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

来源:微小宝 作者:我貂蝉贼秀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09 16:43:46

《农家娇医:夫人不当废柴》小说故事简介:现代中医圣手意外穿越,成了村里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寡妇。 前有亲戚频繁陷害,后有黑衣人登堂入室,某女崩溃:大哥,你把我床头柜放下!!! 最终,某女终于明白,家里被她嫌弃的东西,居然是引起朝堂混乱的异宝??? 等下一次贼人再出现,家里养的小傻子突然挺身而出,她突然惊觉,自家傻子不怎么傻,还挺帅。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昏黄的灯光打上去。

那已经发黑的尸体犹如僵尸。

曲浮笙背后一凉。

她呼吸都顿住了。

看着那具尸体,她大脑一阵阵发懵。

片刻后,尸体一动不动,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壮着胆子走上前,放轻了脚步,然后想看看。

小心翼翼的。

生怕这尸体突然蹦跶起来咬她一口。

不过人已死,她也就放心了,这边没虫子,尸体竟诡异的没有腐烂。

屋子里陈设简单,一个书桌,一个太师椅,一张床。

书桌上,有一封厚厚的信。

“来人速启。”

信上是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

曲浮笙犹豫了一下,打开了信,也总算知道了那具尸体到底是谁。

更知道了当年的赵家发生了什么事。

曾经的赵家,是帮皇上处理事情的,不是现在的皇上,是前朝的皇上。

还保管着前朝的国宝,活土。

这种土有奇效,只要是活的种子或者是植物种进去,哪怕不浇水,也绝对死不了。

而且,植物的生长速度奇快。

皇室人用药材做了实验,在活土里长一年,抵得上别的土里的十年。

他是赵族的族长,为皇族管理活土,看着为了活土,争执不休的大臣皇子。

最终,因为活土,皇朝覆灭。

他把活土藏在旁支宅里的地下,小心守护,却不小心被困在阵法里出不去。

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期待孩子能把他带出来……

最终,他绝望了,写下这封信,告诉后代,然后坐在太师椅上等死。

至于阵法,就是库房那些特殊颜色的石板,可以把箱子牢牢的吸在地上。

曲浮笙抽了抽嘴角,也亏的是因为吸住了,不然这口箱子都得被赵翠兰搬走。

不过,族长失踪后,赵家就破败了,没人留意过那口箱子,一直到现在。

曲浮笙叹了口气,对着尸体做辑。

“老爷子,等我出去,我就把您葬入赵家祖坟。”

她其实感觉奇怪,老爷子既然把开启阵法的方式教给了后人,为什么没人救他呢?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她也就不多想了。

只是等出了茅草屋,看着外面地上颜色发黑发红的土壤,暗自咂舌。

这不会,就是活土吧?

捡到宝了。

反正这东西就在家里,她也不怕丢了,便挖了一根人参,然后带了出去。

她得养好了身子,才能把老爷子的尸体埋了。

一直忙这个忙那个,她也不觉得累,等从箱子里跳出来,她脚下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这个身子,快撑不住了。

曲浮笙眼前发黑,坐了会儿,才缓过来。

然后去找了个瓦罐,煮水,切了小小的一片人参进去。

煮了一会儿,她就忍不住喝了口。

微微发白的汤水,像白开水似的,可她喝了两口,就感觉身子暖洋洋的。

这就是补品的奇效。

她现在身子大虚,能这样吃,如果是常人,怕是得流鼻血。

她喝完,歇了会儿,还是饿的厉害,找不到铲子,就想用手薅些野菜回来。

正是晌午,日头热烈时,家家户户都在午睡,只有小孩子沿着河嘻嘻哈哈。

她看着那条河,舔了舔唇。

等身子再好些,她就抓条鱼吃。

正想沿着河去山下,旁边那些半大孩子却拿着石头扔来扔去,嘴里还喊着。

“打他,打他。”

“哈哈哈,哭啊,你哭,就不打你了。”

曲浮笙一怔,这是在欺负孩子?

河边的石头不大,可砸人也很疼,真出事了怎么办?

曲浮笙来不及多想,连忙说道:“住手!”

她一边跑过去一边说:“不能欺负……”孩子。

她看着人高马大的“孩子”,惊的说不出话。

这是曲浮笙第一次遇到夜忱舟。

往后的很多次,她都在想,早些不救了这个祸害便好了。

现在,曲浮笙一脸懵,看着他。

他就坐在河岸上,衣衫半湿。

他脸倒是干净,白白净净的,双目狭长,挺鼻薄唇,十足十的妖孽样子。

只是目光呆滞,看着呆呆的。

穿了一身长袍,黑乎乎的,看不出原本颜色,还破了两道。

他似有些委屈,正低眉垂眼,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

旁边一堆半大孩子,倒成了压迫他的恶棍了。

为首的孩子见了曲浮笙,倒是认得,知道曲浮笙怀了孩子,自家娘可是吩咐的,不许生事。

当下,连忙摆手:“赵婶婶,没有欺负人,没有,这就是个傻子。”

似乎是为了应和他,地上的男人还一脸委屈的道:“人家不是傻子。”

“……不管怎样,欺负傻子,就不是欺负了?”曲浮笙结巴的开口。

那些孩子被她说了两句,也觉得无趣,就走了。

河岸上,只留下他们俩。

曲浮笙伸出手,洁白的小手在阳光下,好似闪着光:“起来吧。”

他盯着那只手,猛的扑过来,把她的手臂抱的紧紧的。

“哎,你放开啊。”

曲浮笙懵了一瞬,反应过来,赶紧甩。

不然被别人看见了,算怎么回事。

可他就像是软趴趴的鱼,她往左边甩,他也就往左边荡。

甩累了,曲浮笙停下:“你……”

她眸光微闪,看着他脑袋后凝结的血块,她探头,仔细看看,然后,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大概是撞了头,脑袋都破了。

现在是夏秋交季,他这样的伤口,白天怕会发炎,晚上冷风不停的吹,虽然还好,可如果受了冷,那就完了。

曲浮笙也发现,他身上穿着的袍子虽然脏,料子却不错,怕是哪家的公子。

“你叫什么名字?”

曲浮笙问道。

他摇头,委屈巴巴:“不记得了。”

“几岁了?”

“不记得。”

“你……男的女的?”

“不知道。”

漂亮!

曲浮笙最终还是不忍心,先把他带上了山。

“你帮我拔野菜,等回去,我帮你看看伤。”

她终于甩开了他,看着他撒欢。

片刻……

“你停下,不是这个,你把草给我放下。”

曲浮笙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开拔了,但是,这都是随便生长的野草,根本不能吃。

一时之间,嘴角抽搐,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失望。

她觉得,他应该意外撞到了头,有了淤血,才会变成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