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最新奚语梦傅瑾风小说

最新奚语梦傅瑾风小说

最新奚语梦傅瑾风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一袖云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7 16:57:20

最新奚语梦傅瑾风小说精彩试读:一旁的音乐声开的很大,韩穆宁盘腿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嘴里大喊着:“干他!推塔!”游戏玩的风生水起。奚语梦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伸手将手机摸过,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号码后,顿时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韩穆宁抬起头,问:“怎么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奚语梦一脸白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小声说道:“我外公……”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奚乾安愣了一会儿,还是将黑色奔驰的后备箱打开,脸色阴沉的伸手去拉奚语梦的行李箱。

奚语梦将行李箱往后拽了拽,转头对着韩穆宁说道:“阿姨不是给我准备了客房吗?今晚我去你家睡……”

“你已经20岁了,女孩子懂不懂得什么叫自爱?”奚乾安在身后大声吼道。

奚语梦缓慢的转过头,盯着奚乾安,冷冷说道:“你还记得我已经20岁了?如果我没记错,许佳期还不到20岁就和你厮混在一起了吧?你当初有没有提醒过她,什么叫自爱?”

“你!”奚乾安气的不轻,浑身发抖。

“怎么说,她也是你小妈!”奚乾安提醒道。

奚语梦懒得搭理他,拉着行李箱的拉杆,朝着不远处停在路边的出租车走。

临走前还不忘回头,对着奚乾安说道:“既然你也知道我和她不和,我们也就别浪费力气装什么孝女慈父了,这段日子我去外公那住,懒得去看许佳期那张臭脸!”

“……”

奚语梦躺在韩穆宁家的客房,一觉睡到了下午3点。

韩母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无论对谁说话笑眼总是弯弯的。

她特意的吩咐好厨房做了奚语梦最喜欢吃的榴莲酥后,这才转身上楼将奚语梦叫醒。

奚语梦傻坐在床上,神情还有点恍惚。

韩母站在门外轻声说道:“语梦,许若淳刚刚来过电话,我告诉她你还在睡,你要不要起来回个电话给她,她好像挺担心你的……”

提到许若淳,奚语梦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即便厌烦,还是乖巧的答应了一声:“我知道了,阿姨。”

听着韩母下了楼的脚步声,奚语梦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去洗手间洗漱。

……

餐桌前,韩穆宁捂着口鼻,嫌弃的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榴莲酥。

奚语梦拉开了椅子,坐到了对面。

餐桌前只有奚语梦和韩穆宁二人。

打了个哈欠,奚语梦将充满电的手机拿了过来。

上面一共13个未接来电。

其中有两个是她外公打来的,其余的11个,均是来自于许若淳。

韩穆宁将一根海带丝夹到碗里,斜眼看了奚语梦一眼,问:“严恒白打来的?”

提到严恒白,奚语梦的表情黯淡了许多,摇了摇头,道:“我们分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韩穆宁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气的一张俊脸都青了。

“*!他到底还是不是人?当初在英国,要不是你……他这会儿没准连学业都完成不了!现在他有本事了,转头就把你给甩了,去攀许若淳那个‘高枝’了?你说你当初还为了他差点把命都丢了,你傻不傻?!”

奚语梦一脸郁结的看着韩穆宁,道:“那我现在能怎么样?难道抱着他大腿求他回来和我在一起?”

奚语梦的反问,噎的韩穆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知道,奚语梦根本不会那样做,那不是奚语梦的性格。

韩母将鸡汤从厨房里端出来,送到了奚语梦面前,笑着说道:“语梦啊,这一晃三年不见,怎么瘦成这样了?在阿姨的记忆里,你还是那个胖嘟嘟的小胖妹呢,这些年一个人在国外,吃了不少的苦吧?”

奚语梦呵呵的干笑了两声,撒娇道:“阿姨,这是人家减肥的成果啦。”

韩母笑的不置可否。

倒是一旁的韩穆宁“噌”的站起身,没好气的瞪了奚语梦一眼,从嘴里挤出了两字“嘴硬!”

奚语梦一眼瞪回去的时候,韩穆宁已经转了身,趿着拖鞋,朝洗手间走去。

对于二人动不动就掐一架的架势,韩母早已经见怪不怪。

她转而又想起什么来,看着把榴莲酥往嘴里塞的奚语梦,问道:“对了,许若淳怎么没来呢?你们三个不是一直都形影不离吗?”

……

的确如韩母所说。

曾经的奚语梦,韩穆宁,许若淳的确是别人眼中打不散的铁三角闺蜜团。

奚语梦和韩穆宁几乎是从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就玩在一起的。

而许若淳则是奚语梦14岁那年才来的。

认识许若淳并不是偶然,严格意义上来讲,奚语梦还要叫她一声小姨妈。

奚语梦13岁那年,母亲薛霂琳出了车祸,来不及送去医院就断了气。

14岁那年,父亲为了娶一个20岁的女人进门,和奚家闹得水火不容。

而这个20岁的女孩就是许若淳的姐姐许佳期。

面对一个只比自己大6岁的小妈,奚语梦自然没什么好感。

终于在一次和许佳期大打出手后,奚父带着许佳期搬出了奚家老院。

而始终站在中间调和的,一直都是许佳期这个温柔懂事的妹妹许若淳。

许若淳的秉性脾气得到了长辈们的一致认可,尤其是奚语梦的**。

就连奚语梦也在她长期的温柔攻势下,逐渐放下了对她的成见。

可是,后来……

收敛了思绪,奚语梦笑着看向韩母,说道:“也没什么,许是她忙呗……”

韩母没有多问,督促着奚语梦将鸡汤喝的见了碗底,这才优雅起身,朝厨房走去……

……

奚语梦躺在韩家的沙发上,咬着苹果,不断的给电视换着台。

一旁的音乐声开的很大,韩穆宁盘腿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嘴里大喊着:“**!推塔!”游戏玩的风生水起。

奚语梦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伸手将手机摸过,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号码后,顿时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韩穆宁抬起头,问:“怎么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奚语梦一脸白的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小声说道:“我外公……”

提到奚语梦外公,别说奚语梦,就连韩穆宁都怕。

军人出身的老首长,小时候没少揍他们俩。

无论是奚语梦,还是韩穆宁,都被他的皮带抽过,下手那叫一个稳准狠。

韩穆宁抱着笔记本回了卧室,游戏进行的激烈,他不想关掉外放刺激的背景音乐。

奚语梦坐直了身子,深吸了一口气后,这才按下了接听。

“外,外公~”

奚语梦极尽能事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乖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