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暴风眼

暴风眼

暴风眼

来源:网络 作者:何田田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3-10 16:06:26

《暴风眼》小说的主角是马尚,安静(张彬彬、杨幂)小说故事简介:该剧讲述了以安静和马尚为代表的国安人员,不畏险阻始终坚持心中正义,努力侦破技术窃取案件,保护国家稀有资源不被境外势力走私交易的故事,历经重重考验,马尚和安静协力同心抽丝拨茧,多次于紧要关头力挽狂澜。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双清市某小区门口,一个头戴黑色鸭舌帽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左右张望了一下,确认没人注意后才快步走过马路,发动一辆白色轿车离去。

停在附近的一辆黑色越野车也驶出停车位,朝着白色轿车的方向开去。杜猛握着方向盘,一副一雪前耻的样子。

直行,拐弯,超车,白色小轿车在车流中若隐若现。而这一幕也实时显示在赫子轩驾驶的那辆游艇上,映入马尚和秦枫的眼中。

“你觉得怎样?”秦枫转头看向马尚,问。

“任务布置合理,应该不会有问题。”

“指挥车,这里是A组。目标离开车辆,进入东大桥南侧引桥下方。”杜猛用望远镜监测着。

“指挥车收到。寻找最佳观察位置,继续监控目标。”通讯器里传来了安静的声音。

“明白。”

说完,杜猛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李使了个眼神。小李点了点头,推门下车。

桥下,刘宝强确定四周无人后,沿着人行道走向引桥正下方。他走到桥洞下唯一一个红色**桶前,往里扔了什么东西。

见此,安静说:“目标可能会跟上线联系,准备捕捉通信信号。”

“明白。”

果然,刘宝强走出桥洞,环视一圈后,掏出了手机,边走边打电话。

“说。”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明显经过了变声器处理。

“东西放那了,我的钱呢?”

“十分钟内到账,你赶紧开车走。”

“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刘宝强有些紧张。

“那你就留在那儿,等**来抓你吧。”那个女人明显有些不耐烦。

“你……”不等刘宝强说完,电话已被挂断。他无奈地收起手机,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快步离开。

“信号终止”,侦查车内的屏幕上弹出红色警示框。

安静焦急地看向技术侦查员,问:“定位到没有?”

技术侦查员没有回答,眉头紧锁,紧张地*作着电脑。

“定位到了吗?”安静又问了一遍。

技术侦查员有些无奈地说:“通话时间太短,还在运算。”

另一边,游艇上的赫子轩也在飞快地*作着键盘,追踪刚才的通信信号。

“找到了!”赫子轩兴奋地大叫,电子地图上出现了一个三角形区域,他指着那里说,“在桥北的高速入口,只有三公里。”

马尚说:“发给市局。”

“知道。”

侦查车里的技术侦查员仍在*作着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个窗口,他看到后说:“安科,省厅那边给了定位信息。”

安静凑上去查看片刻,按下通讯器,指示道:“C组,这里是指挥车。”

王佐道:“C组收到。”

安静复述着定位信息:“定位显示目标在响水高速入口,离交易地点只有三公里。”

“明白,我立刻前往。”

安静叮嘱道:“收集证据,不要暴露。”

“知道!”

挂掉刘宝强的电话后,周恋熟练地用手巾擦掉手机上的指纹,随后拆除电池和电话卡,将部件扔出窗外,开车离去。没走多远,又有手机铃声响起。她拿出另一部手机,看了眼屏幕便皱起眉头,接通后问:“怎么了?”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周恋表情变了,手明显抖了一下。

挂掉电话后,周恋驾车经过南侧引桥,却径直开走了。她不停瞄向后视镜,神色紧张。半晌,她拨通电话,说:“我过桥了。帮我看看有没有人跟着……”

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周恋长出了口气,开车沿着高速公路渐渐驶远。

王佐开着车由南向北驶过大桥,副驾驶上的侦查员正拿着定位仪器导航。

“过桥以后第一个匝道右转下去。”看着仪器,侦查员说。

“好。”

通讯器里响起安静的声音:“C组,目标的手机信号原地未动,接近。”

“明白。”

与此同时,对向车道的一辆轿车与王佐的车擦肩驶过,驾驶座上的女子神色不大自然,但并未引起王佐的注意。

王佐在草丛中找到了手机部件,说:“指挥车。目标已经丢弃手机离开现场,应该往你们那边去了。”

安静说:“明白。A组、B组,保持警惕,目标随时可能出现……A组,送货人那边有什么情况?”

