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完整版季云心顾冷言小说

完整版季云心顾冷言小说

完整版季云心顾冷言小说

来源:网络 作者:霍骁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25 17:21:00

完整版季云心顾冷言小说试读:原来是季云心忍着剧痛,将反转的双臂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扭转角度一拧,再挣脱了擒着他的两个人时,那拿着匕首的暗卫也怕伤了她而后退了一步。就是这个时机,季云心已经往后退了一大步,她手中不知何时抓了一把东西,猛的朝半空一撒,“看毒!”三名暗卫立刻形成一堵肉墙,挡在了季云心的面前。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季云心下意识的觉得眼前这人就是九皇子,毕竟这脸,真当是天启王朝第一美男子。

“顾冷言?”季云心出口试探。

“季云心?”那男人没有否认。

季云心挑了挑眉,认定了这人就是九皇子顾冷言。

她还没有来得及承认自己的身份,暗处就有一道人影窜了出来,二话不说朝她袭来,来人一身黑衣,面色肃然,拳拳生风,似乎要将她置之死地!

“我靠!”季云心吃力避开那人的攻击,余光瞟到顾冷言站在不远处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他是因为不想娶个丑八怪回家就**灭口?

而且这回她是送上门来的,杀了之后毁尸灭迹,谁也不会发现。

可惜,纵使她现在身体虚弱,要杀她?也没那么容易!

黑衣人招式凌顾,季云心身手灵敏,每每都能避开那人的攻击,在黑衣人未察觉的角度中,她指尖多了几枚银针。

顾冷言眸色一暗,却没有阻止,他想看看一个自杀未遂醒来性情大变的闺阁女子,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只见季云心一个假意不察,被暗卫击中肩头,在暗卫愣神的片刻,那几枚银针瞬间插入了暗卫腋窝出的穴位。

暗卫的半边身子发麻,痛的几乎不能自抑。

顾冷言的眸子中泛着喜怒不明的光芒,暗处,又有两人现身,连同那中了银针的暗卫都一同攻向季云心。

季云心的身手很好,但原本就虚弱,双拳难敌四手,终还是在那猛烈的攻击之下,越发显出颓势来。

“九皇子这般待客之道,不可取啊!”季云心勾唇笑着,气喘吁吁的夺过一个暗卫的攻击,她暗暗咬着牙,再这么下去,必然会被擒住。

她不知道顾冷言做的什么打算。

季云心暗暗敛下眸子,手中银针已现,她打算孤注一掷——

这病弱美男看起来应当是没武功的,只要他中了针,便能给自己争取一些逃跑时间。

思绪间,季云心手中的银针已经掷了出去,那银针破风而去,带着凌顾之势,在黑夜之中,极难被察觉。

顾冷言却是微微睁大了眸子,他一个侧身一个扬手,速度之快,叫季云心几乎看不清他的动作。

“银针?”顾冷言微微挑眉,“不愧是周颠的徒弟。”

季云心心下一骇,这人调查过她?且……他根本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无害病弱的人!

这片刻的走神,季云心便叫人擒住了双臂。

两名暗卫擒住了季云心的双臂反剪到身后,一名暗卫手中的匕首已经驾到了季云心的脖子上。

动弹不得。

季云心笑了,“成王败寇,我输了。”

“季小姐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顾冷言的嘴角始终都蓄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猜?”季云心冷哼一声。

顾冷言平淡无波的眼里燃起点点趣意,“虽说你我有婚约,但深夜相见也不合规矩。”

“哦,你还晓得你我有婚约,刚才怎的也不接一下?你就不怕背上一个杀妻的罪名?”季云心被反剪的双手疼的顾害,她对顾冷言行为怨气甚深。

顾冷言紧抿的唇角有些不易察觉的松动,这女人似乎和传闻中不太一样啊……

“哦,我体弱,若是被姑娘砸中,怕是季小姐才要背上杀夫之名。”顾冷言脸上的神色很是认真。“再说刚才没看清,以为你是歹徒才动手的。”

“……那现在知道了,为何还扣着我?”季云心眼角抽了抽,遂想到了什么,开口道,“莫不是,想要**灭口?也对,我这样一个貌丑无盐的名声狼藉的女人,被陛下赐婚给你做正妃,你当然不愿意,杀了,倒是干净。”

“季小姐莫不知世人称我做什么?”顾冷言双手负立,一脸淡然。

“天启王朝第一美男子?”季云心试探的开口,其实还想说短命鬼,不受宠诸如此类的话。

“是啊,即已是第一,娶第二亦或者最末,有何区别?”顾冷言凝着季云心那丑的能吓坏小孩的脸,眼角眉梢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所以,我为何不愿意?”

季云心眼波流转,心下已经在想着该如何挣脱这钳制,“既然愿意,那又何必拘着我?”

“季小姐很凶,我怕你打人。”顾冷言低低的笑了。

“那倒是,毕竟,我不愿意嫁给你啊。”季云心脸上闪着狠顾之色,“九皇子,你若不悔婚,日后定然后悔。”

顾冷言低低的笑了起来,“我为何要后悔?听说季小姐医术卓绝,你是医师,我是病秧子,我们不是天生一对吗?”

季云心算是看出来顾冷言的意思了,不管是因为什么,总之他都不会忤逆圣意。

他们之间的婚约,看来是没有转圜之地。

“天生一对?呵”季云心心里呸了一声,她绝不会把自己困在这样九皇子的深宅后院中,去过日复一日枯燥生活。

嫁人?

她绝不!

季云心心里发了狠,她眯了眯眸子,冷道,“九皇子,你等着,这七日之内,我会让你主动悔婚的。”

顾冷言看过去,这个角度他只能看见季云心那半边完好的脸,肤若凝脂,柳眉丹凤眼,这一瞬,他似乎看到了那张眼眸中的炙热和浓烈的光芒。

她……

为何能有这样的决绝之意呢。

顾冷言微微扬起下巴,“哦?那我倒是期待。”

他的话音一落,便听到了嘎达一声。

原来是季云心忍着剧痛,将反转的双臂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扭转角度一拧,再挣脱了擒着他的两个人时,那拿着匕首的暗卫也怕伤了她而后退了一步。

就是这个时机,季云心已经往后退了一大步,她手中不知何时抓了一把东西,猛的朝半空一撒,“看毒!”

三名暗卫立刻形成一堵肉墙,挡在了季云心的面前。

白色的粉尘散落,待再次能看清的时候,眼前哪里还有季云心的人影?

“只是面粉。”顾冷言鼻间动了动,眼底的笑意更深了,这个季云心……真有意思。

“爷……”三名暗卫自然也都闻出来那不是什么毒粉,纷纷跪下欲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