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权少太偏执

权少太偏执

权少太偏执

来源:网络 作者:小漂亮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6 16:32:13

《权少太偏执》小说的主角是苏浅顾朝霆小说精彩试读:苏浅有一个疑问,怎么甩掉死缠烂打的前夫?网友支招:快速开展一段新恋情。当她在酒店等着花一块钱买来的男朋友时,敲门的确却是顾朝霆。果然,便宜的不能要。苏浅又有一个疑问,公司只有一个员工,为什么还能日挣一个亿?网友再次支招:这么能挣钱,快快扑倒。结婚当日,苏浅揪着顾朝霆的耳朵问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那木鱼声越来越大,她心里一横,摸到桌上的茶杯,正要狠狠的往那个人的头上砸去的时候,耳边突然没了任何的声音。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保姆样的人推着一个残疾人过来。

“苏小姐,你这是在干嘛?”李阿姨奇怪的问道。

“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

面前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是顾朝霆?

她的眼中带着一丝疑色,随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很委屈?”顾朝霆冷漠的眼神落在苏浅的身上,淡淡的开口:“呵!以为自己终于飞上枝头做凤凰,没想到未来的丈夫居然是残疾人。”

“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

“出去。”顾朝霆转着轮椅,到了酒柜旁边。

苏浅咬着没有血色的唇,有些犹豫要不要走。可是她还没行动,李阿姨对着顾朝霆深深的鞠躬后转身离开。

“顾少。”苏浅慢慢挪动到顾朝霆旁边,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难道见面第一句就要问不要一起生一个孩子么?

“滚。”顾朝霆看都不看她一眼,倒了一杯葡萄酒。

“我帮您放进去。”苏浅想拿过他手中的葡萄酒,可是还不等碰到,一个巨大的破碎声响在她的耳边,葡萄酒洒了满地,满地都是玻璃渣子。

“谁允许你碰我的?脏死了。”

苏浅慌了神,她总算知道为什么要找一个囚犯,一般的女孩子哪里受得了他的鬼脾气,“对……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

“顾少,你的手流血了。”顾朝霆的大拇指被碎片扎破。

苏浅闻着淡淡的血腥味,有些恶心,她的头脑发胀,脑海中又冒出梦中的场景,她腿脚一软,倒了下去,好巧不巧,正好倒在顾朝霆的身上。

“呵!不愧是**找来的女人。”顾朝霆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丝鄙视。

苏浅立刻起身,她清楚自己的目的,顾朝霆说的没有错。

她对着顾朝霆,莞尔一笑,“顾少既然明白,不如配合一下,你自在我也轻松,只要怀上了宝宝,顾少正好和您的未婚妻双宿双飞呀!”

“你说什么?”顾朝霆的双眼爆发出怒火,直直的勾着苏浅。

苏浅咽了咽口水,害怕的缩了缩脖子,“我……顾少,您的手流血了,我带您去包扎。”

“滚,不需要。”顾朝霆转动轮椅。

苏浅跟了过去,她只有两个月,根本没有时间浪费。反正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努力一点应该可以的。

顾朝霆没有理会手上的伤,径直进了浴室,见苏浅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顾朝霆回过头盯着她,“滚出去。”

苏浅不仅没有反而坐到顾朝霆床上,“顾少,我都没有不好意思,你害怕什么?”

顾朝霆狠狠的把门关上,那门还颤两下,可想而知他现在有多生气。

苏浅松了一口气,她刚才那样做无异于是在老虎的屁股上拔毛,还好顾朝霆腿脚不便,要不然她死定了。

她四处看看,正好见到有一个医药箱在柜子上。

她去够药箱,可是几张纸飘了下来。苏浅无意间瞥到纸上的内容,足足愣了几秒,她的手在抖,眼中更是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

顾家的大少爷,顾氏的唯一继承人,她的丈夫居然……居然不举。

“好看么?”顾朝霆低沉沙哑的嗓音从后方飘了过来。

苏浅猛地回头,“对……对不起。”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如果他真的不行,那她怎么可能完成顾老爷子交代的任务?

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对他微微一笑,鼓起勇气,道:“没关系啊,现在医疗这么发达,一定可以治好的。”

“你再给我说一遍?”顾朝霆突然暴怒,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苏浅咽了咽口水,“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为你好。”

顾朝霆冷笑一声,“呵!为我好?怕不是知道我满足不了你,所以乘早找野男人。”

苏浅咬住下唇,眼中闪着泪花,拳头紧握,但是不敢多说一句话。

“滚。”

不敢忤逆他的意思,他是顾家的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有事随时叫我。”

苏浅刚出了门,就听见屋里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她心口堵着气,尽管她能理解顾朝霆的心情。但是凭什么污蔑她?

活该他残疾,活该他不举。

苏浅躺在沙发上,望着远处。

她不敢睡,下午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找她索命?

刺眼的阳光从落地窗照在苏浅的身上,她慢慢掀开眼皮,阳光中的微尘在空中飞舞,她伸出手,却没有抓住它们。

“你就是三哥的女人?”

苏浅吓的离开清醒,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少女。

“呵,也不怎么样麽?”顾思蔓的嘴角带着一丝嘲讽,像她这样的女人她看多了,故意接近三哥,目的只有钱。

苏浅连忙站起,面前的少女约莫十八岁,穿了一身萝莉裙,扎着两个马尾辫,很漂亮很可爱,说话很恶毒。

听着门外愈来愈近的脚步声,顾思蔓笑了笑,脑袋凑近苏浅的耳朵,“你根本没有资格做三哥的女人,破坏别人幸福的小三。”

“思蔓。”廖曼凝皱着眉头寻人,一来顾宅就是过来这里,真让她这个当**头疼。

“哎呀。”顾思蔓痛苦的叫唤一声,捂着自己的半边脸,眼中含着泪水,倒在地上,颤着嘴唇道:“大嫂,我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

“**。“

苏浅还没反应过来,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

她不可置信的张着美目,余光撇到顾思蔓,她的嘴角带着笑,像是看一个小丑一样,看她的笑话。

“我没有……”苏浅张了张嘴巴,她想为自己辩解,可是又看见那位贵妇高高的抬起手,她紧闭着眼睛,等待那一巴掌的来临。

现在的她,没有资格反抗顾家人的羞辱。

“够了。”

就在廖曼凝的巴掌即将挥在苏浅的手上,她骤然收手,皮笑肉不笑的回过头,“顾朝霆,你来了?思蔓这丫头也真是,一点也不懂规矩,非要吵着来找你。”

“妈,你胡说什么啊,明明是你有事求三哥。”顾思蔓从地上爬起来,到顾朝霆的旁边,没有再提刚才的事。

苏浅晃晃脑袋,刚才的那一巴掌打的她头冒金星。

她不会这么算了的,一定会还回去。

“怎么?我打你还不服气了?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数麽?”廖曼凝又要伸手去掐苏浅。

苏浅躲过,她看向顾朝霆,只见他冷着眼,丝毫没有要为她说话的意思,“我毕竟是顾少的妻子,您这么做把顾少放在眼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