杜猛正在驾车跟踪刘宝强的白色轿车,回复道:“送货人正沿来路返回,视野清晰。”

安静说:“收到。我们这边没看到买家出现,不排除刚才的停留只是个幌子,他们有可能改换交易地点。”

杜猛说:“A组明白,有情况我会随时报告。”

“指挥车,B组呼叫。”老六通过对讲机说,“情况有点不对,已经过去十分钟。买家离接头地点只有三公里,这会儿早就该到了。”

安静听后犹豫片刻,说:“收到……你先原地待命。”

“明白。”

安静松开对讲机,沉思片刻,又回过头问技术侦查员:“信号定位地点有没有道路监控?”

“没有。整个路段,只有两侧桥头有监控。”

安静继续问:“从那个匝道口进入主路,只能从桥北往桥南行驶,对吧?”

“没错。”

安静叹了口气,有些低落地说:“行动结束后,记得找交管部门拷贝监控视频,做好筛查准备。”

“明白!”技术侦查员问,“安科,你是不是怀疑买家已经跑了?”

安静没有回答,只是悄然握紧了拳头,开始重新梳理整个案子,思考着哪个环节可能出了问题。

另一边,刘宝强回到了居住的公寓楼下。杜猛跟了上来,通过对讲机说:“A组呼叫指挥车。送货人已返回住处,沿途未作停留,没有可疑举动。”

“明白,待命。”说完,安静开始考虑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

听完杜猛的报告,马尚看着监控画面,叹了口气。游艇上能同步接收到那边的所有情况。

秦枫皱着眉说:“买家不会出现了。我通知他们收网。”

他掏出手机正要拨打,通讯器里传来了安静的声音:“各小组注意。立刻回收货物,对送货人实施抓捕。”

“安科?买家还没出现,确定要终止任务?”杜猛不解地问。

“执行命令。”安静坚定地说。

听到安静的命令,秦枫微微一愣,放下了手机。

马尚对赫子轩说:“等市局那边搞到桥头监控画面,你看看能不能优化一下,帮他们简化筛查过程。”

等马尚说完,秦枫问:“马尚,你觉得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马尚摇了摇头,说:“我也想不明白,得去现场看看。”

秦枫忙说:“我陪你去。赫子轩,这边交给你。”

秦枫和马尚开了一辆普通的家用轿车停在了引桥下的交易地点附近。二人环视四周,都因思考而陷入沉默。

马尚皱着眉说:“我刚想到一个细节。”

“你说说看。”

“买家选择在高速公路匝道口等刘宝强的消息,那地方不能调头,上了高速只能一直往前经过跨河大桥。”在马尚看来,这个地点并不算灵活,买家一开始对行动是有信心的。

秦枫点着头说:“懂了。他没有出现,只能说明有其他人向他示警。”

马尚叹气,点了点头。

秦枫继续说:“市局的行动部署我也没看出什么漏洞。这个报信的人,是怎么发现交易地点已经被我们监控了呢?”

马尚没有回答,他沿着河岸望过去。沿河没有太多建筑,但极目之处有几栋高楼耸立……

日落黄昏,夕阳余晖将河水染成金黄。马尚和秦枫正站在一栋高楼天台上,但二人都无暇欣赏眼前的美景。

马尚说:“这栋楼的视角最好,应该就是这了。”

秦枫四下望了望,表情一变,肯定地说:“就是这里。”

马尚顺着秦枫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天台的监控摄像头被人剪了线。马尚走到监控器底下,抬起头仔细查看。在他的想象中,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剪断了线,又在天台边缘架设了一部带脚架的高倍望远镜,埋头监视着大桥附近的一举一动。

“你在想什么?”秦枫看着马尚愣在那里,问道。

马尚回过神来,沉声说:“嫌疑人应该是男性,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年龄在三十到五十之间,身体状态良好。”

“你怎么知道?”秦枫有些惊讶。

“那个监控的安装位置接近三米,附近没有可以借助踩踏的地方。嫌疑人即使是借助长柄工具,也要一定的身高才能对其进行破坏。”马尚答道。

秦枫点了点头,显然是对马尚的说法表示认同。

马尚继续推理,道:“电梯里的监控还在正常运作,嫌疑人为了避开监控,应该是从应急通道步行上来的。这里离交易地点有一公里左右,使用便携望远镜不可能进行细致观察。所以嫌疑人应该是背着专业的高倍望远镜爬了四十二层楼梯,这种强度,应该是身强力壮的男性。”

“懂了。他能看出我方的部署,应该接受过大量专业训练,所以也不会太年轻。”秦枫明白了过来。

“没错。”

秦枫叹了口气,道:“人外有人,局中有局。我们还是太小看这次的对手了。”

马尚也感慨道:“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买家也只是冰山一角。如果还有这种专业人士在背后支援……恐怕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犯罪组织。”

秦枫点了点头。二人都眺望着远方,沉默良久。

马尚咬着嘴唇思考了良久,转头看向秦枫,说:“秦厅,并组吧……”

市区繁华地段的一家日料店,本该是白天的黄金营业时段,但店门上却挂着“Closed”的标牌。周恋独自坐在吧台边,神情有些着急,明显是在等人。

门口处的风铃发出声响,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他身穿风衣,梳着背头,风流倜傥。进来之后并不说话,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她。

周恋瞥了他一眼,不满地抱怨着:“乔西川,明明是你定的计划你找的人,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到底是哪儿出了差错?”

