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凌灵南宫辰小说

最新凌灵南宫辰小说

最新凌灵南宫辰小说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大橘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13 19:58:13

最新凌灵南宫辰小说精彩试读:从南宫辰离开的那天起,凌灵每天都很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自己,照顾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她换取父亲性命和自由的唯一筹码。但是不知为何,在孩子第四个月和第个月的时候,她突然下体出血,幸好不是很严重。七个月过去了,凌灵的肚子已经变得和正常孕妇八九个月的时候一样大了,行动处处受限制,而此期间。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医生,凌灵妹妹的身体合适吗?”

李思涵脸上依旧是得体大方的笑容,不过那笑容底部却隐藏着让人心悸的残忍和阴狠。

医生连忙点头,把化验单递到李思涵手中,额头冒出阵阵冷汗。

“那就好,”李思涵满意地笑了笑,转向面色苍白的凌灵,“医生说,凌灵妹妹的身体很适合生三胎,你也知道,我这么爱辰,一个孩子怎么能表达我对他的爱,所以就辛苦你了。”

“不!”凌灵脸色涨红,她的身体她最清楚,根本不适合怀孕多胎,甚至成年那年来体检医生说她的**和盆骨都比较小,怀一胎都可能造成危险,更别说三胎了。

可是哪里容得她拒绝,李思涵的两个保镖一人按住她的一条胳膊,把她往手术室里带去。

“放开我,李思涵,你在犯罪!”

凌灵双目猩红地瞪着李思涵,身体因为疼痛而抽搐着,头发凌乱,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狼狈的女孩几个月前还在过着公主一般的生活?

李思涵冷笑,上前扯住凌灵乱的杂草一般的头发,狠声恐吓,“辰已经把你签字的同意书给我了,还是,你想违背他的意愿,让你那个可怜老爹现在就一命呜呼?”

“你!”凌灵双瞳乱颤,现在父亲成了她唯一的也是致命软肋,她甚至连死都不能。

“乖乖躺下,不然你要遭的罪还要更多。”

凌灵被强制控制在手术台上,动弹不得。

“凌灵,怪就怪你投错了胎,非要当凌北辰的女儿,下辈子可一定要睁大眼睛看清楚。”

凌灵警惕地看着李思涵,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而且,你更不该妄想跟我抢辰。”

“呸!”凌灵冷笑回瞪李思涵,嘲讽道:“你口口声声说爱南宫辰,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替她生孩子?”她才不会相信李思涵**坏掉的鬼话,那帮劫匪,根本就是李思涵自己找来的!

“我当然会自己生!”李思涵同情地看着身体不断发抖的凌灵,用力捏了一下她手上的手腕,“不过要在你死了之后,你不死,辰怎么可能会真心实意地让我为他生孩子?”

“不过没关系,三个孩子足够让你死的连渣都不剩,到时候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和辰在一起了。”说着,李思涵嘲弄地看了一眼凌灵,嘲讽道:“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可以生下辰的孩子吧?等你死了,辰要是知道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荡/妇,早就怀上了赵子凡的种,会不会对你彻底失望?哈哈!”

“他不会放过你的!”凌灵愤怒地浑身颤抖,不断挣扎,双手被绳子勒出道道血痕,她没想到李思涵会这么狠,不仅想要她的命,还要让南宫辰彻底厌恶她。

不行,她不能让她得逞!南宫辰本就对她父亲恨意滔天了,要是她再死,她父亲该怎么办?

……

手术顺利进行,凌灵被南宫辰接到了郊区别墅,找了保姆照顾她,可是她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虚弱。

“小涵说的果然没错。”

南宫辰脸色阴沉地抓住刚把手腕搭在门把上的凌灵的手,脸色阴沉得可怕,眼神狠厉,仿佛能从里面射出刀子狠狠地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女人。

手腕上的剧痛让面色苍白的凌灵恢复了一丝血色,疲惫痛苦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又告诉你什么了?”

“嗤!”南宫辰伸手从她包包最里层拿出一个小药瓶,“你该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吧?”

凌灵强打起精神,疲倦的眸子染上心碎,“南宫辰,我不适合怀孕,更不适合代孕,李思涵让我怀孕三胎你知道吗?”

“她想让我去死,等我死了再告诉你我怀的不是你的种,那天绑架也是她一手导演的,南宫辰,你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凌灵歇斯底里地解释,南宫辰在她面前不是无所不能吗?为什么要无视李思涵的虚伪,为什么要这样恨她折磨她?

被捏住的手腕力道不减,疼痛不断袭来,心脏痛如刀绞,凌灵破碎的心一点一点被灰寂掩埋。

南宫辰眼神幽暗,看不透他此时的心情,直到凌灵说完,他如同黑曜般幽深的眸子才露出一点情绪。

“这些,就是你不愿意生孩子的理由吗?”

明明医生说,她身体很适合怀孕。

为什么不管几个月前还是现在,眼前的女人都不愿意真心实意地爱他一次。

哪怕是一次,他也会,也会重新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是,她没有!

手掌渐渐收紧,南宫辰满意地看着凌灵脸上布满痛苦,“给我老老实实的把孩子生下来,你要是再敢耍什么手段,我现在就去让凌北辰死无全尸!”

“不要!”

凌灵慌乱的对上南宫辰狠厉的眸子,她已经失去一切了,不能再把父亲的命弄丢了,不能。

“好,我答应你把孩子生下来,不过你也要保证我爸爸的安全。”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凌灵沉默,她是没有,不过。

“你不是想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吗?那我就用我和孩子的命,换我父亲的命。”

南宫辰神色复杂,随后重重冷哼一声,摔上车门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凌灵缓缓瘫倒在地上。

也许,这就是她的命。

从南宫辰离开的那天起,凌灵每天都很小心翼翼地照顾着自己,照顾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孩子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她换取父亲性命和自由的唯一**。

但是不知为何,在孩子第四个月和第个月的时候,她突然下体出血,幸好不是很严重。

七个月过去了,凌灵的肚子已经变得和正常孕妇八九个月的时候一样大了,行动处处受限制,而此期间,南宫辰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她该高兴的不是吗?

南宫辰不回来,她身体的伤疤也许不会那么痛,不用再疲惫地和他解释,不用再看他冷的足以把她冻起来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