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剑王

大剑王

大剑王

来源:腾文小说 作者:佚名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3-05 14:53:55

云炎云霜小说叫做《大剑王》,是佚名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三日前,云炎在矿山与李家浴血奋战,才帮云家夺得那座矿山的使用通牒。对方人数众多,云炎只能让属下将通牒先行带回云府,转交给自己的未婚妻白柔保管。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青洲大陆,姜国,青城。

彩旗漫天飘扬,花瓣四散飞舞。

十里长街,万人空巷,人声鼎沸。

云家世子云战,风光迎娶青城第一美人白柔,轰动全城。

青城四大家,李姜章云,云家原本排名第四。

只因云家出了一位天选之人,云家便一跃成为四大家族之首!

在整个青苍界,有这样的一批人,他们年少或许平平无奇,但是某一天,他们会突然‘觉醒’。

觉醒之后,整个人有如脱胎换骨!

不仅修炼速度会倍增,还会有数不清的奇遇,他们,就像是这天地间的宠儿!

青洲大陆上,大小国数百,姜国便是其中之一。

百年来,姜国天选之人不到十人,而这些人,日后无一不是成为了一方巨擘!

这次的天选之人,便是当今云家世子云战。

在外人看来,天选之子和第一美人相结合,简直是金童玉女,令人艳羡!

为一睹天选之人的容貌,大婚当日,青城街道两旁,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就在这时,一座豪华的金色轿辇缓缓出现在了大伙的视野之中。

人群一下子沸腾了,所有人兴奋的向前涌去。

然而,人群中有一个少年,他穿着一身残破的战甲,脸上满是血污。

云炎双眼冰冷,死死盯着不远处的金车。

“云战,你祖父毁吾丹田,你夺吾之位,强占吾妻!这世子之位,亏你坐得下去!”

少年对着那金车发出沙哑的嘶吼。

然而,在巨涛般的人声中,少年的嘶吼如同沧海一粟。

“挤什么挤,你这脏东西哪里来的?别挡着我看云家世子!”

云炎身后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你这小子怕不是疯了吧,居然说自己是世子,真是好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

这人嗤笑一声,一把推开云炎,往前挤,他也想看天选之人。

听此,云炎眸色骤寒!

三日前,云炎在矿山与李家浴血奋战,才帮云家夺得那座矿山的使用通牒。

对方人数众多,云炎只能让属下将通牒先行带回云府,转交给自己的未婚妻白柔保管。

并以一人之力,拖住对方与他们死斗,战至浑身伤痕累累!

就在他身负重伤时,云家大长老突然带人出现,一掌将他丹田生生打碎!

“云炎,我现在宣布,你丹田破裂,无法修炼,即刻起,罢黜你世子之位,由云战继承!”

说完,便将云炎弃之如敝履,扔在矿山之中,不管死活!

若非云炎靠着过硬的身体素质和顽强的意志,根本没法走回青城!

这一路,他是踩着自己一步步的血脚印走回来的。

没想到,才回到青城,便是云家新世子大婚,妻子,还是自己的未婚妻白柔!

“我为云家出生入死数年,才让你们过得如此舒坦,没想到,到头来竟是养了一窝豺狼虎豹,无耻宵小!”

云炎怒发冲冠,双手握拳,青筋暴起。

“滚开,叫个屁啊!”又有几个人要挤上来,听到云炎的话,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我看他是想当天选之人想疯了吧?真不要脸,以为天选之人什么人都能当么?”

“在这里叫唤,还不如滚回家好好修炼呢,赶紧滚开别挡着老子看云家世子和第一美人!”

“快看快看,世子的金车过来了,快看啊!”

人群又是一阵涌动,大伙很快忘记了这个小丑般滑稽妄为的少年。

……

大婚巡游结束,云战和白柔回到云府内拜堂。

云家和白家的宾客都坐在堂内观礼,热闹非凡。

“一拜天地!”

随着云府内一个管事的声音响起,大长老坐在首座上正笑呵呵地看着这对新人的拜礼。

“不可以!”