“还不确定。估计是被下线卖了。”看着周恋不安的神情,乔西川继续道,“他们为了抓你可真是倾巢出动啊,如果不是搞那么大的阵仗,我也看不出问题。”

周恋问:“**?”

“不像。可能是国安吧。”乔西川语气轻描淡写。

周恋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焦急地问:“那接下来怎么办?”

乔西川仍然无所谓地说:“你手里不是还有张牌吗?任务继续。”

“我是爱钱,但我不想把自己赔进去。那张牌我可以转给你,安排我离开中国。”

“这行的规矩你应该懂,拿了定金就要把活干完。”乔西川严肃起来,立刻显出几分阴沉。

周恋和他对视片刻,最终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乔西川探手将周恋揽到怀里,安抚道:“你放心,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保护你。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吗?”

周恋把头靠在乔西川胸口,思索着。

审讯室内,杜猛语气严肃地说:“趁我们对你还算客气的时候,我建议你先交代了。”

“您让我交代什么啊?”刘宝强被吓得瑟瑟发抖。

“你今天干什么去了?跟谁接头?你的上线又是谁?谁指使你去的?”杜猛接连提出几个问题。

刘宝强哭诉道:“那人是打电话找的我,全程我都不知道联系人是谁。号码是临时的,声音也是变声的。我……我只是个跑腿的啊!”

“你都不知道干什么就敢随便跑腿?那我给你几万,让你随便干什么都可以了?”杜猛对他的回答很是无语。

刘宝强痛哭流涕地说:“我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双清局的走廊上,众人都在观察着审讯室里的刘宝强。见什么都审不出来,杜猛便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

小李开口道:“他的表现跟陈灿比也太业余了,我觉着不像是在撒谎。”

“安科,这种人……不可能察觉我们在跟踪吧?应该也不可能向买家示警。这次行动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杜猛也是满心疑惑。

安静正想说什么,小李制止了她,并用眼神示意。

顺着小李的目光,安静看见黑着脸的宋铭正从走廊另一端快步走来。杜猛赶紧低下头,生怕有目光接触。

宋铭惜字如金,道:“安静、杜猛,跟我走。”

安静和杜猛对望了一眼,二人都搞不清状况,但还是快步跟上。

车上,宋铭开着车,安静和杜猛坐在后排。车里静得可怕。

过了一会儿,杜猛沉不住气开口询问:“宋局,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宋铭通过后视镜瞟了杜猛一眼,没说话。最后,他将车停在了码头附近,率先下了车。

安静和杜猛跟着下来时,狐疑地对视了一眼。

“静姐,这什么情况?”杜猛低声询问。

安静想了想,小声道:“我觉着,可能是上面的人要露脸了。”

安静、杜猛跟着宋铭刚走上游艇,发动机就启动了。宋铭走到客舱门前,回头看着二人,嘱咐道:“一会儿要见的人,必须严格保密,包括市局内其他同事。”

安静和杜猛点头答应。

宋铭转身敲门,开门的正是马尚。安静看到马尚的脸,瞬间愣住,诧异地说:“是你?”

马尚自然知道这场会面,有些尴尬地笑道:“先进来吧……”

众人在游艇内坐好后,安静直勾勾地盯着坐在对面的马尚。

宋铭率先开口,道:“老秦,我先简单地介绍一下?”

秦枫点了点头。

宋铭转头对安静说:“这位是省厅副厅长,秦枫同志。半年前你应该在会上见过。”

安静的目光从马尚身上挪开,她看向秦枫,面色缓和了些,客气地说:“秦厅好。”

秦枫微微点头回应。

宋铭指了指安静和杜猛,介绍说:“这是我们双清局侦查科的科长,安静。这是杜猛,也是侦查科的骨干。”

杜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似乎有所不满。

秦枫接口道:“好,那我也介绍一下。这位是马尚,还有开船的是赫子轩,都是总部下派的侦查员。”

“大家好。”马尚说着,正好对上了安静那直勾勾的眼神,连忙把目光挪开。

一见是两位同样年轻的男人,杜猛也轻松了许多,大大咧咧地问:“总部的人?”

