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惊狂龙战

惊狂龙战

惊狂龙战

来源:掌中云 作者:温酒烫烟头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3-09 15:52:32

《惊狂龙战》小说主角陈毅于静,在这里提供温酒烫烟头惊狂龙战的小说免费阅读。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他是任人欺负的蝼蚁! 五年后,当他归来,已然权倾天! 五年戎马,铸就龙血战神,横压世间! 风云,为我变! 只手,可遮天! 天下权势,尽握我手! 昔日欺我辱我之人,皆要死!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急匆匆的冲进了医院里面,**气喘吁吁的跑到重症监护室外。

透过窗户看着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的父母,他脸上布满了悲伤和痛苦。

“你就是病人的家属吧?赶快去把拖欠的医疗费用给结了!你父母现在这样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继续治疗的话,可能撑不了多久!”

护士那冰冷无情的话语在**的耳边响起。

“多少钱……”

“一共130万!”

若是换做以前,以**家的条件,拿出这100多万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可就在前些天,他家投资了十几个亿的项目突然被人举报查封,项目被无限期的终止,他们家的资金也遭到了冻结。

而那十几亿,是他们家全部的家产,还在外面借了好几个亿。

事情发生了后,**的父母就四处奔波,想要找关系解决这件事情。

可是在路上却出了惨烈的车祸!

现在的**,早已是身无分文。

又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里面的情况,**眼神中满是一种坚毅。

“爸,妈!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

虽说**现在没有钱能够拿出来,可是他们陈家毕竟是一个大家族,家族里面的其他人不差钱。

以前**他们家没有少帮助过家族里面的其他人,现在只是找他们借一百多万而已。

“什么?你要找我们借钱?没门儿!一分钱也没有!”

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外面,**被一个中年妇女给拦住了。

那中年妇女一副尖酸刻薄的样子,在**提出来借钱的要求后,直接了当的拒绝了。

“三婶,求求你了!我这一次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您放心,等我爸妈出院了,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还钱的!”

这个中年妇女是**的三婶,刘美伊。

三婶家住的这套别墅是当年**的**去世后留下来的,价值上千万,当初他**的遗嘱里面写明了这别墅归**的爸爸和陈远兴平分。

可是陈远兴当时闹得不行,非是要独占这栋别墅。

**的爸爸看在他们是亲兄弟的份上,主动把自己手上的一份让给了他。

念在这一份恩情,**还以为只要自己一开口,他们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钱借给自己的。

可是现在情况却让**怎么都没有想到。

“还钱?你们家还拿什么还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出了什么事,你们家早就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三婶冷冷说道。

“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陈大少爷啊?你快醒醒吧!现在你连一个叫花子都不如!”

看着刘美伊那刻薄嘲讽的表情,**心中一阵阵的怒意涌动。

受到了这样的侮辱,换做以前,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当场发作。

可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够这么做,只能够强忍下来,他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借到钱。

“三婶,当初我爸妈可没有少帮你们家啊!你们开公司的启动资金还是我爸出的呢!这次我们家落难了,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滚滚滚!别和我扯这些没有用的,那时候**他那么有钱,帮助一下亲弟弟不是应该的吗?”

“那既然他们是亲兄弟,我爸现在出了事,我三叔不是也应该帮一下啊!”

“我们家没钱!”

“三叔呢?你让我三叔出来和我说话!”

**激动起来,准备强行往别墅里面闯进去。

可是刘美伊却叫来了两个保安把**给推了出去。

“他不在家!我们家一分钱都没有给你的,你这个**,赶紧滚!”

砰!

沉重的铁门被狠狠的关上,把**的视线给阻绝在了外面。

可是在铁门关闭的那最后一刻,他分明看到陈远兴就站在别墅里面。

**此时心中已然明了,这一切都是陈远兴安排的,他根本就不是不在家,他是怕借给**钱打了水漂。

但就算是知道了这些,**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

知道陈远兴指望不上了,**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忍着伤心,继续去找其他的亲戚。

跑了整整一天下来,**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暖。

那些平日里对他客气有加的亲戚现在全部对他冷眼相待,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

疲惫不堪的**站在路灯下,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不由得悲从中来。

“哟,这不是陈大公子吗?怎么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啊?”

**回头,只见到一个青年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往这边走过来!

马境越,他兄弟!

家境很不错!

“境越……”

**刚开口准备说话,却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从马境越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毫不掩饰的嫌弃和鄙夷。

在这一天,**见到了太多这样的眼神。

“呦,这不是陈少吗?”

马境越笑嘻嘻说道!

**刚想开口,忽然身体一震,望向马境越的身后!

站着一个他很熟悉的身影。

那是他的未婚妻孙雯。

**和孙雯之间并没有多少感情,他们两个的婚姻只不过是家族合作的产物而已。

见到孙雯,**更是疑惑。

“孙雯,你怎么在这里?你们……怎么在一起?”

孙雯神情冷淡,眼神不屑的看了一眼**,冷然说道:“我的事情你管不着,我们之间已经没关系了!”

“就是!老子和小雯之间的事情你管得着吗?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陈少爷啊?现在的你就是一条狗,是一条丧家之犬!不对,你连狗都不如!”

马境越横跨一步挡住了**的目光。

**心中愤怒,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马境越,目光阴冷。

对于**这样的目光,马境越感觉十分的不舒服,直接伸出手去推了一把**。

“你他**看什么看?再看一眼信不信老子把你的眼珠子都给挖出来!”

**脚下一个踉跄,蹭蹭退出去好几步,差点一下摔倒在地上。

“马境越,老子今天弄死你!”

面对马境越这样的侮辱,**终于忍不住了,怒吼一声,对着他就冲了上来。

可**甚至都没有靠近马境越的身边,就直接被他的几个手下给狠狠的按住了。

“哈哈哈,你他妈以为你现在是什么东西?老子今天就让你好好的认清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