还挺周到,竟然没有透露一丝关于他的消息。

他见眼前的柳馨妍长发披肩,不施粉黛却依然肤白唇红,身着一件轻薄微透的女士吊带睡衣,隐隐能看到身材的轮廓,脚上套着一双粉色拖鞋,让性感的装扮中还有一丝俏皮。

不仅仅是容貌和灵瑶一模一样,即便是身材也都差不多!

都是仙女下凡!

“他怎么恐吓你的,我就怎么恐吓他的,然后和他讲了讲道理,他就认识到了自己错误。”

林天的回答很是随意。

“就这么简单?”

“对啊,只不过我不知道他还会给赔偿,不然肯定让他单独给你,这样也不会落在那老婆子的手里了。”

林天坐靠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闭上了眼睛。

听着林天的解释,柳馨妍内心被轻轻触动。

不论林天说的是真是假,但也都是为了她。

他也并没有失信!

“那……你昨晚去了哪?”

“柳长空的墓地,陪了他一夜。”

林天直呼柳长空的名字,柳馨妍也并未在意,她早已习惯林天那般称呼**。

只是她很好奇,林天与**之间,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但她始终没有问过林天。

误会解除后,柳馨妍也坐到林天旁边的沙发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很快,一则新闻报道引起了林天的兴趣。他睁开双眼,盯着电视里的人物。

“赫赫有名、从不抛头露面的神医韩墨尘现身江南!”

电视里,只见一个老者被众多媒体给包围,现场人山人海。

“韩神医,传闻你的孙女病重,你却束手无策,请问这是真的吗?”

“韩神医,请问你这番到江南,是不是为了给孙家老爷子治病?”

“韩神医,据有关消息透露,你孙女病重活不过三天,这是不是真的?”

……

面对媒体的询问,韩墨尘全都无视,看向镜头,直接跪了下去,没有丝毫神医的样子,带着悲意呐喊。

“师父,我知道您就在江南,求求您救救我孙女吧!”

“师父,徒弟求求您了!”

没有多余的话语,一直重复着这两句话,同时推开前来搀扶他的旁人。

此时,哪还有什么神医,只有一个救孙女心切的老者。

林天则眉头微皱,心底也有几分怒意。

韩墨尘口中的师父,便是他。

韩墨尘年轻时,林天见他对医学的执着,有着一颗医者仁心,便教导了他几年,也传授了他一些医术,让他自己去领悟,林天便离去了。

离去前,还特意叮嘱不可泄露他的身份。

后来,韩墨尘凭借医术上的造诣,也渐渐有了名气,最后还被戴上了神医的头衔。

但韩墨尘此时这般行为,是将林天的叮嘱抛之脑后了。

林天点上了一支烟,悄悄的给韩墨尘发去地址和时间,让他晚上过来接他。

……

韩墨尘这行为,却让江南各大小家族炸开了锅,各势力都在第一时间想方设法联系韩墨尘,同时暗中寻找韩墨尘的师父,想要看看是何方神圣。

柳馨妍正被这新闻吸引,突然就收到柳白飞打来的电话。

柳白飞向来看不惯她,从不主动与她联系,犹豫了几秒,才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

“呵呵,馨妍妹妹,你就这么讨厌和我说话吗?”

“没事我就挂了!”

“今晚有一场宴会,到时候我来接你。”

“不……”

“这宴会是奶奶点名让你去的,不然我才懒得通知你!”

说完,柳白飞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柳馨妍柳眉蹙起。

以前即便是奶奶点头的事,柳白飞都是让下人传话,此次他竟然亲自打电话通知,她总觉得有些怪异。

并且,即便是在电话中,她都能感受到柳白飞的窃喜。

这时,柳馨妍也收到闺蜜发来的消息,邀请她玩王者,她也没有多想,直接起身回房间,打算陪闺蜜打几把游戏放松下。

林天看着柳馨妍的背影,想到柳长空希望柳馨妍能留下他的血脉,便起身跟在柳馨妍身后进了房间。

柳馨妍进入房间,因为注意力全在手机上,并没有注意到跟进来的林天,直接躺到了床上。

林天也跟着躺了上去。

三年来,这还是林天第一次上柳馨妍的床。

“啊!……”

柳馨妍看着躺在床上的林天,下意识的发出一声尖叫。

一脚就将林天从床上踹了下去,紧紧抓着被褥,护住身体,脸颊通红,指着林天大骂。

“混蛋,谁允许你进我房间,谁允许你上我床的?”

柳馨妍不敢相信,林天今天的胆子竟然这么肥,不仅偷偷摸摸的进了她的房间,还趁她不注意上了她的床!

如果这般放纵下去,鬼知道林天还会对她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林天看着愤怒、脸颊羞红的柳馨妍,自己也十分委屈。

他身为柳馨妍的丈夫,怎么还不能上她的床了?

虽然这三年来,他确实冷落了柳馨妍,但他现在不是想要补偿嘛!

怎么柳馨妍还不领情?

并且,也是柳老爷子希望柳馨妍能为他留下血脉……不发生关系,血脉还能从石头里蹦出来不成?

“混蛋,流氓!”

“你还看!”

“快给我滚出去!”

林天无辜的眼神,落在柳馨妍的眼中就是想对她图谋不轨的最好证据。

她气得浑身颤抖,纤长玉指指着林天再次大骂道:

“我就说你这**怎么会好心去要钱,原来是想以此来作要挟,进而……进而得到我!”

“我告诉你,我柳馨妍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你碰我一下!”

“你还不赶快给我滚出去!”

林天没有解释,起身走了出去。

刚从柳馨妍的房间走出,就遇到被柳馨妍尖叫惊扰赶来的王秀兰。

王秀兰看着从女儿房间走出来的林天,指着林天鼻子开口就骂。

“小兔崽子,就凭你也癞**想吃天鹅肉?”

“我女儿可是闻名江南的大美女,岂是你这种**配垂涎的?”

“老娘告诉你,再敢踏进我女儿房门一步,老娘打断你的双腿!”

王秀兰因为要出去逛街,并没有和林天多计较,吼了几句后便拎着包出了门。

林天眉头轻皱,默默地坐到沙发上。

以他的能力和财富,若真讲门当户对,这世间谁配得上他?

林天也想不明白,今天中午还好好的,怎么说来脾气就来脾气?

这女人翻脸速度怎么就比翻书还快?

柳毅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见林天坐下,便向着柳馨妍房间的方向给林天使眼色,让林天去哄哄柳馨妍。

林天当做没有看见,坐到柳毅身旁,递去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根。

在这柳家,要说没有地位,除了林天外,便是柳毅了。

唯一不同的,便是只要林天愿意,整个柳家都会匍匐在他的聊下,而柳毅则是实实在在性格懦弱,一无所有。

一整天,柳馨妍都将自己锁在房间里。

直至六点左右,她才精心打扮好,从房间里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