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主角是鹿依依傅恒之小说

主角是鹿依依傅恒之小说

主角是鹿依依傅恒之小说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夜之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08 17:58:07

主角是鹿依依傅恒之小说精彩试读:鹿依依愣了一下,没想到傅恒之会向她索要报答,她想了一下,也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甘示弱地回答:“傅先生之前还说欠了我的人情,现在帮我解围,就当作扯平了如何?”傅恒之却说:“鹿小姐对傅家的恩情,是救命之恩,不该如此草率。”鹿依依着实是无奈了,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不依不挠坚持什么东西,难道在这个世上。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见傅家的人出来公关,李红和鹿菲菲都不由在暗中松了口气。

毕竟万一鹿依依跟傅恒之传出绯闻,让人知道她有傅家撑腰,以后很多事就不好办了。

助理向保镖使了使眼色,保镖守在路口,严查在场所有记者的相机,以免出现错漏。

李红和鹿菲菲站在别墅门口,面对傅恒之,神情有点尴尬,注意到傅恒之矜贵优雅的样子,李红忐忑不安,又有点不甘心。

她忽然在暗中盘算出一个主意,向傅恒之笑了笑,装作客气的样子:“傅先生大驾光临,我们居然都不知道,实在是失礼了……”

说着,又转头看向鹿菲菲吩咐道:“快给**爸打电话,让他回来好好招待傅先生。”

鹿菲菲愣在原地,原本还对着傅恒之的那张脸犯花痴,闻言,倏忽反应过来。

正要打电话通知鹿志诚时,不料却被傅恒之淡淡的声音打断:“不必了。”

他的神情疏离,瞥了鹿依依一眼,才继续说:“我今天来,仅是为了鹿小姐。”

言下之意,他能来到这里完全是看在鹿依依的面子上,并不想跟他们鹿家扯上关系。

李红的神情一僵,只能勉强扯出客套的笑容,谄媚道:“傅先生真是太客气了。”

她有意无意地将鹿菲菲推到傅恒之的面前:“其实我们鹿家跟傅家还是颇有渊源的,这是我们鹿家的女儿鹿菲菲,曾经出演过傅氏投资的很多电视剧,不知傅先生可有印象?”

鹿菲菲则含羞带怯地看向傅恒之,内心敛着欢喜,故意捏着嗓子说话:“这是傅先生愿意给我们新人机会,听说傅氏集团最近有意投资一部大电影,我们公司正要跟傅先生接洽呢!”

她走上前,想挽住傅恒之的手臂,却被傅恒之不动声色地躲了过去。

鹿菲菲没想到他会躲开,伸出去的手一僵,卡在半空中,有点尴尬。

傅御宸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不禁翻了翻白眼:“我爸爸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

说着,又看了鹿依依一眼,特意强调地补充说:“当然,我妈咪除外!”

“还有啊……”

傅御宸眯了眯眼睛,审慎地打量着鹿菲菲,疑惑问:“你之前不是说自己已经有了未婚夫,已经订婚的小姐姐难道不应该跟别的男人主动保持距离嘛?你为什么要来碰我爸爸?”

“我,我……”

鹿菲菲没想到,眼前这一丁点大的孩子,居然懂得这么多,这也太早熟了吧!

不过也是李红和鹿菲菲自己厚颜无耻,见到傅恒之有颜有钱,就想倒贴上去,以前不是说跟霍云扬是真爱,这辈子非霍云扬不嫁吗?怎么现在看到傅恒之,就突然变卦倒戈了?

见鹿菲菲被问住,李红急忙站出来解围:“菲菲不是这个意思……”

她做出慈祥和蔼的样子来:“我们家菲菲一直都很钦佩傅先生,现在见到傅先生,心理难免激动,想靠近些跟傅先生说话而已,菲菲她向来听话懂事,傅先生千万别因此误会她。”

“撒谎!”

傅御宸声音软糯可爱,但板起脸皱起眉头的瞬间,竟有几分傅恒之的冷冽和威严。

他哼了一声,逼问说:“她分明是想趁机接近我爸爸,可惜爸爸是妈咪的,什么人都抢不走,你们之前误会妈咪,逼迫她给你们下跪道歉,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妈咪下跪道歉?”

鹿依依惊呆了,眼前这个小萌宝可以啊,简直是绿茶白莲花的终结者。

这小小的孩子,居然有如此高的情商和智商,比一般的成年人都要聪慧几分。

如果追捧鹿菲菲的粉丝和追求者,有他一半的智商,何至于被鹿菲菲骗得团团转?

“我,我……”

鹿菲菲无从辩驳,只能红了眼睛,非常委屈地看向傅恒之:“傅先生……”

鹿菲菲的甜美可人,在娱乐圈是出了名的,以前在霍云扬面前也是,只要她装委屈扮柔弱,霍云扬就跟丢了魂似的,完全顺从她的摆布,她自认没有男人能逃得过自己的手段。

不料,面对鹿依依委屈,傅恒之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回复:“我确实不喜欢别人碰我。”

“至于新电影的事……”

他顿了一下,沉静英俊的面容冷淡疏离:“影视只是傅氏旗下的一小部分,我没有心思去管这些小事,鹿小姐若是有意的话,可以走正-规的试镜途径,凭借自己的实力获取角色。”

见傅恒之冷漠如霜,拒绝了她的亲近和讨好,鹿菲菲脸色难堪,对鹿依依的愤恨更甚。

最终,只能凄惨惨地装作乖巧的样子:“多谢傅先生提醒,我知道了。”

傅恒之不想跟她们纠缠,因此没有理会她,反而转向鹿依依问:“鹿小姐,可否移步?”

觉察到李红和鹿菲菲阴冷愤恨的目光,鹿依依犹豫一下,最终硬着头皮跟上傅恒之了。

两人走到偏僻无人的地方,鹿依依首先向他道谢:“傅先生,今天谢谢你给我解围。”

虽然免去了让她当众下跪的窘境,却让她被鹿家和媒体误会,跟傅恒之未婚生子……

傅恒之转身看她,矜贵的容颜有种悠然自得的气势:“所以,鹿小姐想如何报答我?”

鹿依依愣了一下,没想到傅恒之会向她索要报答,她想了一下,也露出淡淡的笑容,不甘示弱地回答:“傅先生之前还说欠了我的人情,现在帮我解围,就当作扯平了如何?”

傅恒之却说:“鹿小姐对傅家的恩情,是救命之恩,不该如此草率。”

鹿依依着实是无奈了,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不依不挠坚持什么东西,难道在这个世上,想要为别人做什么事情,都要报恩过来,报恩过去,计较这么清楚的吗?

却听傅恒之继续说:“我这里倒是有个提议,不知道鹿小姐是否愿意答应。”

鹿依依下意识地看向他,只见傅恒之顿了顿,言简意赅道:“和我结婚,成为傅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