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天元集团

天元集团

天元集团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2-25 16:27:27

《天元集团》小说精彩试读:何婵看她这幅样子,得意一笑,将领带往季蔓笙脸上像扔垃圾般狠狠一丢,发出 "啪 "的一声!季蔓笙一时都懵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 "汪 "的一声。多多龇着牙就冲何婵冲了过去!一只大狗凶神恶煞的追逐,让何婵狼狈逃窜不已,她大骂: "季蔓笙,你还不管好这只畜生! "骂完,她竟慌得从门口的台阶上摔了下去。

微信阅读 在线阅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季蔓笙却什么都没说,她接过了花说道:"谢谢,吃饭吧。"

看着女人寡淡如水的模样,沈景淮皱了皱眉,可想着今天的日子,到底是忍了忍。

长方形的西式餐桌上,两人对立而坐,闪烁的烛光把沈景淮冷峻的脸衬得带了几分温情。

季蔓笙将心底的难受压了下去,开口问道:"今天公司忙吗?"

沈景淮抬眼,淡淡的回道:"还好。"

季蔓笙想继续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一瞬间,她心里空了一块。

以前的他们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沈景淮回到家,总会眉眼生动的拣着有趣的事说给她听,整个家里鲜活温暖。

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于沈景淮的生活,对于这个男人不在自己身边的一切,她已经一无所知。

以至于除了刚才那干巴巴的一句,她竟然找不到任何共同话题。

季蔓笙沉默下去,沈景淮看了她一眼,眼里跳动着烛火的光,更深处却有了点不耐烦的意思。

压抑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无声蔓延,餐厅里只剩下刀叉落在盘子上的声音。

入了夜,沈景淮便早早的上床睡了过去。

季蔓笙坐在床边,看着这个多日未归的男人.

空调似乎太低,让她手心发凉。

她睡上床,朝着沈景淮靠了靠,握住了他的手,想在他身上汲取一丝暖意。

可下一秒,沈景淮便转身抽出了手,不耐厌烦至极:"做什么?热死了。"

季蔓笙的手心一空,心却瞬间凉到底。

沈景淮,是你曾说哪怕七老八十,也要这么牵着我睡觉……现在,你全忘了吗?

男人平稳的呼吸传来,他们躺在一张床上,可中间空出的一道沟壑,好似隔了一条星河。

床头的灯依旧明亮,这一夜,她数着头顶的‘星星’,不曾入眠。

次日,沈景淮醒得很早,他没怎么在意季蔓笙,洗漱完就径直走了。

季蔓笙站在窗口,看着他的车离开庄园。

这一早,两人又是一句话都没说。

半下午,季蔓笙正陪多多在院子玩球,下人通报:"太太,何小姐到访。"

何婵?她来做什么?

季蔓笙心底一沉,让人把她带进来。

客厅。

季蔓笙还是第一次见到何婵真人,她穿着一身红裙,浓妆妖艳至极。

是个美女,难怪那人会对她上了心。

这么想着,季蔓笙胃里却泛起一阵冰凉的恶心感。

自欺欺人了这么久,当何婵真的出现在她眼前时,她才发觉自己有多悲哀。

她轻轻问道:"何小姐有事?"

何婵打量着沈家豪奢的装潢,看着季蔓笙的眼里满是嫉妒。

听到季蔓笙的问话,她冷哼一声,像个主人一样做在沙发的主坐上,笑的嚣张:"你上次不是说跟我打麻将么,我今天就来了,怎么,季小姐不欢迎?"

一句称呼,是摆在明面上的挑衅。

季蔓笙面无表情,静静地道:"何小姐做这种事,竟也能做出优越感。"

多多感觉到她的戒备和怒意,尾巴慢慢竖了起来。

何婵脸色变了变,从包里拿出一条暗蓝色的领带,声音做作娇嗲无比:"这是宸哥前天落下的东西,忘了带走,我就给他送过来了。"

季蔓笙一眼认出,这是她两个月前,精挑细选着送给沈景淮的礼物。

她放在身侧的指尖,开始微微颤抖。

何婵看她这幅样子,得意一笑,将领带往季蔓笙脸上像扔**般狠狠一丢,发出"啪"的一声!

季蔓笙一时都懵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汪"的一声。

多多龇着牙就冲何婵冲了过去!

一只大狗凶神恶煞的追逐,让何婵狼狈逃窜不已,她大骂:"季蔓笙,你还不管好这只畜生!"

骂完,她竟慌得从门口的台阶上摔了下去。

季蔓笙本来愤怒不已,见何婵变成这副模样,只好压抑怒气,冷冷吩咐赶来的下人:"送何小姐去医院。"

下人驾着大骂着不肯罢休的何婵就走了。

季蔓笙转身看着垂着尾巴不敢看她的多多,鼻尖一酸。

她蹲下身来抱住它,轻轻的道:"多多不怕,不怪多多。"

走回客厅,季蔓笙捡起领带,心中的酸楚蓦然翻涌。

她自嘲的笑了笑,将领带丢进了**桶。

不被珍惜的东西,不要也罢。

季蔓笙靠着多多,汲取着唯一的一丝暖意。

夜幕渐沉,餐桌上摆上了晚餐。

季蔓笙看着对面空空的座椅,不想拿起筷子。

今天的晚餐,又是她一个人。

而沈景淮,竟连一个消息也不发给她了。

黑冷的手机屏幕突然一亮,季蔓笙眼眸一亮,她拿起手机,却发现电话竟是医院打来的。

她心底一沉,接通电话。

"季小姐,您母亲病危,请马上赶来医院!"