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分手大佬缠不休

分手大佬缠不休

分手大佬缠不休

来源:掌中云 作者:兔子不吃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3-04 14:56:32

兔子不吃素著作小说《分手大佬缠不休》主人公是苏轻语左君洐,小说全文讲述了一场意外,她被他所救,以为他是她命定的英雄,谁知却是注定的噩梦。三年订婚,他给她的只有羞辱,以及反复无常的伤害,让她心灰意冷。死心离开,谁知转眼撞进一个更可怕的恶魔手中……明明已经分手,他反而纠缠不休:“这个男人是谁?!”他怒气冲冲:“这可是你主动撩拨我的。”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苏轻语的愤怒凝结成了沸点,似乎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对着手机吼道:“你到底有完没完?!你一次次的赌,又一次次的输,你不是答应过我,再也不赌了吗?!”

苏轻语的眼泪不争气的从脸颊上流下,这种无力感让她觉得活的异常压抑。

电话那头的容曼玟似乎早就料想到了苏轻语会是这种反应,语调依旧平稳的说道:“别在那教训我,你要知道,如果没有我当初生下了你,你哪会有像今天这么好的归宿?”

这么好的归宿?!苏轻语突然想笑,刚刚她的未婚夫还把她一个人丢在大街上,而她的亲生母亲却说,这是她最好的归宿,这算不算是个笑话?!

“我没有钱!”苏轻语对着手机冷冷的回道。

电话那头的容曼玟静默了两秒后,才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不会不管妈**,对吗?三天后下午,你把钱送来长宁路上的上岛咖啡,我在那里等你!”

说完,容曼玟很快的挂断了电话,连让苏轻语反驳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她。

……

苏轻语愤愤的抹掉自己脸上的眼泪,她恨容曼玟,恨她生下自己却有什么都不管,恨她从不关心自己过的好不好,更恨她一次次的向她伸手要钱,把她当成银行。

可即便是这样,她真的能做到坐视不理吗?

那个血管里和她流着一样血的女人,毕竟给过她一条生命,如果她欠下的债款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还清,电视里那种血腥的下场,她很清楚的……

想到这里,她最终还是拿起了手机,拨下了一串号码,对着手机说道:“易白,你现在在哪?”

……

当苏轻语出现在豪格商务酒店的4楼KTV贵宾包房时,还是停住了脚步犹豫了起来。

刚刚陆易白愤怒离去,这会儿也不知道他气消了没有,断然跟他提钱,也不知道他会是个什么反应。

想到这里,苏轻语觉得或许等陆易白回去后再说,能更好点。

可还没等她转身离开,就被突然从包房里出来的一个穿着姓感的蓝裙美女撞了个满怀。

女人抓住了苏轻语肩膀上的大衣,勉强驾驭住了脚上那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站稳后,却对着苏轻语皱起了眉头。

“吓死我了,你站在门口干什么?要么进去,要么让开,别在这里挡路……”蓝裙美女不客气的说道。

苏轻语刚想开口,却透过门缝看见里面的陆易白正朝门口望过来。

这回她想走也走不了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眼前的女人道了歉后,推门走了进去。

包房内,一排黑色的皮质沙发,在暖暗的灯光下,与背景融合在了一起,刚刚从强光里走进来的苏轻语一时间有些看不清里面的状况。

待适应了片刻后,才将这里看清楚。

里面至少有十多个人坐在沙发上,除了陆易白和一个她没见过的男人以外,其他的是清一色的美女,个个穿着姓感。

而坐在陆易白身侧的红衣女人,正偎在他的怀里,将一颗紫色的葡萄剥好后,送进他的嘴里。

看到苏轻语站在门口,陆易白将女人从怀里推了开去,对着她邪魅笑起,伸出手示意她:“过来!”

苏轻语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慢慢走到他身前。

陆易白靠在沙发上抬起头看着她,哧笑了一声后,将一旁的女人拉进怀里,指着苏轻语,坏笑着问向怀里的女人,道:“宝贝儿,你觉得她有没有你漂亮?”

