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农女逆袭:拐个世子来种田

农女逆袭:拐个世子来种田

农女逆袭:拐个世子来种田

来源:微小宝 作者:艺琳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3-03 17:22:36

《农女逆袭:拐个世子来种田》小说精彩试读:跑在最前面的杨家三媳妇看到屋子里的情景,瞪大了眼睛,深吸了口凉气。 只见床上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正躺着,杨柳正好压在他身上睡着了,地上到处都是衣服。“哎哟!柳儿这是睡了哪儿的野男人哟!”老三媳妇申氏一声惊呼。 这一声呼喊总算是把杨青山给惊醒了,他抓了好几下才把门把手给抓住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感觉男人的匕首往她的脖子凑近了些,已经贴上她的皮肤。

杨柳拖着肥胖的身体慢慢坐起来,那男人的匕首也跟着后退。

将他的腰带解开,再将盘布扣子一个个解开,外面那层衣服散开,往下一拉,将外面衣服拉下来。

里面是白色的中衣,透过月光,能清晰看到衣服上殷红的一片。

白净的胖手贴着他胸口慢慢解开口子,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中衣里衣就被剥了个干净。

马甲线,精致结实的肌肉,窄腰,这可不比她前世对着流口水那些男模特的身材差呀!

她啧啧两声,道:“身材真不错。”

那瞬间,符南亭只感觉自己活脱脱像是头牌花魁,而这女人是女票客。

一股羞耻涌来,身上的伤口一阵撕扯的痛,他咬着牙:“我外衣里侧口袋里有金疮药,给我止血。”

杨柳翻找了一会儿,果然抓住一个硬邦邦的小瓶子。

她抓出来,打开瓶塞,借着月光看过去,瞅见一团黑漆漆的阴影,伸手轻轻碰了一下。

那身上硬邦邦的,她抬头,就听到男人费力道:“右。”

她顺着摸过去,手上一股温热袭来,带着浓烈粘稠的腥味。

符南亭闷哼一声,杨柳将药往那边倒。

弄完,抓了符南亭的衣服就准备去绑住伤口,却听他道:“还有,下。”

杨柳顺着他的指挥摸索着,除了手上的黏糊感,她摸到了马甲线。

顺手捏了一把,嗯,手感不错。

又是一声闷哼,更强烈的羞耻感传来,“你!”

都半夜摸到人黄花大闺女的房间了,瞅着也不像啥正经人,吃点豆腐咋了?

她心里腹诽着,拿着那药给男人把身上的四道伤口都上了药,这才拿着他的衣服给他绑起来。

做完这些,杨柳浑身都是汗,便随口问道:“要喝水吗?”

“嗯……”符南亭沙哑着嗓子。

杨柳走到桌子前,摸到一个土泥壶,又摸了杯子,倒了茶,抹黑走到床边,递给符南亭。

符南亭接过去,一口就喝完,将空杯子递给她:“水。”

杨柳一杯又一杯地给他倒,转眼就下去了七八杯。

“只要你不叫,我不会杀你。”符南亭声音总算是清朗了一点,说话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杨柳一听,心里顿时舒坦了,连连点头:“我一定不喊人!今晚什么都没发生过,您还喝水不?我再给您倒一杯,免得路上渴了?”

符南亭的手一抖,下意识去看杨柳,脑子一阵刺痛传来,匕首哐当一下落地。

他低头去看杯子,瞬间想到某种可能,声音极为痛苦:“你下毒?”

杨柳心里一抽,她已经能感觉到那男人语气里的杀意,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赶忙摆手解释:“没有没有,我哪儿来的毒啊?”

刚应了一句,胸口附近被他戳了两下。

她身体一软,整个人滑到符南亭的身上,昏睡了过去。

那庞大的身躯如同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顺利将符南亭给压晕了。

……

“柳儿啊,你睡得好……”

老太太说着推开门,看到床上的情景,顿时惊呼一声:“亲娘嘞!”

“一大早咋呼啥呢?”一个老头的声音传来。

从北屋走出来一个近六十的花白胡子的老头,佝偻着背,满脸的风霜,手里搭拉着个烟斗。

这就是杨家的当家人杨青山。

老太太一瞅见杨青山,双手就狠狠拍在自己的大腿上:“不得了了老头子耶,咱柳儿床上睡了个男人啊!"

杨青山整个人都懵了,脚自动就朝着这边过来。

这一声惊呼,把杨家两个房的人都给惊出来了,一个个都朝着这边冲过来了。

杨青山推开门,瞅见里面的情景,整个人都愣住了。

手里的烟斗都掉到地上,他哆嗦着嘴唇,背后直冒冷汗。

跑在最前面的杨家三媳妇看到屋子里的情景,瞪大了眼睛,深吸了口凉气。

只见床上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正躺着,杨柳正好压在他身上睡着了,地上到处都是衣服。

“哎哟!柳儿这是睡了哪儿的野男人哟!”老三媳妇申氏一声惊呼。

这一声呼喊总算是把杨青山给惊醒了,他抓了好几下才把门把手给抓住,一把将门关上,颤抖的声音喊道:“嚷嚷……嚷嚷啥?”

“爹,柳儿这清白没了!她……”

一句话还没说完,老太太一巴掌扇过去,把她打得嘴都歪了。

“咧咧啥?不害死柳儿你就不肯了了是不?再喊我撕了你的嘴!赶紧给老娘滚!”

老三媳妇申氏扭头哭着就冲出了院子。

老太太双手叉腰,指着二房媳妇的鼻子就骂:“还不赶紧去喂猪,都等着我去喂是不?”

二房媳妇赶忙应了一声就走了。

等他们一走,老太太就克制不住自己了,大声哀嚎:“柳儿啊,你这是要**命啊!”

“别嚎了,你想让别人都听到?”杨青山已经恢复了神智,阻拦自己媳妇。

老太太赶忙闭嘴,瞅了屋子里边,又瞅向杨青山,慌得直冒冷汗。

“老头子啊,这可咋整啊?”

杨青山哆嗦着弯腰去捡烟斗,颤抖着填充了烟叶,敲了打火石,狠狠吸了口烟,这才觉得自己镇定下来了。

再次推开门,一进去,老太太也急忙跟着进去了。

将门关上后,他们走到床边,瞅着那男人光着的上半身,心更往下沉。

老太太看得揪心,赶忙去抱杨柳,一声声呼喊着:“我的柳儿啊,我的柳儿啊!”

被这么吵吵,杨柳悠悠睁开眼,瞅见的就是老太太一双凹陷的眼睛,还有那哭得发红的鼻子。

老太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你咋能……咋能招惹野男人啊?!”

杨柳懵了:“啥?!”

瞅着她这不懂事的可怜样,老太太心一阵绞痛。

扭头就看到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气不打一处来,整个人朝着床上的男人冲去,双手死死掐着那男人的脖子,咬着牙喊:“我掐死你这**养的!”

旁边的杨柳看得瞪大了眼,想到那男人的匕首,心里就直突突。

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社会人啊,她亲娘咧,这是在找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