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徐烟郁南行小说

主角是徐烟郁南行小说

主角是徐烟郁南行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小树大大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09 17:13:57

主角是徐烟郁南行小说精彩试读:森冷冷的嗓音,染着血一样的残忍:“就凭我是你的债主!就凭你还想要你弟弟和你母亲好好活着!”听到他提及弟弟和母亲,徐烟陡然一个激灵,如遭雷击。看她安静下来,郁南行直接将人甩到地上:“去给肖潇磕头认错!”徐烟挣扎着爬起来。“明天早上,我要是没在肖潇病房看到你,你知道,我的手段。”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肖潇侧脸正对着病房房门的那一面,此时,忽瞧见微敞的门缝外有一道影子。

她心念一动,忙抓住徐烟的手,一把将人从地板上拽起来。

然后握着徐烟的手飞快的往自己脸上“啪啪”打了两下,人往门口那儿一撞,撞到了正好开门进来的人怀里。

闻到来人身上淡淡的果木香味,肖潇眼皮一眨,立刻掉出了委屈的泪来。

“对不起郁哥哥,我不该不听你的话跑到这里来,可我实在是担心徐姐姐,想来看看她,没想到.......你,你千万别怪徐姐姐,都是我不好。”

她故意欲言又止,看似揽错,其实是以退为进,将脏水往徐烟身上引,说着,两手捂着脸,嘤嘤哭起来。

徐烟始料未及,目瞪口呆的看着肖潇的临场反应,她手掌心里麻麻的,甚至,都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郁南行俊逸的脸上露出冷峻的光,盯着她的视线像是能将她立刻凌迟一般。

“不是这样的!郁南行,我,我.....”

打小在轻声细语,呵护疼爱环境中长大的徐烟,什么时候见到过这阵仗?心慌神乱,她急着想要辩解,想要告诉他,不是他看到的那样。

可是话还未说出口,就听肖潇哽咽着,结结巴巴道:“徐姐姐不是故意的,郁哥哥,你别为难她,不管是谁,觉得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块了,都会控制不住脾气的。”

“肖潇一点儿都不怪徐姐姐,千万不要因为我,让你们夫妻不和。”

徐烟看她睁眼说瞎话,气怒交加,整个人都在发抖。

“你给我住口!”

“你算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徐烟气急了,看她赖在郁南行怀中扭来扭去,她脸颊上的热一层一层往上涌。

她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两人拉开,迈步上前,却被郁南行一把扭住了手腕。

“够了!”

“郁南行!是她!是她欺负我!她威胁我,还想要伤害孩子!”

她不该跟他说这些的,可这一年多来的习惯使然,在这种情况下,她不由自主的还是想要依靠他。

“是!都是我的错!郁哥哥,真的都是我的错!”

徐烟话音刚落,肖潇紧跟着就哭哭啼啼的应声承认下来。

她抬手擦眼泪,从手指缝底下往徐烟脸上扫了一眼,嘴角勾出一丝不屑的得意。

“徐烟!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郁南行冷道:“她伤害你?”

哼出一声嘲讽的笑:“她就是杀了你,都是你活该!”

肖潇越发高兴,在郁南行看不到的地方,冲着徐烟眨眨眼皮。

徐烟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蜷握在身旁的手掌,有血渗出,黏在掌心。

她竟不觉得痛,只觉得周身寒冷,冷得她整个人都像是被冻住了。

“你说出什么?”

“跪下!给肖潇道歉!”

“你再说一遍!”

徐烟再也抑制不住的低吼:“郁南行你让我给谁道歉?给这个三儿?这个不要脸和你厮混的女人道歉?你做梦!”

肖潇心里高兴得快要笑出声来,脸上却惶恐害怕,从郁南行怀里站起身,她小步过去,伸手做出要跟徐烟讨好的样子:“徐姐姐你别激动,郁哥哥只是一时生气,不是认真的,我也不怪你,我和郁哥哥......”

