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最新王石蛋柳春妮小说

最新王石蛋柳春妮小说

最新王石蛋柳春妮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鹰刀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3-15 15:54:29

《深山神医采仙药》小说的主角是王石蛋柳春妮作者是鹰刀小说试读:“这算什么,我还懂药理,野牛膝补肝肾,强筋骨,活血化瘀,逐瘀通经,药效高,滋补之功,如牛之力。”王石蛋仿似他很熟悉药材似的,随口道,“野牛膝根茬挖出来后,晒成半干后捆成小把,按个大小挑选,分头肥,二肥,平条三种,头肥4-6根一斤……姐,我不仅懂药材,还懂得怎么炮制它。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姜兰花说完就挣开王石蛋的手,摇摇晃晃去柜台那边拿东西。

王石蛋看着姜兰花的背影,似乎有股温热的手感还紧紧黏在手上不肯走,拿到鼻子前嗅了嗅,手有余香,很想追上去,扶着姜兰花,但脑子里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他,发乎情,止乎礼,你的异能还没完全掌握呢……

姜兰花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几张纸,然后往王石蛋面前一放。

王石蛋一看,瞬间就明白了姜兰花的心意。

这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然后姜兰花竖起了中指放在嘴唇间,让王石蛋不要说话,拿出手机拨通了孙旺的电话。

“孙旺,你跟桃姐的事我知道了,我想了想,你一心要做个城里人,我就是个乡下女人,也不挡你的道,咱们还是离婚吧。”姜兰花语气平静道。

“麻蛋,是王石蛋那小子在你耳边瞎咧咧吧,兰花,你别听他的,我跟桃姐没什么,就在办公室打闹了一下,你知道,她是大股东老板娘。”孙旺早就想好了说辞,敷衍道。

“还撒谎,要不要我发视频给你,顺便我再发个离婚协议给你,我就等着跟你回来签字!”姜兰花冷笑道,“这个家,除了食杂店里一点钱跟收的山货药材,其他钱全部被你拿去投到经营部了,也没见着你挣一分钱回来,还老往里面填,我就要食杂店,其它的都给你,等你明天回来签字。”

“姜兰花,你个臭不要脸的,还将我的摩托给王石蛋骑,你不是跟他明铺暗盖睡在一起了,要不然他怎么会拍我的视频?”孙旺在电话那边气得骂了起来。

“孙旺,你做了丑事,还往我身上泼脏水,你不离是吧,我拿着视频去找法院,看法院怎么判?”姜兰花泪花儿都出来了,她一直守妇道,就算今晚跟王石蛋喝酒,也是先跟孙旺挑明了离婚。

“好,离就离,姜兰花,你个臭婆娘,咋收拾都土里土气,老子早就想离了。”孙旺破口骂道。

姜兰花掐了电话,嘤嘤地哭了起来。

王石蛋看了看姜兰花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嫂子,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你这样做,倒把我弄得里外不是人,何况我有女朋友了,城里的,孙旺哥今天也看见了,你瞧瞧,这套休闲服就是她给我买的。”

王石蛋随口胡说道,现在这情况得撇清他和姜兰花的关系,不然村里人说三道四,坏了兰花嫂子的名声。

姜兰花一下愣住了,转念一想,王石蛋,你家那么穷,还城里女朋友,哄鬼呢,就算姐离了婚,嫁给你,也是你祖上积德。

姜兰花抹掉眼泪,语气淡淡道,“石蛋,你想多了,嫂子就是觉得心里堵得慌,想喝点酒,找个人聊聊,刚好你又了解内情,所以才找你。”

“好,我们就喝酒。”王石蛋给姜兰花倒了半杯酒,然后给她拿个了樟茶鸭腿,转移话题道,“姐,以后我可以跟你合伙,一块做山货药材的生意……”

姜兰花听到这声姐,没喊她嫂子,眉眼都笑了,有些事不用挑明,都是明白人,王石蛋为啥给她发视频,那不是狼子野心吗?

两人一边聊,一边喝酒吃菜,不觉姜兰花都喝了一斤酒了,王石蛋也有六两,都带着几分醉意。

王石蛋兴致一来,去打印机那边拿了张纸过来,根据初祖的记忆,写了黑玉断续膏的几味药材,“姐,碎骨补有没有,就是石毛姜,还有补骨脂,野牛膝,金续断……”

“嗯,这些不是跌打药用的药材吗,库房里有几样,我记不清了。”姜兰花凑过来看,喝了酒,身体控制不了,都耳鬓厮磨快挨着脸了。

想不到姜兰花的脸蛋肌肤还那么嫩滑,虽然王石蛋很想厮磨下去,但姜兰花刚才跟孙旺闹离婚,都牵扯到他了,赶紧起身躲避:“姐,我到库房去看看。”

王石蛋往库房里走,姜兰花也跟着站了起来,“你没钥匙,姐帮你开库房门。”

姜兰花起得急,走得快,脚步一踉跄,直接向前扑了出去。

王石蛋眼疾手快,赶紧把她扶住,感觉一阵口干舌燥:“姐,你小心点。”

“没……没事,那点酒喝不醉姐。”姜兰花脸蛋绯红娇媚,推开王石蛋的手,摇摇晃晃走到库房门口的,拿出钥匙,开了门,“石……石蛋,想要什么药材,就进去挑吧,姐的就是你的。”

“姐,别这样,我用药材,该多少钱,我给你。”王石蛋见房间没开灯,睁眼一看,异能真气不由自主在身体里运转起来,本来脑袋喝得晕晕乎乎的,结果清醒了不少,暗道奇怪,异能真气还有解酒的功效?

姜兰花打开了灯,陪着王石蛋挑起了药材。

库房放着一排排货架,货架上堆着药材,过道狭窄,两个人一站,都人贴人了。

王石蛋斜着弯腰下去,拿着一段根茎,这药材茎有棱角,节部膨大,状似牛的膝盖,啧啧感叹道:“姐,你说咱山里怎么这么多野生药材,你看这野牛膝,条子粗壮明亮,色泽鲜艳,油性多,这个品级应该算得上二肥。”

姜兰花凑了过来,惊奇地问:“石蛋,你……你还懂药材啊,以前也没见你采过药。”

“这算什么,我还懂药理,野牛膝补肝肾,强筋骨,活血化瘀,逐瘀通经,药效高,滋补之功,如牛之力。”王石蛋仿似他很熟悉药材似的,随口道,“野牛膝根茬挖出来后,晒成半干后捆成小把,按个大小挑选,分头肥,二肥,平条三种,头肥4-6根一斤……姐,我不仅懂药材,还懂得怎么炮制它,以后咱们要卖就卖炮制出来的药材,最好是药膏药油,那个才赚钱。”

“石……石蛋,你长本事了,野牛膝头肥不过三十元一斤,炮制出来,做出药膏药油,那个更赚钱,比大能人柳国忠还厉害,柳国忠只懂得炮制药材。”姜兰花不觉走到王石蛋身后。

王石蛋没察觉,从地上站起来,稍微一动,二人就贴在了一起,不能动弹。

姜兰花喝醉了酒,本来就有些控制不住,感觉身体火烫烫的,似乎有种病毒在蔓延,慢慢汲取着她浑身的力气。

霎时间,姜兰花双腿一软,,心里道:坏小子,你故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