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暖婚霸爱:傅少,早安!

暖婚霸爱:傅少,早安!

暖婚霸爱:傅少,早安!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08 16:34:32

《暖婚霸爱:傅少,早安!》小说的主角是傅淮姜暖小说试读:成为傅家傻子大少傅淮的未婚妻后,姜暖的日常只有三件事: 喂他吃饭,给他洗澡,哄他睡觉! 简而言之就是伺候他!伺候他!还是伺候他! 而遇见姜暖以后,傅淮的日常也只有三件事: 亲亲,抱抱,睡觉觉! 姜暖以为,她守着的是个心智不全的傻子,余生便得过且过了,未曾料到,有朝一日。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姜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警局中。

她低头发现自己竟然换上了新衣服,手里还攥着一件黑色风衣外套。

“醒了?”

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突然冒出,吓得她颤了颤,猛得抬起了头。

眼前站着的男人身姿挺拔出众,气质沉稳,英俊的好似电影明星。

姜暖见他穿着警服,立即红了眼眶,她知道自己得救了!

沈均见她一副要哭的架势,不由得柔和了几分冷峻的眉眼,低声道,“没事了,不用怕。”

姜暖仰着头看他,突然的鼻子就很酸很酸,眼泪转悠在眼眶里几度就要落下了。

她真的没想过,会有人救她出来。

“谢谢您救了我。”她轻声的、感激的说道。

娇小的女孩子,就那么泫然欲泣的望着自己,嗓音娇軟的让沈均沉寂的心忽的悸动了一下。

他愣神了片刻后,才又恢复了一贯冷淡的神情,淡淡说道,“不用谢,不是我救得你。”

姜暖微张着嘴,表情很是讶异。

她想不出除了**,还会有谁来救她。

但这也正是**想问的,可惜她昏睡的早,只记得门前那个高大的身影,其余的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警局无奈,只能先放她走。

离开时,沈均突然出现,扔给了她一个纸袋,她疑惑的打开,见里面竟是一双帆布鞋。

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脚,明白了沈均的意思。

她被两名绑匪辗转带去了多个地方,脚上的鞋早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此刻正是光着脚站在警局里的。

没想到这个看着冰冷淡漠的警官竟然注意到了,还体贴的给她买了双鞋,姜暖突然鼻子一酸,在面对劫匪时都未曾掉泪的人,突然就跟想哭了。

很久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了。

她朝着沈均深深鞠了一躬,穿着鞋转身就走了。

沈均立在门口,远远看着离去的背影,双眼微微眯着,总觉得很熟悉。

很像记忆里那个乖乖巧巧的小女孩。

……

姜暖生生的的走了几十个公里后,才到达了傅家庄园。

傅家的佣人们见她回来,仿佛看到了鬼一般,个个表情惊悚的要命。

姜暖还没来得及歇一歇,就又被人喊话,带去了傅家大儿媳章蕙如那里。

她刚进门,迎面就狠狠挨了一个耳光,惯性之前她一头撞在门框上,额角霎时就有鲜血流了下来。

她低头捂着自己的脸颊,唇角勾起一抹悲戚的笑。

所以她对那两个匪徒说的并非都是谎言,比如季朗和盛薇薇的背叛,比如自己进入傅家的真正原因,还比如在这个每个人都有着狰狞面孔的偌大庄园里,她命*如蝼蚁!

傅家的人总能找到原因对她进行着百般欺辱,傅淮被绑架那天,是她带着出去的,所以这惩罚,她是免不了的要遭受一番的。

“**,阿淮差点被你害死,你还有脸回来?”

傅家大房太太章蕙如戳着她的额头,厉声骂道。

姜暖抬眼看了看她,眼前尖酸刻薄的女人正是傅家老大继室,傅淮的后妈章蕙如。

姜暖微微瞥了下嘴,只觉得嘲讽。

这傅家的人永远端着两幅面孔,话也总能说的虚伪好听,眼下这位,明面上像是因为生气她让傅淮遇险,实际上是在恼怒,这一趟,怎么没把老公前妻的儿子给弄死了,气没地方出,这才撒在了姜暖身上罢了。

姜暖又垂着头,木楞的像是个不会反抗的木偶。

在这里,她除了忍,又能怎么样呢?

“啪!”她又挨了一耳光,整个人眩晕的差点站不住。

章蕙如最见不得她这样,死气沉沉的,就像是浑身的力气捶在一团棉花上,让人没有丝毫的满足感。

“小*货,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章蕙如不知道从哪里抽来一根细竹条,狠狠抽在了她身上。

姜暖疼得都不敢大口呼吸,眼泪强忍在眼眶中,倔强的不肯落下。

在这里哭,只会让她摇摇欲坠的自尊,碎的更彻底。

“住手!”

一道威严的声音赫然响起。

章蕙如立即停手,转首看到来人后,恼怒的神情转变得迅速,恭敬的说道,“妈,您来了。”

姜暖闻声抬头,门口站着的是一位老人,八十左右的年纪,面容肃穆,气势威严,正是傅家现任家主傅老太太。

这位叱咤商界的传奇铁娘子,瞥了眼章蕙如后,缓缓道,“你先出去。”

“妈,这小*……”

章蕙如本还想说几句,傅老太太一个威严的目光横扫过来,气焰立即消弭,唯诺得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随后进来的,是傅老太太私人家庭医生,张医生。

“累着你了,让张医生给你看看,有没有受什么伤吧。”

傅老太太瞧着姜暖,淡淡说道。

姜暖身子却绷的僵直,双手悄悄地握紧,回道,“我没事,不需要……”

“姜小姐,跟我进来。”

张医生不温不淡的打断她的话,提着医药箱走进了靠近的一间卧室里。

姜暖深吸口气,跟了进去。

“衣服脱了。”

张医生戴着医用手套,语气堪称冰冷的吩咐着她。

姜暖紧篡着的指尖都掐进了掌心,声音忍不住得抖,“我没有、没有……被侵犯过……”

当她看到张医生进门的那刻,她就猜到了此时的场景。

一个漂亮女人跟两名无恶不作的悍匪一起消失了整整一天,又安然归来,若说她现在还是干净的,还真没几个人信。

而傅老太太又是个何其严苛的老人,定然容不得一个身子不再干净的女人陪在自己孙子身边的。

姜暖猜到了,可她并不想这样任人践踏着自尊,那种深深的羞耻感会让她觉得自己真的真的很卑微。

张医生跟着傅老太太十几年,待人处事上似乎得了一二真传,冷漠而绝情的说道,“姜小姐,您要清楚自己的身份。”

姜暖嘴唇翕动着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是啊,在傅家,她是个连佣人都不如的存在,任何人的打骂都只能忍受的她,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她强忍着泪意,躺在床上。

“腿分开。”

张医生不耐的催促着。

屈辱的过程,她不堪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