宋铭对这种态度有些不满,严厉地瞪了他一眼,才道:“老秦,我们对刘宝强进行了审讯,但他一问三不知。按照我们这边的判断,他确实参与得不深。至于这次行动未能达成既定目标……我们还没搞清楚问题具体出在哪里。”

秦枫点了点头,显然是对此情况已有了解,说:“我们这边有些眉目。马尚,你先说说。”

安静重新看向他。一进入工作的状态,安静这会眼神变得自然了些。

马尚稍稍坐正,说:“我跟秦厅事后去了行动地点,发现下游大概一公里处有一个建筑群,便前去做了确认,找到了有人远距离监控交易地点的证据。”

安静和杜猛对视一眼,都皱紧眉头。看来,他们还是小看了对手的难缠程度。

“不过很遗憾……我们赶到的时候,嫌疑人已经撤走。”说到最后,马尚禁不住叹了口气。

安静分析道:“一公里的距离,那嫌疑人肯定携带了高倍望远镜。大楼监控能不能找到有相关特征的人?”

安静突然发问,马尚有片刻恍惚,下意识地回答:“天台的监控被人为破坏。我分析,嫌疑人应该是从地下停车场直接进入,利用应急通道避开楼内监控,然后又从地下停车场离开现场。”

杜猛也补充道:“那……停车场出入口肯定有监控。”

秦枫说:“排查过了,情况比较复杂。”

马尚点了点头,接着秦枫的话,说:“这栋楼人流量很大。赫子轩记录了交易前一小时到我们抵达现场这段时间内,所有离库车辆的相关信息,一共是三百三十九辆。我们首先筛选了短时间内进入又离开的车辆,但是……”

安静立刻接过话,道:“这个我明白。嫌疑人能迅速看破我们的布置并通知买家撤离,说明他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这种人,甚至可能提前一天进入观察位置,不会那么轻易暴露嫌疑。”

马尚对她的快速反应有一丝惊讶,默默点头赞同。游艇内一时沉默,气氛凝重。

突然,秦枫站起身安慰道:“好了,不要搞得这么沉重。虽然没能抓住买家,但至少我们有两个收获。显而易见的是成功阻止了这次犯罪行为,避免了技术失窃带来的损失。另外就是经过一系列行动,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应该是一次有规模、有组织的犯罪,涉案人数远超当初的预判。如果不能及时认清这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众人皆点了点头。

秦枫继续说:“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就是要根据最新的情况进行调整。简单地讲,接下来,要进行并组侦查,我建议由宋局来牵头。”

宋铭明显毫无准备,惊讶地问:“我?你都来双清了,不亲自指挥?”

秦枫颇为无奈地说:“这个案子案情重大,总部和省厅都高度重视,我个人也确实想参与。但客观条件不允许,手上的工作不止这一个,我现在是分身乏术啊。”

听了秦枫的解释,宋铭笑着说:“明白。那这样,我来牵这个头。案情有任何变化,我都会第一时间跟你联系。需要你提建议的时候,你可不能说自己忙不过来。”

“不会不会。老宋,那我就把这两个小子交给你了。”宋铭看向马尚和赫子轩,秦枫在一旁补充道,“别看他们年轻,可比咱们当年强多了。赫子轩负责后勤技术支持,在总部那边也是数得上的好手。”

“那马尚呢?”安静突然开口问道。

秦枫微微一愣,看向马尚,说:“马尚的情况比较特殊,我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他之前侦破了不少重大案件,可以说是战功赫赫。”介绍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还请各位对他们的身份严格保密,内部也一样。”

宋铭保证道:“这个我已经料到了,所以只带了他们俩过来。安静负责执行方面的工作,杜猛负责对接与侦查科其他成员的协调工作。”

秦枫点点头,认可道:“好。那……该说的情况差不多都说明白了,咱们是不是该给专案组起个名字?”

众人点头赞同,却没有人给出建议,都沉思着。

马尚打破了沉默,说:“您那天跟我说,身处平静之中也要时刻提醒自己,风暴并未真的过去。要不就叫风暴?”

秦枫琢磨着,未置可否。

安静接口说:“风暴并未过去,平静只是假象,说明正处于暴风眼当中。‘暴风眼’,怎么样?”

秦枫眼中一亮,看向宋铭等人。宋铭点头赞同,显然对这个名字比较满意。

马尚说:“挺酷的,我喜欢。”

秦枫深吸口气,道:“那就这么定了。从现在开始,正式开展‘暴风眼’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