她欲言又止,隔了一会儿才说:“我们真的没什么。”

倒显得两人真的有什么。

徐烟控制不住被背叛的愤怒跟羞辱,她甩手要甩开肖潇这个女人的碰触,可她明明还没用力,就听到“啊”的一声,肖潇看似被甩了出去,她后腰撞到那一旁的医用小推车上,镊子的尖端划过她的脸,顿时就见了血。

肖潇尖叫着拿手捂住了脸,没想到自己刚才用来插了徐烟手掌后随手放的镊子会勾到自己脸上。

她手拿下来一看,掌心里都是血。

哭着就喊了起来:“徐姐姐,我知道你讨厌我,你不想让我照顾你母亲,想让郁哥哥换掉我!你觉得我和郁哥哥之间有什么,你不相信我!可是,我真的是好心,我是真的想要报答你和郁哥哥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不过是一会儿工夫,她脸上的血就淌得白色护士服都是。

“郁哥哥!郁哥哥我是不是要毁容了?郁哥哥救救我!”

徐烟看到这幅场景,也愣住了,她刚刚明明没有用力,根本就不是她。

“郁南行!你相信我,是她自己摔出去的,和我没有关系!”

郁南行甩开她,目光冷厉:“你是说,她是故意把自己甩出去,故意刮伤自己的脸?”

徐烟慌乱的点头:“是她自己,真的和我没关系!”

“徐烟,我看你是疯了!”

他拦腰抱起肖潇,将她一推,撞门出去,口中喊道:“医生!医生快过来!”

徐烟跟着要出去,被两个保镖给拦住。

“你们干什么?”

那两个保镖道:“先生让我们保护太太。”

“让开!”

那两个保镖逼着徐烟往里退了一步。

徐烟看着郁南行抱着肖潇离开的方向,她浑身上下都疼得厉害,可心里更痛。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可根本就没人听她说。

夜半,病房的门被人撞开,徐烟蜷缩在病床上,还未闭眼,被人从床上一把拎了起来。

走廊上惨淡的光照在男人阴郁的脸上,他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徐烟,我真没想到你敢下这样的狠手!肖潇才二十岁,你竟然想让她毁容!你安的什么心?”

她惶恐害怕的等着他,等他回来,她想着,就算他对她有仇恨,也该把话说清楚,她没有动那个肖潇,她不能让人把这种脏水泼到身上。

他会信的,他们相处一年多,她是什么样的人,他知道的,会信她的。

可是.....

徐烟被肖潇弄伤的手没有包扎,手腕上裂了的伤口也没有重新包扎,这会儿伤口再度裂开,她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在流淌的温热感。

可心是凉的,太冷了。

“我安的什么心?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郁南行,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骗我,害死我爸,害了我妈,毁了我的家,你安的什么心?”

“你根本就不爱我!你和那个女人早就在一起,一年前她在你家,你们做过什么?”

她爆发出来,眼睛酸胀,眼泪直掉:“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你骗了我,你害了我,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我恨不得杀了你!”

她哭骂着,伤口和心里的痛撕裂一般,可她眼泪背后的眸底,还是对他带着期望。

她疯了,真的快疯了!

明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恶鬼,为什么她还要期待?

“我有什么资格质问你?”

他单手掐住她乱挥乱舞的两只手,将她一下,定在了床头墙上。

威吓的双眼直视她瞳孔深处。

森冷冷的嗓音,染着血一样的残忍:“就凭我是你的债主!就凭你还想要你弟弟和你母亲好好活着!”

听到他提及弟弟和母亲,徐烟陡然一个激灵,如遭雷击。

看她安静下来,郁南行直接将人甩到地上:“去给肖潇磕头认错!”

徐烟挣扎着爬起来。

“明天早上,我要是没在肖潇病房看到你,你知道,我的手段。”

他摔门而去。

徐烟抽噎着,心钝钝的疼,穷途末路般的窒息、痛。

两眼空洞洞的,她很想放声大哭,却连一滴泪都掉不下来。

她为什么要去?她不会给一个三儿下跪!

她没错!她不去!

可是,弟弟,妈妈......

丢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徐烟胡乱在脸上抹了两下,她手忙脚乱的拿了起来。

徐楠在电话那边喊道:“姐!你快来!他们要把妈带走!”

然后是一声尖叫,和翻箱倒柜的杂乱声响,手机通信骤然被掐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