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曲浮笙夜忱舟小说

完整版曲浮笙夜忱舟小说

完整版曲浮笙夜忱舟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我貂蝉贼秀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09 16:37:12

完整版曲浮笙夜忱舟小说试读:转而开始提着她的胳膊腿,想把人塞到另一个被窝里。可刚把人塞过去,她仿佛是冷,身子一抖,直接滚向他怀里。蹭着蹭着,她那床被子都被挤到床边了。她就像是八爪鱼,把手拿开,腿又横上,几次这样,他眉头青筋直蹦。最终,他下不去手杀她,也推不开,无奈的仰躺在床上,任由她八爪鱼一样的攀附在他手臂上。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曲浮笙给他买了一包糕点,让他先吃。

然后,她进了一家药店。

她原本就是大夫,懂中医,所以进去之后,抓药的小学童问她方子,她张口就报药名,还有多少量,要几顿,都说的清楚。

等买好了药,她把扒拉着人家小吃摊的夜忱舟拖回去。

本是想直接回去,可想了想,两个人在城里下了顿馆子。

她现在有银子,点了许多的菜。

他头上还有伤,所以给他点了几盘清淡的,自己点了一堆酸味的菜。

酸鱼,酸拌凉菜,疙瘩酸菜汤……

“我也想吃……”

夜忱舟咬着菜叶子,眼巴巴的看着她的菜。

曲浮笙直接摇头:“不行,你有伤,等你伤好了,再吃这些重口儿的。”

一面喝汤,美滋滋的舒一口气。

夜忱舟低下头,拿筷子戳了戳菜叶子,最终,还是一口咬下去。

曲浮笙吃着吃着,突然一顿。

自己在现代,是无辣不欢的,怎么如今重生,喜欢吃酸了?

难道是原主喜欢?

记忆里,原主也不喜欢啊。

算了,大概是穿越了,口味也变了。

她把这个抛到脑后,仍旧吃的欢快。

从始至终,没有往真怀孕这方面想过。

等两个人吃好了,天色也晚了,城门口还等着驴车,赶车的大爷满脸不耐。

“这么晚才来?”

按约定的时间,其实也没晚。

只是天黑的快罢了。

她给了车夫几文钱,他的脸色这才好了些。

晚上万籁俱寂,蟋蟀和青蛙的叫声格外的大。

守山村的人都睡了,两个人回去,没惊动任何人。

车夫拿了钱,自然帮她把东西搬了下来。

等人走了,她把院门一锁,去厨房点了一盏煤油灯,给他煎药。

她配的是活血化瘀,修复脑伤的药。

思考了下,把包里的人参拿出来,小心的切了薄薄一片,加在药里一起熬。

夜忱舟蹲在她旁边,皱着眉:“好难闻。”

曲浮笙一面熬药一边叮嘱:“良药苦口,喝了就好了。”

他瞬间苦着脸:“还要喝啊?!”

曲浮笙挑眉:“你不喝,我也可以用灌的。”

他用一张妖孽的脸对她撒娇求饶,她是真的起鸡皮疙瘩。

这样一想,她看药罐的目光更期待了。

等熬好了,她把药盛了,把碗递给他,用严厉的眼神表示,他必须喝完。

夜忱舟委屈,甚至还嘤了一声,捏着鼻子喝完。

曲浮笙松了口气,给他倒杯水冲冲味道。

药效有安眠的作用,不久,他就困了。

为了方便观察,她就让他躺床上了。

反正他心智如幼童,她也不会多想。

但是为了避讳,她还是另给他找了床被子。

两个人,两个被窝,躺在床上,睡的安详。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忱舟猛的睁开眼睛。

眼神冰冷,深邃,再不似白日的呆滞。

他视力极好,又常年练武,哪怕在黑夜里,也能视物。

他左右一看,瞬间呆了。

这是哪儿?

他想动一下,却发觉抬不起来胳膊,低头一看,一个模样清秀的小丫头,正死死抱着他的胳膊,睡的香甜。

他眼神一冷,瞬间,浑身气息冰寒。

他把手拿出来,暗蕴内力,似要把少女一巴掌拍死。

曲浮笙梦里也感觉不安稳,抱他更紧了,嘴里还嘟囔着。

“冷。”

她说着,身子离他更近,甚至把一条腿横在他腰上。

夜忱舟眼皮一跳。

他的掌迟迟拍不下去。

脑海里,有破碎的记忆一闪而逝。

他被人扔石头,有人救他,一只白嫩的手拉他起来。

她带他上山,还笑着夸他做的不错。

她递给他吃的……

记忆里的人脸,和面前沉睡的小丫头一模一样。

夜忱舟身上的冷意消散了些,目光微微复杂。

缓缓的,他把手上内力一卸,把手放了下来。

转而开始提着她的胳膊腿,想把人塞到另一个被窝里。

可刚把人塞过去,她仿佛是冷,身子一抖,直接滚向他怀里。

蹭着蹭着,她那床被子都被挤到床边了。

她就像是八爪鱼,把手拿开,腿又横上,几次这样,他眉头青筋直蹦。

最终,他下不去手杀她,也推不开,无奈的仰躺在床上,任由她八爪鱼一样的攀附在他手臂上。

第二天。

曲浮笙悠悠转醒,睁开眼,就看见一张俊脸。

夜忱舟已经醒了,正看着她。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他的眼神很奇怪,不似昨日那么单纯无害。

现在的他,竟给人一种危险感。

曲浮笙一愣,等再看,他已经甩着手开始抱怨:“你压着我了。”

她暗笑自己多想。

然后,她从床上起来,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他的头发揉的一团糟。

“乖啊大宝,姐姐不是故意的。”

夜忱舟眸光一沉,但没说什么,低下了头。

她只觉得他在委屈,也没多想。

从床上下来,她慵懒的伸了伸腰肢。

“好了,姐姐去做饭,你多睡会儿吧。”

她眉眼带笑,眼底却逐渐泛起了冷意。

她仔细梳理了一下记忆,发现赵翠兰每个月都会来老赵家搬东西。

赵家老两口死了后,只剩一个怯弱的原主。

凤子被赵翠兰哄着,签了个条子。

每个月必须给赵翠兰十两银子,拿不出银子,赵家的东西就得被赵翠兰搬走,看上啥搬啥,凤子不得有怨言。

也正是因此,赵家的东西越来越少,后面,赵翠兰甚至把粮食都搬走了,半点不给自己的弟媳留。

算算日子,这几天就是赵翠兰过来的日子了。

曲浮笙心中冷然。

十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哪怕赵家是大门户,也挡不住赵翠兰月月都来拿。

现在拿不走东西了,她就要把原主赶走了……

深吸口气,曲浮笙去做饭了。

顺便盘算着要如何避开赵翠兰。

前世自己一个人,没事就研究各种吃的,所以做饭手艺不低酒店大厨。

很快,她就做了一锅熬的香浓的红枣粥。

还炒了两个菜,都是清清爽爽的,香气扑鼻。

等做好了,她喊夜忱舟来吃。

“宝贝舟?再不来,我就吃完咯!”

她站在厨房喊了一句,看向门外,视线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