此时,礼堂内响起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

众人闻声看去,门口站着一名小女孩,大约十二三岁,两只小手紧紧捏着裙角,脸色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虚弱,眼中还带着一丝怯色。

小女孩名叫云霜,正是云炎的亲妹妹,从小身体就不太好。

这次听到家族要罢黜云炎世子之位,准嫂子白柔也要嫁给云战,她不顾身上的病赶了过来。

坐在首座上的云家大长老眉头皱了起来:“云霜,你做什么!”

云霜虚弱的身躯微微一抖,但她缓缓走进来,怯声道:“大长老,我哥是世子,你们为何要罢黜他?”

“白柔姐姐,你是我哥的未婚妻,为何要嫁给他?是不是他强迫你?”

云霜看向了白柔。

白柔却避开了云霜的目光,不作回答。

众多宾客听了云霜的话,都惊讶地看了过去,但谁也不敢说什么。

大家族内部斗争乃是常见,对于云府的事,众宾客也都心照不宣。

大长老冷冷道:“这是家族大事,你插什么嘴,快下去!”

云霜有些畏惧大长老,但她鼓起勇气在云府众长老面前行了一礼,道:“你们这样不公平,我哥为了云家出生入死,现在都还在矿山……”

“放肆!”

大长老怒喝一声:“敢扰乱礼堂,坏我云府好事,对世子和世子夫人不敬,来人,掌嘴!”

啪!

一个云府的护卫走上前来,抬手便一巴掌扇在云霜的脸上:“云战少爷继承世子,众望所归,你叫嚷什么?”

大长老又道:“带下去!”

“慢着!”

云战突然开口,道:“云霜,你哥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就算他回来了,也是非死即残!“

云霜自然知道云炎去了矿山,已经三天没回来,再听了云战的话,她哽咽道:“不会的,你说谎,你骗人!”

云战笑道:“以后没有云炎的保护,以你这病弱的身子,只能活活饿死!”

“你要是以后还想继续过好日子,本世子也不介意纳你做妾,今日正好是本世子大喜之日,一并娶了也无妨!”

众人听着,都惊愕地往云战看了过去,已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大长老脸色一变:“廊儿,不要乱说话。”

云战笑道:“**,我是天选之人,谁敢说我闲话?除非他活得不耐烦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同时闭嘴。

云战满意地扫了众人一眼,道:“来人,给我再准备一套喜服,一起拜堂!”

云府的丫鬟都往大长老看了过去,得到大长老的点头之后,连忙去取喜服。

“世子,这恐怕不妥!”此时,白柔突然道。

“有何不妥?”云战问。

“世子若要纳妾,我自然不敢有二话,只是,云霜年纪尚小不说,就按她现在的身份而言,也配不上您。”白柔道。

云战冷哼道:“我做事,不需要你来教,你若有异议,大可滚出云府。”

白柔脸色一变,当即便噤了声,不敢再多说半句。

白家费尽心思把她送进云府,为的就是这一天,小不忍则乱大谋!

很快,丫鬟把喜服取来了。

云战道:“带她进去换上!”

云霜怯弱的身子不住地颤抖,她挣扎道:“我不要,你们快放开我!你是坏人,我不要嫁给你!”

她在用力地挣扎,却被几个丫鬟抓住双手。

啪!

方才那个护卫扬手又扇了一巴掌,冷声道:“能成为世子侍妾,那是你的福分!”

云战厉声道:“带下去,换喜服,拜堂!”

云霜没有哭,也没有再说话,死死地盯着云战。

“我看谁敢!”

一声怒吼,从礼堂外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满身血污的云炎大步走了进来。

云炎的脸色瞬间狰狞了起来,“云战,放开我妹妹!”

“哥!”

当云霜看到云炎的时候,她眼中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云战和大长老在看到云炎时,皆是脸色一变。

“想不到你还活着!”云战沉声道。

“怎么?看到我还活着,让你失望了?”云炎冷笑一声,道。

“你如今丹田破裂,已经不可以继续修炼。”云战道。“不能修炼之人,连武徒都算不上,说白了就是**一个!”

“云家,怎么可能交给一个**!我们没赶你出去,已是对你最大的仁慈!”