被陆易白揽住的女人将苏轻语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不屑道:“易白,你跟我开玩笑吧?!哪来的土包子?”

苏轻语十分清楚陆易白是在故意羞辱自己,可此时此景,她根本没有摔门而去的资本,无论如何她都得忍。

不去看一旁红衣美女鄙夷的表情,苏轻语走进一步,对着陆易白低声说道:“易白,我有事跟你说……你能不能出来一下?”

陆易白笑的一脸随意,道:“有事就在这里说!”

苏轻语的耳根在烧,所有人都好奇的盯着她,这样的场面让她觉得尴尬的无地自容。

犹豫了片刻后,她还是开了口,道:“可不可以再给我两百万,我妈她又赌输了……”

陆易白的表情带足了讽刺,说道:“苏轻语,你有没有搞错,你还真把我当成你的提款机了?!

“……”

苏轻语无言以对,脸上青红交加。

她知道陆易白一定还在生气,同时她也知道陆易白最后一定能够给她那笔钱,只是不让他泄了恨,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掏出支票来。

既然已经进退不得,苏轻语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易白,怎样才能让你消气?只要你不生气,我什么都愿意做。”

面对着故作卑微的苏轻语,陆易白心里的怒气更胜!她平时的脾气呢?!执拗呢?!跟自己在一起三年了,除了每次有事求他的时候,才会表现出对自己的妥协以外,何时这样顺从过,现在的样子又做给谁看?!

陆易白随手朝着茶几上的酒杯一指,道:“82年的拉菲,一整瓶……全部喝掉……”

苏轻语不敢相信的去看陆易白的脸,她有胃病,陆易白是知道的,从高中的时候就很严重,这一整瓶红酒下去,对于毫无酒量的她来说,简直够让她死上一回的了。

可面对着陆易白那双不肯让步的双眼,苏轻语还是走到了茶几前,捡起一个空杯子,将一杯杯的红酒灌进了胃里。

陆易白的表情在变,由原来的铁青变的越来越黑,他讨厌苏轻语的这幅臭脾气。也许她只要装的可怜一点,软弱一点,他可能就已经抢她的酒杯了,可她偏偏倔强的将一整瓶红酒喝下,也不愿意跟他求饶。

苏轻语强忍住想吐的冲动,看向陆易白。

陆易白修长的手指从里衣兜里拿出一摞支票,写上数目后,快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姓名,扔到了苏轻语的面前,看也不愿意再看她一眼。

苏轻语捡起了支票,勉强的弯起了嘴角,说了声“谢谢”后,转身推门而去……

看着苏轻语狼狈的背影,陆易白少了他预料之中胜利的快感,反而觉得怒意更深。

……

苏轻语在四楼走了一圈,也没找到来时乘坐的电梯,最后只能晕着脑袋在快速通道里,扶着楼梯的把手一步步的朝下面走去。

胃里一股强烈的翻腾,让苏轻语不得不在三楼停了下来。

胡乱的摸到一个洗手间后,在里面吐了个底朝天。

十几分钟后,苏轻语勉强的扶着墙走了出来。

她的头已经变成了两个大,眼前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了起来,甚至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走在地面上,还是倒挂在天棚上。

往前挪蹭了两步,看见对面似乎有三个高大的身影在向她靠近。

多少还有两分理智的她,挺直了背脊,她可不想在外人面前出丑。

只是还没走出两步,脚下一个踉跄,已经朝着对面的男人身上扑去……

男人身上气息她觉得有些熟悉,却又一时间想不起。

好容易抱住男人的窄腰稳住了自己后,苏轻语竟然还抽空品了品,说道:“啧啧,这身材,还真没话说……”

左君洐低头看着正死死抱住自己的女人,嘴角抽了抽,阻止了还在他腰上乱摸的小手,拎起她的胳膊,将她一把提了起来,与自己对视。

当看清了身前女人的样貌时,他才开口说道:“怎么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