“来人,云炎擅闯世子大婚,给我拿下!”大长老怒喝。

方才那护卫知道云炎丹田已毁,他冷笑一声,猛地上前,伸手便往云炎的脖子抓去。

看到对方动手,云炎浑身杀气腾腾。

云炎宛如一只猛虎突然跃到了那护卫面前,后者还未反应过来,云炎一拳便是轰在了他的面门上。

砰!

护卫头晕目眩,整个人踉跄的要跌倒。

但还没完。

云炎往护卫冲了过去,一脚踹在护卫的胸口上。

噗!

护卫吐出一口精血。

“刚才就是你打我妹妹?”

云炎踩在他的胸口上。

“世子,救我!”

护卫脸色大变,转而往云战看去。

“云炎,他是我的人,你胆敢……”

云战的话还没说完,但见云炎脚下一挪,踩在护卫的脖子上。

咔嚓!

护卫瞪大双眼,死不瞑目!

云炎竟敢在云家大喜之日,当众**!

这分明就是在挑衅云家!

所有宾客都惊讶地看着他。

云炎不理会众人,走到云霜身边。

云霜投入哥哥怀里,哭道:“哥……”

这一声哭,听得云炎顿时心如刀割!

云炎狞笑道:“我在外为你们争夺矿山使用权,你们却在内废我世子之位?”

“矿山使用权,你说的是这个吗?”云战嗤笑一声,从袖中拿出一张通牒。

正是云炎当时托属下带回去给白柔保管的通牒。

他用麾下无数兄弟的命,以及自己的鲜血换来的通牒!

“矿山是我拿下的,与你云炎有什么关系?”云战居高临下地看着云炎。

这份通牒,云炎当时明明让属下转交给白柔保管,如今却出现在云战手上。

云炎顿时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白柔,你这个**!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云炎死死盯着白柔。

“当年要不是我母亲,你白家早亡了!”

白柔冷哼道:“你也不能怪我,下半辈子,我总不能跟着一个不能修炼的**过。”

“我因何不能修炼,你们在场的人心里还没点数么?”云炎寒声道,凛冽的目光扫过大长老和云战,看得他们不由得浑身一震。

“住口!”云战又道。“诸位长老,这云炎当众**,扰乱世子大婚,按照族规,该如何?”

场中,所有人看向了云战,云战冷冷一笑,“按照族规,当杖毙!”

场中长老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云战可是天选之人,而且还是大长老的嫡孙,他们此刻自然不会得罪云战与大长老。

大长老冷冷看了一眼云炎,“来人了!”

很快,礼堂外出现了数十名云府侍卫。

就在这时,云炎突然道:“在我云府,有一个规矩,世子为了服众,不得拒绝云家年轻一代任何人的挑战。”

说着,他直视那云战,“我向你挑战!”

云战双眼微眯,笑道;“挑战?可以,不过,我们得上生死台,你可敢?”

生死台!

场中一片哗然!

在云家内部,一旦自己人有不可调节的矛盾,就可上生死台解决。一上生死台,生死自负!

“一月后,你我上生死台,那个时候,族长刚好出关,你我决生死,他刚好做个见证,免得说我们暗害你!”云战道。

云炎想了想,然后道:“可以!”

听得他答应,云战冷冷一笑。

一个丹田破裂,连低级武徒都不如的**,挑战天选之人,简直如螳臂当车,毫无胜算!

说完,云炎抱起云霜走出了礼堂。

看着云炎兄妹离去,白柔有些担忧地看向云战:“云炎常年在外与人死拼,即使丹田被废,但战力不俗,你可有把握?”

“你在质疑我?”云战冷冷看了白柔一眼。

白柔甜甜一笑,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道:“世子的实力自是毋庸置疑,妾身作为妻子,总会担心的。”

看到美人一笑,云战不由得感到一阵心神荡漾,他将白柔往怀里一揽,道:

“一个连丹田都没了的**,捏死他就犹如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一月之后,这青城没有我云战的对手!”

说着,云战嘴角泛起了一抹狰狞,眼中杀意渐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